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48)  
   
尾聲(三):竇初開(48)

景向沛歪著頭看文汐,淺笑,"想不明白,你找什麼樣的男朋友沒有,怎的當年偏偏就瞧上了我們家那個呆瓜呢?!"

"喂!都什麼時候的陳年舊事了,你怎麼還掛在嘴上呢!"

起過去的事,文汐還覺著有些好笑.

"你覺得我跟那呆瓜,誰更好?"

景向沛忽而一本正經的問她.

"喂!你可別逼我做壞人啊!我才不上當呢!"

問她這類問題,她才不會傻傻的作答呢!要知道,答誰可都是不討巧的.

景向沛爽朗的笑出聲來,"逗你玩兒的!但你不得不承認,做男朋友的話,我肯定比那呆瓜強!"

"……那是."

文汐低聲嘟喃了一句.

臉頰緋,心跳開始加速.

忽而,沒頭沒腦的問了向沛一句,"你在國外有自己喜歡的女孩嗎?"

景向沛睨了一眼文汐,目光有些灼熱,半晌,掀了掀唇角,搖頭,"我不喜歡國外的女孩子,太奔放了,不是我的款."

"是……是嗎?"

被景向沛火熱的視線一看,文汐登時有些亂了分寸,尷尬的不停地抓著自己的頭發,"那個,向憶要聽到這話一定開心死了!"

"為什麼?"

景向沛明知故問,反詰了她一句,"因為她想撮合咱倆?"

"不,不!!當然不是!!"

文汐的臉一下子更了,趕忙解釋,"因為竇然也在國外啊!你們男生不喜歡國外的女孩子,向憶肯定要開心的嘛!"

可完這話,文汐又覺自己的邏輯好像出了點問題.

人家明明的是自己,又沒代表竇然……

自己這神邏輯!

景向沛看著她尷尬又窘迫的模樣兒,忍不住笑出了聲來,反問她,"那你呢?你在學校里有喜歡的男同學嗎?"

"沒有……"

文汐連忙搖頭.

"為什麼?"

景向沛問完這話,忽而又似明白了過來,點點頭,"一個竇然,一個景向憶,兩個你喜歡的人,全都背叛了你!"景向沛完,還一副心疼她的眼神瞅著她.

"……"

文汐無語了,"我怎麼感覺你是在幸災樂禍呢?!"

景向沛實在有些忍俊不禁了,"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想起來覺得特別逗,你要現在想來還很傷心的話,我保證不笑了!"

文汐看著他的笑顏也忍不住跟著他笑了起來,"都過去的事了,還有什麼好傷心的呀!後來我想吧,竇然學長可能是滿足了所有年輕女孩對男神的一種向往,他帥氣,冷酷,驕傲,體能好,運動細胞足夠強,關鍵是學習成績還那麼優異,我想這樣完美的男神款,大概沒有哪個女孩子能夠抵擋得住吧?所以,我迷戀他也很正常對不對?但那種迷戀的感覺在認識向憶之後很快就消失了,所以,我想我對竇然學長其實根本談不上什麼愛,那大概只是女生對于男神的一種癡迷,白點,就是花癡!"

文汐不好意思的笑笑,"至于向憶吧……她要是個男的,我肯定狠命追她,可她偏偏是個女孩子!性別相同,怎麼戀愛呢!對吧?!啊,不過這麼起來,我的感史還真挺悲哀的啊?"

"對!聽起來是挺悲哀的,不過好在你這丫頭看得開,當然,那倆貨也不值得你為他們傷心……"

"……"

景向沛同學,你這麼自己的妹妹和妹!夫,真的好嗎?

"誰不值得你為他們傷心啊?"

正當這時,酒店門倏爾被人從外面推開了來,進來的人不是別人,還正是景向憶同學.

"哥,你你,能不能有點安全意識了,這門進來順手關掉不就成了?"

向憶一邊教訓著,一邊幫著把門掩上.

"你怎麼這麼快就來了?"

景向沛問自己妹妹.

"喲!嫌我來早了!早知道就不過來當電燈泡了!"

"向憶,你胡什麼呢!什麼電燈泡不電燈泡啊!"

文汐著,臉頰都了.

"哥,你們剛在聊什麼呢,誰不值得文汐傷心啊?"

向憶八卦的問自己的哥哥.

文汐抿著嘴在那笑.

"除了你和竇然,還能有誰?"

"……"

向憶囧了,"這……這事兒,那是意外……純屬意外!!"

"行了,別狡辯了!白點,就是你和竇然把文汐給踢了!"

景向沛著,順手搭過文汐的肩膀,有模有樣的道,"你放心,我絕對不跟他們站一邊!我撐你!"

"……"文汐簡直哭笑不得.

"哥,我算是看出來了!干嘛呢?挑撥離間啊?還是為了追我這未來大嫂故意踩踏我和竇然的吧?你能再壞點嗎?"

面對向憶的指控,景向沛不怒反笑,而且,居然還沒有反駁向憶嘴里的每一句話.

例如挑撥離間啊!

例如……追未來大嫂啊!!

景向沛笑著一把抓過向憶指著自己的手指,"走了,吃飯去!餓了!你這丫頭片子給我多吃點,幾天功夫看把自個瘦的!!"

他著,順手攬著向憶,另一只手拉過文汐的手臂就往外走.

文汐的思緒吧,還一路恍惚著沒回得了神過來.

剛剛對于向憶的話,向沛居然沒反駁?!

沒反駁是什麼意思?是默認的意思嗎?

所以……

他對自己?!

文汐感覺自己一下子徹底凌!亂了!!

三人一並從房間里出來,下到自助餐廳里.

文汐負責看包,向憶和向沛兩個人去拿食物.

向憶逮著機會就問自己哥哥,"你老實給我交代,你是不是對文汐動心了?"

"干什麼?"

景向沛睨著自己妹妹,"你這是想護著她呢,還是想護著你哥啊!"

"護?"

向憶一愣,也學著自己哥哥的模樣兒,危險的把眼睛眯了起來,"哥,你不會對人文汐起了歹心吧?"

"……"

景向沛有時候總會想,是不是每一個呆瓜的腦子跟他們這種正常人都不一樣,至少,那腦動開得就絕對比他們要大!而且是,大很多!!

"什麼叫歹心,你給我解釋解釋."

景向沛端著食盤,站在那不動,問自己妹妹.

"歹心就是……就是只想拐人家姑娘上/*!"

"……"

景向沛湊近她,"我要這確實是其中的一點理由……"

"靠!!景向沛,你還是不是男人了你?!"

向憶睜大眼,氣惱的瞪著他.

"不是男人能有這點心思?!"

他還有理了!

"行了,行了,你別大驚怪!我只有這想法,又沒一定要有這種行為!!這男人看女人,起初都是荷爾蒙對了才對了!你懂不懂?"

男人向來都是身體力行的高級動物.

伴隨著心動的同時是身動,又或者是,身動以後才能有心動.

要見到一女人,連身體都沒反應,體內荷爾蒙完全處于安靜狀態的話,那這女人,肯定沒戲!!

"景向沛,你太邪惡了!你要這樣,我怎麼敢把文汐托付給你啊?"

"景向憶,你敢你對著人竇然就沒點那種沖動?!!!"

"……"

這……

向憶咬了咬下唇.

重重的咬著.

被自己哥哥這麼一問,還當真……

"那我是不是也得把竇然從你嘴里解救出來啊?"

"可我跟竇然那是正當男女關系!!"

向憶趕忙解釋.

"我有我要在非正當男女關系的時候把文汐抓進嘴里來嗎?"

上篇:尾聲(三):竇初開(47)     下篇:尾聲(三):竇初開(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