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45)  
   
尾聲(三):竇初開(45)

正當這會,安檢已經輪到竇然,廣播里已經開始催促登機,他不能再耽擱了.

"趕緊去吧!"

向憶放開了他,催他一聲.

竇然一聲無奈歎息,揉了揉她的腦袋,"我不在的日子,記得好好照顧自己!"

"放心,你也是!竇然……"

向憶著,聲音不期然的哽咽,敞開雙臂,抱緊他,"你在國外也要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

"我會的!"

竇然摟緊她,手臂間的力道宛若是要生生將她納入骨血中去一般,"為了你,我也會把自己照顧得好好的!!你是我的軟肋,卻也是我竇然的鎧甲啊……"

竇然一聲感歎,聲音嘶啞,喉嚨艱澀,有些哽咽.

再多的不舍,卻總要有分別的時刻.

安檢人員一再催促,倆人不得不依依惜別,直到竇然從安檢通道走了進去,向憶還依舊傻傻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看著他一步兩回頭的背影,向憶不自禁的了眼眶.

文汐連忙上前來安撫她,"向憶,別哭!你再哭,竇然可真要誤機了."

向憶點頭,微笑.

堅強的,在肯在他眼前掉一滴眼淚,不願他再多傷心自己半點!

竇然的身影最後到底還是消失了……

當他挺拔的背影消失在拐角處的那一刻,向憶到底沒能忍住,捂著嘴,蹲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失聲痛哭.

文汐什麼多余的話都沒話.

在她跟前蹲下,把無助的她抱進自己懷里,安撫她,"沒事,又不是不回來了!竇然學長不是都了嗎?一個月會回來看你一次的!咱別哭了,一個月很快的……"

一想到'一個月’這個時長,向憶又沒能忍住,哭得更厲害了.

一個月,短的還有二十八天,長的有三十一天呢!!這麼久,向憶簡直沒法去細想.

這才分開不到兩分鍾,她就已經思念得要命了!!

……………………………………

竇然在飛機上的這一天,向憶就已經不乖了.

沒有按時吃飯,沒有按時喝水,一整天就躺在*+上,動也不動,睡了又醒,醒了又睡.

魂不守舍的模樣,像是八魂丟了七魂,模樣兒看起來挺惹人心疼的.

文汐在外頭端了碗熱騰騰的螺絲粉進來,擱在*頭,拉了拉她的被子,"向憶,起來吃點東西,要把你餓瘦了,回來竇然學長不會放過我的!"

"我吃不下……"

向憶悶悶的聲音從被子里傳出來,聲線里還帶著明顯的哭腔.

其實文汐不問就知道了,肯定是她一個人躲在被子里又偷偷抹眼淚了.

她也知道,自己再多也無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陪著她了.

"吃不下也得吃!你要不吃飯,待會竇然學長一下飛機我就打電話給他告狀,你看他會不會訓你!"

這招果然是有用的,向憶從被子里探出個腦袋來,癟癟嘴,"你什麼時候跟竇然一邊了!"

"趕緊的,下*來,把粉吃了!"

文汐又把粉端到桌上去.

向憶不敢再推脫,連忙下*,洗漱,一邊問文汐,"現在幾點了?"

"離竇然下飛機還有六個時呢!現在凌晨十二點,你吃完再睡一覺,醒來竇然就到了!電話也就通了……"

文汐果然是了解向憶的.

才問一句她時間,就已經清楚的剖析到了她的內心深處的想法.

向憶不再話,乖乖的坐到桌前來吃那份熱氣騰騰的粉,"都這麼晚了,你上哪兒弄的這個啊?"

"外面夜宵店多了去了!"

"謝謝你啊!"

"跟我,就別客氣了!我現在啊受許多人的委托,讓我好生把你照顧著."

文汐拾了把椅子在向憶的身旁坐了下來.

所謂'許多人’其實指的是竇然和景向沛.

"許多人?"

向憶錯愕的看著她,"哪些?"

文汐笑,"還能有哪些?當然是竇然和你哥了!"

"我哥!"

向憶似乎是這才想起了重要事兒來一般,"對了,你跟我哥怎麼樣了?"最近她只一心埋在關于竇然要走的事兒上了,根本沒其他心思再管哥哥和文汐的事兒,直到今兒才猛然想了起來.

"什麼怎麼樣了啊?"

文汐裝傻,"別瞎操心,我跟你哥一直都是好朋友的關系!你先別我了,我看還是你跟竇然比較靠譜,昨兒晚上你上哪鬼混了,一整晚不回宿舍,想擔心死我啊?"

提到昨兒晚上的事,向憶又是羞窘又是緊張,"文汐,昨兒我*不歸的事,你沒告訴我哥吧?!"

"我哪敢!"

文汐自然是不敢,"這事兒要讓你哥知道,他非得從美國連夜飛回來不可!"

向憶咬了咬下唇,有些膽怯,"你可千萬別給他啊……"

"喂!干什麼?你這表……可真證明昨兒晚上,你們倆真有戲啊……"

文汐*的撞了撞向憶的+腰+肢.

"什麼真有戲啊,我聽不懂你在什麼."

向憶心虛的裝傻.

"行了吧!你早把昨兒晚上的事都寫臉上來了,瞧瞧,臉都要成猴子屁+股了!"

"啊?真那麼明顯啊!"

向憶捂了捂自己的臉蛋兒.

"明顯!!趕緊老實交代!昨兒晚上你跟竇然是不是真……"

"……"

向憶重重的咬了咬下唇.

文汐驚得眼珠子都要從眼眶中掉出來了,"你真聽了周嬌的話,把自己送給了人家啊?"

"……"

向憶心虛的點了點頭腦袋.

"……"

文汐倒吸了口涼氣,想了想,問她,"後悔嗎?"

"當然不後悔!"

向憶不假思索的回答.

文汐又想了想,想了很久很久,向憶都以為文汐不會再多問了,卻又聽得文汐好奇的問她,"什麼感覺?"

"……這……"向憶仔細的想了想,搖頭,歎了口氣,"除了痛,好像還真沒別的什麼感覺了!"

而且是,痛得要命!!

"那……不會懷+孕吧?"

"啊?!應……應該不會吧?"

這一問題,一下子把向憶給問緊張了.

"有沒有戴那個啊……"

"戴了戴了!"

向憶趕忙點頭.

想來,早上退房間的時候,還多出了兩百來塊錢呢!

那玩意兒還挺貴的,一盒5個,居然要兩百塊.

五個,浪費了兩個,僅有兩個派上了用場,然後還剩下一個,竇然拽兜里了.

"戴了就沒關系,不會出問題的."

文汐對于這事兒,顯然是蠻好奇的,可是她又不好意思多問,這種事,問多了還是挺不矜持的吧!

"文汐,你可千萬別把這事兒跟我哥,不然我可真是要命不保啊!"

文汐嗤笑,"我看保不住命的估計是竇然吧!"

"那也差不多!"

他要丟了命,自己也不想獨活了!

"行了,放心吧!這事兒我保證不跟你哥!倒是你,你待會再好好休息一會吧,昨兒晚上到底是操勞了……"

"喂!!你還取笑我!!"

向憶漲了+臉兒.

文汐也跟著她笑了,"向憶,有時候我真特別羨慕你和竇然,我真希望你們能夠一輩子在一塊兒!換句話,就是你們讓我堅信這個世界上還存在著最美好的愛!要將來你們倆真結婚了,我一定得做你的伴娘!!"

"哇……聊好遠!"

向憶抿著嘴偷偷地笑.

腦子里開始不自禁的勾勒著自己與竇然婚禮的藍圖……

那畫面,好像真的挺美好的!!

上篇:尾聲(三):竇初開(44)     下篇:尾聲(三):竇初開(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