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52)  
   
尾聲(三):竇初開(52)

"真的,他要不喜歡你了,他還管你吃不吃早餐的事兒嗎?你看你,不正愁英語四級沒法過嗎?這回正好,竇然回來了,你四級完全有希望了!!"

"我不會找他的!"

向憶這回倒是很決絕.

文汐一愣.

深意的瞅了一眼向憶,"你敢你不喜歡他了?"

向憶沒答話,繼續吃跟前熱騰騰的餃子.

這話她敢嗎?她根本心虛得不出口來.

——————————————最新章節見《添香》———————————————

晚自習時間——

文汐臨時有事,沒來參加.

向憶其實平時也不參加晚自習的,比較已經是大二了,都已經自*化了.

自習室里通常都是備考四級的學生,外加大四考研的,預備畢業的.

平日里她們倆都是哪間自習室有空余的位置就坐哪間,所以,很容易就與大三大四的學生坐在一塊兒,但這種問題也沒在意,反正大家是去溫習功課的,又不是交友的.

其實真的,自從知道竇然從法國回來之後,她來參加晚自習,起初還真頗為擔心自己會遇上竇然.

但不出幾秒鍾,她就飛快的把這個念頭打消了.

因為,不可能!

依竇然那種不看書也能拿年級第一的牛/逼程度,他根本不需要來自習室里溫習功課,哪怕是考研……也不需要!

因為,他根本不用考,他屬于保送生.

所以,向憶根本沒有遇上過竇然.

沒有遇到他,她發現自己的內心其實是失望的.

有時候甚至會下意識的把所有的自習室走一遍,在確定都沒有他的身影後,再隨意的選擇一間自習室坐下.

每當這個時候,向憶的心里其實是失落的.

偶爾會有些失魂落魄.

向憶覺得自己再這麼走神下去,可能四級考試真的就要掛了.

她從漆黑的窗外收回視線來,盡最大的努力拂去心里所有的雜念,開始認真看書,溫習功課.

像她這種連基本生活詞彙都搞不清楚的人,英語這門課程于她而,實在太難了,要考四級確實是一大難事.

可不考就拿不到學位證,沒法畢業,那怎麼辦呢?她也只能咬咬牙拼了.

正當向憶收好心神,低頭潛心學習的時候,忽而就覺身前一道暗影閃過,有人在她身邊同桌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向憶下意識的往旁邊看了一眼.

卻在見到來人的時候,愣住.

竇……竇然?!

竇然似乎是剛洗了澡的緣故,走過來的時候,身上還帶著那種熟悉的沐浴清香的味道.

毫無疑問,他才一出現,就引起了整個教室里的一陣騷-動.

向憶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他.

竇然卻泰然自若的把一本書擱到向憶跟前來,而後,霸道的抽走了她手中的英語書,"先把我這本書看一遍吧!"

當然,他拿過來的也是英語書.

向憶呆呆的看著他,又直愣愣的看一眼他遞過來的書,沒話.

"這本書是四級模擬考的題庫,你先看看,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問我."

向憶不吭聲.

只重重的咬了咬自己的下唇,死死地盯著自己眼前的書看著,那眼神仿佛是要生生的將書本瞧出個洞來.

許久……

"為什麼?"

向憶偏頭,問他,"為什麼要給我送早餐,為什麼要給我溫習功課,我們倆什麼關系?不是已經分手了嗎?"

竇然直直的盯著她看.

目光深沉,殷切.

向憶被他瞧著,心里不由有些發慌.

最後,竇然只是歎了口氣,低聲問她,"'分手’,你知道是什麼概念嗎?"

他一本正經的問她.

她當然知道!

就是他半年前的那些:疲倦,累,以及靜一靜,緩一緩……

向憶想來,鼻頭微酸.

別開了臉去,似乎不願再同他提起過往的那些事.

竇然習慣性的伸手,揉了揉向憶的腦袋,淡淡一笑,問她,"這半年,過得好嗎?"

向憶眼眶微,勾唇,輕淺一笑,"很好!很輕松,不需要再像從前那樣每天心里掛著些東西了……我很喜歡!"

很輕松的同時,也很空虛.

心里早就因為某些人的離開,而徹底空了.

對于向憶的回答,竇然真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憂.

"向憶……"

他低啞的嗓音,輕輕的呢喃了一聲她的名字.

向憶渾身一窒,連呼吸都頓了一秒.

自己的名字,從他的嘴里出來,總是那麼好聽……

竇然頓了半會,才繼續,"半年前,如果我們倆還堅持在一起,或許我們現在就已經是真正意義上的分手了,又或者已經兩看生厭,逼到不得不分手的時候了……"

竇然不自禁的伸手,摸了摸她額面上的劉海,"沒有呼吸的愛,長久不了!我跟你讓我們倆都緩一緩腳步,是希望你能夠明白這個道理!希望你能在這分開的數月里明白過來,兩個人最好的相處模式真的並非是掌控對方的一切,把對方的所有變為自己的!那樣不單單我會累,就連你自己都會覺得疲憊不堪!正如你的,你跟我分開的這幾個月里,你覺得你輕松了,因為你試著讓自己放下了……沙子篡在手心里,握得越緊,流逝得越快,愛亦如此!"

竇然把手從她的額面上往下挪,捧住了她的臉蛋,真誠的看著她,"正因為我不想失去你,失去那個最真實自我的景向憶,所以我才喊了停!明白嗎?我竇然從來沒有哪一刻想過要跟你分手,我唯一想的是,要盡最大的努力,和你牽手一輩子……"

一輩子……

又是一輩子……

向憶的眼眶,早已一片浸-濕.

曾經,他也認真的跟自己過一輩子,她是那麼那麼的相信,可當他突然到放手的那一瞬,向憶覺得自己所謂的一輩子都晦暗了……

她似乎永遠沒法忘記那種天塌下來眼前猛然一黑的感覺!

她不害怕被騙,可害怕剛一相信就被騙!!

她不害怕被騙,可害怕自己一次次的相信,換來的依舊是沉痛的欺騙!!

向憶恍然的從自己的臉頰上把他的手拿開,"竇然,我們現在來一輩子……早了,太早太早……"

她著,驀地起身,拿起自己的書本,要走.

步子才一邁出,又轉身回來,看了一眼桌上竇然送給她的題庫書,她還是伸手拿了過來,抱進了自己懷里,"謝謝你的好意,我會好好溫習功課的.另外,你剛剛的那番話,我理解,也明白了,我甚至可以理解為……你在向我求和,可是,對不起,我現在沒有再談戀愛的打算了……"

那種為他而生的日子,她過累了.

既然已經緩了這麼多月了,那就……再緩緩吧!

向憶出了自習室來,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身後,她居然還在期盼著竇然是否會追上來.

可最後他沒有.

竇然確實沒有.

他向來做任何事都不是操之過急的人.

尤其對她.

他耐心一向很足.

向憶回答宿舍,就見文汐正窩在自己房里啃書,向憶郁悶了,"你不是你有事不能去的嗎?"

"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文汐沒料到向憶這麼早就回了.

人阿棋不了,今兒晚上有竇然陪著她溫習功課來的嗎?

"對啊!見你不在,我也懶得上自習了,就回了."

向憶把書本往她房間里的沙發上一擱,坐那就不話了.

"怎麼啦?"

文汐猜到估計同竇然有很大的關系.

向憶搖了搖頭,"有點煩,剛剛遇上竇然了."

果然……

上篇:尾聲(三):竇初開(51)     下篇:尾聲(三):竇初開(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