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50)  
   
尾聲(三):竇初開(50)

向憶在感失意之後讀過張愛玲的一本,名叫《思念往昔》.

而文中有一段話,讓她記憶尤為深刻.

——我沒有很刻意的去想念你,因為我知道,遇到了就應該感恩,路過了就需要釋懷.我只是在很多很多的瞬間,想起你.比如一部電影,一首歌,一句歌詞,一條馬路和無數個閉上眼睛的瞬間.

而這一段話,似乎最好的詮釋了向憶此時此刻的心境.

自從那日,他們決定緩緩之後,便再無聯系.

她不再上MSN,不再登錄QQ,亦不再看微博,甚至于,連電話號碼也換得徹徹底底.

她做這些,為的只是對自己再狠一些!

因為,她害怕自己會忍不住去聯系他,去找他,去求他,而後,再繼續糾纏著他,捆綁著他……

她不知道竇然是不是有聯系過她,大概沒有吧!

沒有她騷擾的日子,他應該過得輕松自在吧!

……………………

時間,一點點在煎熬中度過.

向憶的生活,好像一點也沒變,又好像什麼都變了!

她開始樂于參加各種集體活動,樂于融入同學的圈子里,她的生活開始不再是互聯網,而有了更實際的交際圈,甚至偶爾會和班上的女同學與其他系的男同學參加聯誼活動.

雖然沒有哪個男同學能讓她動心,但向憶已經不再像從前那樣排斥與男生交談和接近了.

照文汐的話來,"我覺得這樣的你,才是我當年認識的向憶!"

或許女孩子真的要通過一段刻骨銘心且失敗的愛戀,方才能學會成長,學會經營往後的愛!

向憶也很清楚,現在的自己過得很輕松,很自在……

沒有牽掛,沒有捆綁,腦子里不用時刻都惦念著某一個人……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每天晚上,在她的夢里,會有同一張面孔准時的出現!

在夢里,他們還是那麼友好,沒有疲憊,沒有兩看生厭,唯一有的,就是相愛,以及歡笑.

每每早上醒來,她的心里就會空很久很久……

與他分手,不是單純的把一個曾經自己至深至愛的人從生命中抽離,而是……生生的把一顆心髒,徒手掏空!!

疼,痛,落寞,空虛……

太多的詞彙,都沒辦法形容心里那份最真切的感受.

唯有真正經曆過的,方才明白.

向憶在*!上怔忡了數十分鍾之久後,方才掀開被子,下*,准備洗漱.

"向憶——"

正當這會,臥室門被文汐從外面推了開來.

"怎麼啦?"

向憶回頭看她.

"你哭過了?眼睛怎麼的?"

文汐似乎發現了向憶的一些不對勁兒.

"沒有!"

向憶連忙否認,"只是做了個噩夢,把自己嚇醒了!"

對!

對于她而,有竇然的夢境,都是噩夢!!是她清醒以後的噩夢!!

只有她自己知道,夢里多開心,她清醒之後的那一刻,就有多痛苦!!

"噩夢沒事,那都是假的."

文汐趕忙安慰她.

"你來找我有事兒啊?"

向憶問她.

文汐頓了頓,看了向憶一眼,又想了想,"向憶……"

文汐站在浴!室的門框邊沿上,看著里面的正准備漱口的向憶,最後還是出聲了話,"你知不知道,去法國那批的留學生……已經……提早回來了!"

向憶漱口的動作,驀地一頓.

偏頭,看門口的文汐.

神中有些呆滯.

文汐點了點頭.

向憶僵在那里,許久,緩神回來,繼續漱口.

面上,已然沒了半點多余的表.

仿佛對于文汐的話,是從未聽過一般,只是漱口的動作稍微加快了速度.

牙刷刷在她潔白的貝齒上,觸到了牙齦,滲出了血來,可向憶宛若從未察覺一般,依舊在那不停地漱著,手里刷牙的動作還在不期然的加重了些.

"向憶!"

"?"

向憶偏頭看文汐.

文汐指了指她的牙齒,"別刷了,流血了……"

向憶驀地反應過來,往鏡子里一瞧,才發現自己滿含泡沫的!嘴里早已是血糊血海.

"沒事!"

她咧嘴笑笑,含了口水把嘴里的泡沫吐掉,"我就是上火,沒事,天天都這樣……"

文汐看了她一眼,歎了口氣,拍了拍她的肩膀,"行了,你洗漱吧,准備吃早飯上課了."

"……好."

向憶恍恍惚惚的洗漱完畢,捧著書本出了臥室,正准備叫文汐吃早餐去的,哪知周嬌一下子竄了出來,"向憶,你知不知道,你們家竇然回來了!!"

向憶神又呆滯了一下,心,明顯的扯了一下.

半晌,淡淡的回了一句,"他的事我已經很久沒關注了!我先出門吃早餐了."

連文汐都沒叫上,向憶就倉皇從宿舍里逃了出去.

竇然……

竇然……

那個每天每時每刻都會在她腦子里縈繞的名字……

那個仿佛已經用刀刻入了她的骨血中的名字……

向憶從宿舍里落荒而逃,抱著書本,怔怔然的往食堂走去.

竇然回來了……

她的心,明顯的跳得尤為厲害.

他真的回來了嗎?

不是還有兩個月才結束他的留學生涯嗎?

可回來了又怎麼樣?回來了亦不過只是……再次分別罷了!!

將近兩年的光景,她大二了,竇然……大四了!!

曾經他過他要讀本校的研究生,而如今,亦不知這個約定他是否還記得……

又或者,還算不算一種約定.

"竇然學長!!"

忽而,向憶聽得有女孩子一聲驚喚,"你們真的回來了呀?好久不見了……"

"嗯,回了."

竇然極富磁性的嗓音,在向憶的身後赫然響起.

那一刻,仿佛是有個炸彈一般,"轟——"的一聲,就在向憶的腦子里炸開了來.

瞬間,腦中一片空白!!

腳下的步子,僵硬的頓住.

鬼使神差的,她回頭……

就見到了,離她身後不出十米遠的……竇然!!

那一刻,向憶的眼淚,差點就如洪水泛濫一般湧了出來.

但她,強逼著自己忍住了!

她不能哭,她不能在竇然面前哭!

竇然依舊是那個惹眾多女孩傾慕的男神,他走到哪里,哪里就是閃光點.

簡單的白色T恤,和水洗牛仔褲,頭發很短,很精神.

似乎同半年前她見過的模樣,沒什麼太大的區別,只是更加沉斂了些分.

目光,直直的落在向憶的臉上,看著她,一瞬不瞬.

眸仁里,噙著太多複雜的緒……

漣漪一圈一圈的漾開,蕩在向憶的心頭,讓她一時間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半晌——

她沖他大方的點點頭.

算作招呼.

轉身,預備要走.

"向憶!!"

忽而,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叫住了向憶.

"真是你呀?好子,兩年不見,頭發留這麼長了!!"

除了大大咧咧的阿棋,又還有誰呢?

他一把沖了上來,手臂大方的搭上向憶的肩膀,咧嘴笑道,"瞧不出來啊,你這子當女人……哼,還挺美的呀!"

"阿……阿棋……"

向憶尷尬的同他打招呼,從他的胳膊下逃出來,摸了摸自己搭下來的劉海,"你……你們這麼早就回來了啊?"

"對啊!干什麼?嫌我們回來早了啊?"

"當然不是!"

"誒,你知道咱們為什麼提早回來了嗎?"

"嗯?"

向憶其實……不敢有興趣.

不敢再對竇然的事有任何興趣.

"還不是因為竇然……"

"吃早餐?"

不知什麼時候,竇然忽而走上了前來,問向憶.

上篇:尾聲(三):竇初開(49)     下篇:尾聲(三):竇初開(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