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42)  
   
尾聲(三)竇初開(42)

"竇然,你可不許偷看啊……"

向憶一邊洗著,還在一邊不放心的提醒著竇然.

每一個搓澡的動作,都顯得有些慌里慌張.

"你慢慢洗,別慌!好不看就不看."

竇然仿佛能洞悉她所有的心思,好心提醒她一句.

"……"

向憶洗澡的動作微頓.

有種自己被他一瞬間窺探了心思的感覺.

"你怎麼知道我洗得很快啊?"

向憶漸漸的緩下了動作來.

"聽出來的!"

"……"

很快,向憶沐浴完畢,關上花灑.

長!腿從浴缸里往外一跨,剛剛由于進來太急的緣故,也忘了擱墊子,這腿才往地板上一踏,腳下一滑,"呲——"的一下,緊跟著是"砰——"的一聲,向憶整個人狼狽的就往下跌去.

她嚇得一聲尖叫,幸好眼疾手快的扶住了浴缸邊緣,這才不至于摔倒,磕碰到哪里.

站在窗邊的竇然,聽到向憶的尖叫聲,顧不上多想,轉身就往浴!室奔去,"怎麼回事?"

他站在門口,見到的里面的畫面就是……

向憶不著寸縷的跨!坐在浴缸邊沿上,手還緊扣著邊沿,沒有半絲遮掩的胸口因氣喘而劇烈的起伏著……

浸!濕的短發,扒拉在她的腦袋上,看起來有些凌!亂又顯得有些狼狽.

一張!臉漲得通,瞪著竇然,"你快轉過身去!!不許看我——"

竇然:"……"

都什麼時候了!

"你先告訴我,你有沒有受傷?!"

竇然轉過身去,嚴肅的問她.

"應該沒有……"

"什麼叫應該?"

竇然皺了皺眉.

向憶如實羞澀的,"我就覺得大!腿這好像有點疼……"

估計是剛剛不一心給拉扯到了,但問題好像不大.

竇然想了想,轉身,就朝向憶走了去.

"喂,你——"

"別亂動!!"

竇然喝住她.

伸手,就從衣架上把那件消過毒後的睡袍取了下來,二話沒,就裹在了向憶濕答答的身子上,遮住.

而後,一把打橫將她抱起,就往浴!室外走.

將她擱在*!上,用睡袍稍微擋了擋,問她,"哪兒疼?"

"還好,就大!腿!根部這里,好像被撕扯到了……"

向憶摸了摸自己的右腿.

"很疼?"

竇然的手,隔著睡袍,下意識的往她的大!腿!根部輕輕捏了捏.

"……還……還好……"

不是很疼!

又或者是,她身上所有的感覺,早就被他指尖所帶來的觸感所取代了,以至于讓她根本感覺不到幾絲疼意.

"那倒還好,你抬腳先動一動試試."

向憶聽了竇然的話,乖乖的抬腳,動了動,"好像還好,也不是特別疼."

"那就好,沒扭傷!看你下次還注意不注意."

竇然著,給她去浴!室里把吹風機取了過來,插上,遞給她,又揉了揉她濕答答的短發,"先把頭發吹干了再睡."

"哦……"

向憶點點頭,轉而又道,"那個,你……你也去洗澡吧!"

提到洗澡,竇然似乎還有些尷尬,摸了摸鼻子,點點頭,嗯了一聲.

向憶似乎也瞧出了他的不自在,著臉道,"你放心,我不會偷看的!"

"真的啊?"

竇然勾唇,打趣她,"可真別偷看啊!萬一又流鼻血了怎麼辦啊?"

"……"

竇然當真就進浴!室洗澡去了.

透明的玻璃窗里,竇然強!健的體魄,站在花灑下,性!感的沖刷著,晶瑩的水珠順著他流暢的肌理線流瀉而下……

水簾里,形成一道完美的美男沐浴圖,當真是好一副豔景啊!

向憶在外頭假裝看電視,吹頭發,偏偏,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眼睛總會時不時的,偷偷往左側的玻璃窗處瞄兩眼.

其實她又不敢明目張膽的看,她只敢借著眼角的余光稍微瞄那麼一眼兩眼,瞧瞧那朦朦朧朧的健碩身段過過干癮……

偷瞄了好幾次之後,沒被竇然發現,不知怎的,向憶的膽子越來越大了起來,到後來,干脆直接偏頭去看.

前幾次,快速的偏頭別頭也沒被發現,于是她看得不亦樂乎,加上……口干舌燥.

然後下一次,又繼續壯著膽兒偏頭欣賞……

但並不是每一次的欣賞,都向之前那些幸運!

向憶偏頭去看,正要以最快的速度偏頭回來的時候,卻不想,某人以比她更快的速度,一抬頭,攫住了她偷瞄的視線.

四目相撞……

向憶呆住了!!

尷……尬……

這種時候,你要收回視線回去,就好像是此地無銀了.

可不收回去,又好像是被他逮了個正著!!

向憶眨巴著眼睛,腦子里飛快的旋轉著,思考著接下來自己該怎麼應對時,卻聽得竇然問她,"看夠了嗎?色!女!"

"啊?"

色!女?!!

"我才沒有在看你呢!!"

向憶趕忙狡辯,"我不過就是忘了你在洗澡,然後眼睛隨便亂瞟,就恰好瞟到了你罷了!你也不要亂想啊?我……我才沒有看你呢,我又不是變!態……"

向憶心虛的完,趕忙低下了頭去.

"是嗎?"竇然"啪——"的一聲,直接關了花灑,光著身子,一派坦然的站在那里,大手隨意的撐在水龍頭上,笑睨著向憶,"如果真的不記得我在這邊洗澡的話,那你剛剛已經不下五十次的往我這瞄了,景向憶同學,能不能麻煩你給我解釋一下,你這行為,算什麼意思呢?"

竇然著,順手從衣架上拽了一條浴巾過來,隨手往他精壯的腰!肢上一裹,長!腿一邁,就從浴!室里走了出來.

他走到向憶跟前來的時候,身上還掛著淋漓的水珠,再稱上那精碩的胸肌,別提有多性/感了!!

向憶不爭氣的吞咽了口口水,"你……你趕緊拿毛巾把身上擦干!把衣服穿起來,心感冒了!"

她著,丟了條自己剛剛擦過濕發的毛巾給他.

竇然順手接過,勾唇一笑,在她*沿邊上坐了下來,拿著她丟過來的毛巾擦了擦浸!濕的短發.

末了,又轉手把毛巾丟給她,"過來,幫我把後背擦乾淨."

"啊?我?!"

向憶驚得心都停了幾秒.

竇然挑眉,壞笑,"你不是那麼喜歡我看我身體嗎?給你個近距離接觸的機會,不好?"

"……"

不好!!

這樣真的很不好!!相當不好!!

向憶覺得自己要稍微有點節操的話,一定要狠狠地拒絕他,然後義正辭的告訴他,男女之間是授受不親的!

但結果是……

向憶從被子里像個笨拙的烏龜似的爬了出來,著一張通的!臉,跪坐在他的身後,抓著那條半干的毛巾,緊張的替他……乖乖擦起了後背……

她到底……被竇然的美色給深深的誘!惑了!!

明知道這是個陷阱,可她還是呆呆的往里跳的!!

向憶忍不住在心里一次次的鄙夷自己……

對于她的乖順,竇然似乎很滿意.

向憶把身後擦干後,竇然又恬不知恥的轉了身過來,面向她,指了指自己性/感的前胸,"順便幫我把前面也一起擦了吧."

多好的一個順便啊!!

這種時候,對于向憶這個色!女來,是多麼好的一個機會啊!可偏偏,她骨子里那點矜持又開始出來作祟了,"這個……還是你自己擦吧……"

她著,丟下毛巾,就不要管他了.

卻哪知,毛巾才一扔下,就又被竇然給塞了回去,握住她的手手腕,催她,"快點……再不擦干可真要感冒了!"

哪有那麼容易感冒!當她三歲孩兒呢,那麼好騙!

心里雖是這麼想的,可偏偏,手上卻已經不自覺的開始行動起來.

握著毛巾,輕輕緩緩的,在他性!感的胸膛上擦拭起來……

每一處,觸碰過他的線條,心都忍不住顫栗.

竇然是那種典型性的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那種完美身材,而且那肉……還是正兒八經的肌肉.

果然,打籃球的運動型男孩,就是不一樣!

越想著,向憶這心里就越酥!麻,隨隨便便的給他擦了擦就作罷了,"差不多了."

"敷衍了事……"

竇然指控她.

"你自己來吧!"

向憶一張臉羞得通,"你趕緊去把衣服穿上,別待會感冒了……"

"只是擔心我會感冒?"

竇然勾著嘴角壞笑,把頭歪在她下巴下,問她.

"那不然呢?"

向憶拾起眼來,嬌嗔的瞪了他一眼.

竇然性!感的喉結滾動了一下,驀地伸手,一把抱住了她,手掌滾燙的托在她的後背上,隔著薄薄的睡衣,不自禁的摩!挲著,啞聲低喃道,"我以為你特別喜歡我的身體才是!"

"……"

向憶被他的大手撫摸著,心跳一陣加速.

心髒"突突突"的,猛烈的敲擊著她的心房,讓她呼吸緊了又緊.

整個人,僵在他的懷里,任由著他的大手,在自己的後背上肆意摩!挲……

那感覺,仿佛是觸在了她的心尖兒上,一下又一下,輕輕的捏著,扯著,讓她心髒兒顫栗得極為厲害.

她本該拒絕他的,可偏偏……

她發現,自己好像特別熱衷于他這種撫!愛的行為……

呼吸,越來越重了些.

向憶趴在他的胸口上,滾燙的面頰貼著他精壯而結實的肌肉,手竟不自禁的,學著他的模樣,不安分的在他性/感的肌理上游離起來……

手!感,很好!

每一次的觸碰,都能明顯的感覺到,竇然的身形緊繃.

而她,亦是心翼翼的觸碰上去,起初是試探性的,漸漸的……許是膽兒大了,也就變得越來越肆意起來.

從他的胸口,一直到他的腰!際間……

能明顯的感覺到,竇然的呼吸,猛地加快了速度.

胸口的起伏,也變得越來越劇烈起來!

他重重的喘了幾口氣,大手驀地覆住了向憶不安生的手.

向憶以為,他是要把自己的手拂開的,卻不想,他只是握著,一直握著……

兩個人也一直僵在那里,許久許久,而他,卻一直沒動,直到他滾燙的手心里滲出薄薄的汗水來,竇然方才松開了向憶的手.

卻依舊,沒把她的手拂開去……

他並沒有拒絕她的觸碰,更加不想拒絕,不過只是……

太緊張,太生澀.

跟她一樣,期待,憧憬,卻又有些不知該如何自處……

倏爾,勾手一把攫住她的下巴,一記強勢的深吻就朝她火熱的唇!間烙了下去.

向憶抱緊他,熱切的回應著這繾綣纏!綿的熱吻,深切的感受著他一寸一寸把自己吞噬掉……

而他火熱的手掌,就像一把把炙熱的大火,穿過那層薄薄的睡袍,直接探了進來,燒在她柔嫩的肌膚上,惹得向憶一次又一次的嬌!喘出聲來.

那兩只手卻學著他的模樣兒,猖狂的在他的肌膚上點起了熱火,從他寬厚的後背,撫摸!到他性/感的前胸,再挪至撩人的脊骨……

竇然瞬時如餓狼一般,一把將向憶撲倒在*!上,粗!魯的一把就將她身上半遮半掩的睡袍給拽了下來.

而竇然腰間上的浴巾早已不知什麼時候被扯落……

兩個人,就這麼毫無半分遮掩的,坦露在對面眼前.

火熱的教纏,在狹的單人*!上肆意著.

粗重的呼吸,響徹在整個房間……

"害怕嗎?"

竇然啞聲問向憶.

吻,一路沿著她的唇往下……

向憶羞得用手去擋,!嘴里呢喃的喊著,"不要……不要這樣子……"

手卻被竇然抓開,而後……精准的吮過,緊跟著是向憶一道高聲嬌/吟,"我害怕……竇然,我怕……"

她從來沒有在哪個男人面前把自己脫!光去,更沒有跟任何哪個男人有過如此親密的舉動.

她害怕,她慌亂……

甚至于,腦子里一遍又一遍的浮現出爸爸媽媽還有哥哥對她的叮嚀.

他們一次又一次的告誡她,她要潔身自好……

可現在……

她知道,她做的事,一定是讓他們失望的,她心里有著道不盡的歉疚感,可是……

她忍不住!!

她心里雖然歉疚,雖然害怕,可她清楚的明白,她自己的內心是歡愉的,她甚至有種迫不及待的想要成為竇然的女人!!

因為,她的心里有種認知……

一旦把自己的第一次給了這個男人,那他就必須得對自己負責一輩子!!

那這一輩子她景向憶就賴定了他竇然!!

所以,不管他走到哪里去,走得有多遠,以後他竇然都是她景向憶的!!誰也搶不走……

因為,她已經是他的女人了!!

兩個人,緊密相連著,熱汗浸!濕!了他們的身體……

竇然聽著她害怕的喃喃聲,更緊張了些,大手捧著她的!臉蛋,任由著額際間的汗水滴落下來,落在向憶撲撲的!臉蛋兒上,他,"別害怕,我會盡可能的心一點……"

他喘了口氣,態度誠實的繼續,"對這種事,其實我也沒有任何實戰經驗,我也挺慌的,你一怕,我就更慌了……"

他著,低頭湊近向憶,濕熱的唇!舌一把勾住了向憶敏感的耳!垂,肆意的吸/吮,挑/逗著她……

他沉啞的聲音,繼續響起來,"其實今晚我沒打算要你的,可現在……我覺得我真忍不下去了……"

他著,聲線已經完全沙啞.

向憶的臉蛋兒燙得像被大火燒烤著,憋了許久,就聽得她低聲喃喃道,"那就別忍了……"

今晚,發生這一切,她其實,早就有心理准備了!

不然,她也不會故意把時間拖到宿舍關門了!

向憶的應允,讓竇然又驚又喜,但他向來處事不莽撞,抬頭,捧著她的!臉兒問她,"不怕自己會後悔嗎?"

向憶篤定的看著迎上他深切的眼眸,搖頭,"你不會讓我後悔的!"

竇然心頭一熱,下一秒,低頭,狠狠地吻住了她,緒還尤顯得有些激動,"是!我不會讓你後悔的……"

可很快……向憶就後悔了!!!

"疼——疼————"

她疼得厲聲尖叫著.

手恰在*頭,指尖幾乎快要嵌進*頭的軟包里去.

一張!臉因疼而擰巴成了一團,臉上的粉早已不知什麼時候全數淡了去,取而代之的則是一陣青白.

"疼,竇然,好疼…………"

她的嬌身,因為緊張和疼痛而僵作一團.

貝齒,緊緊地咬著下唇,已經泛起一陣不自然的烏色.

漂亮的水眸里,漸漸泛起了楚楚的淚光,好不可憐.

竇然看得心疼極了,"別哭,別哭……我不進去了!!我不進去了……"

其實竇然這根本還沒成功呢,他本來就是個新手,才不過試探性的稍微探入那麼半厘米不到的拒絕,就被她吃疼的嘶叫給唬住了.

【今日更新完畢!白天不更新了!】

上篇:尾聲(三):竇初開(41)     下篇:尾聲(三):竇初開(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