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43)  
   
尾聲(三):竇初開(43)

其實竇然這根本還沒成功呢,他本來就是個新手,才不過試探性的稍微探入那麼半厘米不到的拒絕,就被她吃疼的嘶叫給唬住了.

他生怕自己弄疼了她,哪里還敢動半分,只僵在那里,一動沒敢再動.

不敢再進一步,卻又舍不得抽離出來……

就這樣一直僵持著,重重的喘著氣兒,任由著熱汗澆濕了他的身體.

"現在呢?我不動了,有沒有好點?"

"……嗯."

向憶一張臉蛋一陣白一陣.

竇然額上的汗水,滴滴滑落至她的臉蛋兒上,傾身,低頭,攫住她的唇,肆意的與她*著.

最後……

這場嘗試性的歡愛,終究以失敗告終.

向憶疼得受不住,卻又不肯輕放棄,竇然不想就這麼算了,可又擔心太急進了弄傷了她.

最後決定……慢慢來!

反正以後還有的是機會.

當然,這一整夜,其實兩個人後來又嘗試了不下兩次,但最後,終究都以難以進入而宣布失敗.

竇然有些難耐的輕撫著向憶的額面,"咱們以後還有的是機會!慢慢學吧,誰都沒有經驗……"

對于經驗,他們倆人確實只能一點點摸索了.

"再,你現在還太了,再緩緩也好……"

"我已經不了!!我滿了十八!"

向憶抗議.

"十八也太,晚了,趕緊睡吧."

竇然哄她,輕撫她的後背,"都已經凌晨兩點了,再不睡就該天亮了……"

"你睡吧!你明天還得坐一整天的飛機呢!"

想來這事兒,向憶的眼神黯然了下來,眼眶里有薄薄的水珠在流竄.

"那你呢?你不睡?"

向憶搖頭,將手枕在自己的面龐下,"我不睡了,我看著你睡!等你走了後,我再回寢室睡到昏天暗地."

向憶這話的時候,真是特別想哭.

就剩下最後幾個時了,她哪里還舍得睡,她恨不得把這幾個時當成幾天幾年來過,恨不得把跟前的竇然望穿了去!

竇然心里也隱隱的扯痛著,"呆瓜……"

伸手,一把抱過她,緊緊地納入自己懷里來,"這麼多愁善感,讓我怎麼舍得走……"

"竇然……"

向憶悶在他懷里發聲,聲音已經透著哭腔,"你真的就不能不走嗎?為什麼大家都一定要去外國留學呢?在國內學不到嗎?其實咱們國內的教學也一樣很優秀是不是?如果不優秀又怎麼能培育出你這麼優秀的人才來呢?"

聽著她委屈的絮叨,竇然忍不住輕笑出聲來,心里卻又是不上來的傷感,"是啊!為什麼一定要出國呢?咱們呆在國內多好……"

"就是……嗚嗚嗚……"

向憶到底還是沒忍住,哭了起來.

竇然心疼的吻去她的眼淚,啞聲安慰著她,"雖然我真不想去,可是,相信我,我是真的沒辦法才去法國的!如果可以,我比任何人都想留在你身邊,陪著你,照顧你……"

向憶悶在他懷里,不再吭聲.

其實,她知道,現在再這些都沒有什麼用了,她也不過只是想盡最後一絲努力的留下他,當然,卻也並沒有對這最後一份努力抱任何的希望.

"答應我,我不在的時候,一定要好好照顧著自己,按時吃飯,按時睡覺,按時上課!不許一個人偷偷地躲在被子里掉眼淚,想我了,我會給你打電話!如果我沒給你打電話,你就打給我,不管我們的時差有多嚴重,那也沒關系,你要知道,哪怕我在夢里,也在等你想著,聯系我……知道嗎?嗯?"

"……"

向憶著那雙兔眼,可憐巴巴的瞅著他.

"回答我,知道了嗎?"

"知道了!我答應你……"

向憶一下子趴進他的懷里,懸住他的脖子,雙腿纏在他的腰間上,"竇然,你什麼就是什麼,我什麼都答應你!"

"乖……不許再哭了."

"好……"

向憶盡量收住了眼淚.

兩個人,緊緊地纏作一團.

感觸著她柔軟的身體,竇然又有些忍不住了,大手肆意的在她的嬌身之上油走著,卻聽得向憶低聲喃喃道,"竇然,你還是要了我吧!"

她帶著些哭腔,央他.

竇然渾身一僵,拍了拍她的後腦勺,啞聲問她,"不怕疼了?"

"怕……真的很疼."向憶如實話,"可是,這回是痛,下回還是痛,下下回也是痛,遲早都是要痛這一回的,與其分這麼多次痛,還不如……一次性解決,你呢?"

向憶睜著兩只楚楚的水眸看他.

竇然忍不住笑出聲來,"你把這事兒當成什麼了?!"

"你到底要不要嘛?"

向憶一副沒了耐心的樣子.

話音一落,竇然就像一頭野獸般一翻身,就把向憶壓在了自己身下.

堅硬的喉頭滾動了一下,目光凝住向憶瞬間炙熱了些分……

緊跟著,兩個完全沒有經驗的人,又在*上亂作一團.

"等等,我先帶套吧."

起初,竇然是沒有任何准備的就想進入,可最後發現,太澀,根本沒辦法進去.

這回,他打算先帶套,潤一潤或許會好一點.

最後,果不其然……

大手托住向憶的細腰,一個艱難的挺身而入……

伴隨著向憶一聲慘痛的尖叫,以及顫栗,他深深的……埋入了進去.

額上,細密的汗水,瞬間狂湧而出.

劍眉緊斂,身體伴隨著她的嬌身,不住的顫抖著,眉心一抽一抽的,氣喘得有些粗重,"向憶,放松!!放松點——"

天啊!!

太……

他有些扛不住了!!

"疼……竇然!!"

向憶疼得眼淚直掉.

手死死地扣住他強健的手臂,指甲幾乎都快要嵌入進了他的肌膚里去,"疼……好疼……"

疼得她下腹一陣抽/搐,整個身體幾乎都快痙/攣了.

看著向憶這副痛苦的模樣,竇然心疼得完全不知該如何是好.

想動,又不敢動.

當然,事已經到這個地步了,再讓他出去,顯然已經不可能了.

"能忍嗎?"

他問向憶.

向憶哭著眼看著他,"女人的第一次,都這麼疼嗎?"

"不知道……"

竇然對她問得有些哭笑不得,"我也是第一次經曆這種事……"

他抱住她的細腰,輕輕的拍了拍,安撫著她,"你太緊張了,身體崩得這麼緊,只會更疼!你稍微放松點……腿,分開……"向憶渾身顫栗,盡可能的聽著他的話,讓自己放松,可是,太疼了,加之又特別緊張,她根本沒辦法更好的放松自己.

倒是攪得兩個人都熱得滿頭大汗了起來.

"那我們先緩緩……"

估計今晚要睡覺已經不太可能了!

竇然趴在她身上,輕輕的撫弄著她的長發,卻趁她不注意的時候,腰間稍稍動了一下……

真就一下下!!

幾乎是0.5厘米的距離都沒有!

向憶卻渾身一抖,重重的咬了咬牙,疼的想叫,但最後她忍了.

現在疼,也是疼,以後疼,還是疼……

這份疼痛並不會隨著時間增長而就有所減退,所以,痛並快樂著,大概就是這樣吧.

雖然,她身體上感覺不出任何的快樂,但她的心,至少是前所有為的愉悅!!

——————————————————————————————————————

還有一更在晚上.

上篇:尾聲(三)竇初開(42)     下篇:尾聲(三):竇初開(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