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59)  
   
尾聲(三):竇初開(59)

景向沛把門刷開,順手就把房卡插+進了卡槽中.

隨意的將背包甩在桌上,招呼文汐,"隨便坐."

"哦."

文汐有些害羞的跟著向沛進了房間,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向沛順手將房門掩上.

房間里,孤男寡女的,就剩下他們兩個,文汐不知怎的,一下子坐在那里,變得有些坐立不安起來.

總覺得,氣氛有些別扭……

景向沛隨意的倚在桌緣邊上,居高臨下的覷著她,把她的窘迫和慌張以及緊張羞澀,盡收眼底.

"給你沖杯咖啡吧!"

景向沛提議.

文汐點點頭,"好."

"只有速溶的,將就點."

景向沛站在吧台前給文汐沖咖啡.

"沒事,我都可以."

景向沛准備燒水.

通好電之後,長+腿一彎,疊著二郎腿就在文汐身邊坐了下來.

"干什麼?這麼緊張,把我當大灰狼啊?"

景向沛不以為意的笑問她.

"不是!"

文汐趕忙解釋,"我沒緊張,只是……還有點不習慣……啊,對了,你這回打算在這待多久啊?"

"不久,甚至可以,時間很急促."

"啊?"

文汐的眼睛里掩不住有些失落,"那具體什麼時候走呢?"

景向沛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明天早上七點的飛機,離現在還有十一個時."

"這麼匆忙?"

文汐郁悶了,垂了眼簾,"我以為你至少會在這待兩天……"

"舍不得我啊?"

景向沛笑睨著文汐,問她.

文汐卻有些笑不出來.

明天一睜眼就要送他走,從他下飛機到他走,算起來相距的時間,還不足兩個時呢!

"那你呢?"

文汐追問他,聲音很低很低,"你舍得我嗎?"

景向沛眼眸深陷,下一瞬,一伸猿臂,一把將文汐抱進自己懷里來,"真想把你塞我行李箱里一起打包帶走得了!"

文汐驀地就笑了,"那算了,你的行李箱可塞不下我!"

她著,不著痕跡的從景向沛的懷里退出來,"明天一早我去送你."

"不用了!太早了,累得慌,別送了."

景向沛是希望她能多睡一會的,"我五點就得往飛機場趕了."

"不行,我一定要送你!"

文汐堅持,"我明天五點就到酒店里來找你!"

"太早了,我不想累著你,而且,過不了多久就要放假了,到時候我直接飛這邊來接你去我家,好不好?"

"真去你家啊?"

文汐想來又有些膽怯了,"我總覺得有些奇怪呢!伯父伯母要知道我們倆的關系,會不會覺得咱們倆早戀啊?然後會不會以為我是個不正當的女孩啊?"

"你要因為跟我談戀愛就不正當的話,那我妹豈不是就是*少女的典范?"

"噗……向憶要知道你這麼她,她肯定饒不了你!"

"你可千萬別告訴她,她非跟我急不可!"

景向沛著,起身去給文汐沖咖啡.

文汐也跟著他站起了身來,"我自己來吧!"

"坐回去,別動,剛燒的開水,挺燙的!"

"沒事……"

"聽話,坐回去!!"

"哦……"

文汐只好又乖乖的坐了回去.

之後,兩個人又打打鬧鬧的在酒店里折騰了好一會兒,時鍾很快就已經指向十點時分了.

再過半時,學校的宿舍門就該關了.

"你們女生宿舍是不是有門禁?"

景向沛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問文汐.

"嗯."

文汐老實點頭.

"幾點啊?"

"十點半."

"那快到了,我先送你回去吧!"

景向沛著,起身把文汐的外套搭在自己手臂上,看向文汐.

文汐坐在沙發上沒動.

半晌,用一種很細微的聲音了一句,"明天早上五點,太早了,宿管老師都還沒過來開門,所以……"

雖然聲音很,但景向沛還是聽清楚了.

景向沛愣了愣.

想了一下,在文汐跟前蹲了下來.

與沙發上的她,平視,"五點太早,你知道,其實我根本不希望你那麼早就從*+上爬起來送我!而且,現在已經深秋了,早上那麼早起來,還是挺冷的."

"就因為這樣,所以我才更要去送你!大早上的,那麼冷,有我陪在你身邊,總比沒人陪著好."

文汐也有她的理由.

景向沛睨著她的眸仁深邃了些分,"你要送我固然是好,可現在的況是,早上五點太早,你們宿舍的大門根本都還沒開,除非……睡我這."

文汐驀地抬起眼來看他.

景向沛也看著他.

兩個人四目相對,景向沛如實道,"你放心,一人一張*,我肯定不會欺負你!不過,如果你想再開一間房的話,我不同意,我不放心讓你一個人睡一間房,你自己決定."

最後,他將選擇權給了文汐.

他當然尊重文汐的決定.

文汐重重的咬了咬自己的下唇,沒吭聲,想了好久.

最後,她才終于下定了決心,"我就在這睡吧!一人一張*……"

反正又沒睡一塊兒,應該關系不大吧!

"你確定嗎?"

景向沛反複的問了一句.

"你確定你不會欺負我吧……"

"當然."

實話,向沛的心里其實隱隱是有些期待的.

單純的就他心里的感受來,他當然是希望她能留下來陪著自己,那樣他們之間就更多一些相處的時間.

畢竟,對他們兩個人來,獨處的時間是相當寶貴的.

"那我確定了,我留下來……"

景向沛驀地就笑了,拍了拍她粉色的臉蛋兒,"好."

文汐害羞的笑了笑.

其實,她心里也是蠻糾結的,又想當好女孩兒,可又想陪著他,但凡事都兩難全,最後,她下定了決心,打算陪著他了.

反正好,什麼事都不做的.

"我……我先給向憶打個電話吧,免得她擔心我."

文汐著,起身,就去落地窗邊給向憶打電話去了.

"向憶,是我."

電話才一撥出去,那頭,向憶很快就接聽了,"文汐,你和我哥去哪里了呀?回宿舍了嗎?"

"沒……"

文汐吞吞吐吐的回答著.

"我已經到宿舍樓下了,你什麼時候回來啊?我哥會送你回來吧?"

"呃……不會."

"嗯?"

"那個,向憶啊,我……我今晚可能不會回去了."

"啊?"

向憶在電話那頭頗為震驚,"你不回宿舍,你睡哪啊?"

"我……"

"跟我哥睡?"

向憶一下子警惕了起來,"文汐,你先讓我哥聽電話!"

他忽而就想起一年前他跟自己在自助餐里的那些話,該死……

他不會這麼早就行動了起來吧?!

"向憶,這……這不是你哥的意思……"

文汐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了,倒是景向沛,一下子就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了,從文汐的手里將電話拿了過來,"我來跟她吧."

文汐只好將手機遞給了向沛.

"哥,你給我清楚,你這什麼意思啊?你到底想對文汐做什麼啊?"

電話里,向憶的緒頗為激動.

雖然,她是特別特別想讓文汐做她的嫂子,可是,她哥要欺負了人家,她肯定第一個不放過他!

"我跟文汐在一起了!"

景向沛直回她.

"在一起了?"

向憶一愣.

想了想,"在一起,那也不行!!!你們倆這樣也太快了!!你以為做火箭呢!"

"什麼太快了?"

景向沛頗不以為意的問自己妹妹.

"你什麼呢??你別給我裝蒜,你這家伙,早就對文汐抱有非分之想了吧?你今兒要敢碰她,我非跟你拼命不可!"

向憶可是雄赳赳氣昂昂的喊著.

"呆瓜,你以為你哥跟你家的竇然一樣喪心病狂啊?"

"……什麼?!!你才喪心病狂呢!你全家都喪……"

後面的話,向憶差點就脫口而出,不過,幸好她腦子轉得比較快,急忙給打住了,"我看你才真的是喪心病狂!!"

罵她全家,豈不是把她自己和她爸媽一同給罵了嗎?那可不成!!

景向沛在電話里諷笑,"你以為每對侶睡酒店的,都是做你和竇然做過的那些勾當啊?可別把你那些肮髒思維強加在你哥我身上!!我比你家的竇然純多了!!呆瓜——"

完,大拇指一摁,直接點了掛機鍵,再然後……直接關機!!

"……"

文汐在這邊看得無語了.

向憶在那頭,被自己哥哥氣得夠嗆.

"居然敢掛我電話!!居然敢叫我呆瓜!!居然還敢我的思維肮髒,還有啊!!居然還你喪心病狂!!"

向憶氣不過,同竇然打報告.

兩個鼻孔,就差沒冒氣兒了.

竇然看著她這副模樣,有些好笑,"你們倆到底都了些什麼?"

"他居然把文汐拐到酒店里去了!!"

"……"

這速度,果然不是蓋的!

看來文汐比她身前這呆瓜還好騙啊!

"你哥居心叵測!"

竇然當然站在向憶這頭.

"你也覺得是吧?"

"很明顯."

"不行不行,我得救救文汐才行!!"

"……你想怎麼救?"

"我現在就去找她!!"

"喂——"

竇然趕忙扯住向憶,"你可千萬別沖動啊!這種事,怎麼都輪不上你管啊!再了,那喪心病狂,居心叵測的壞蛋才是你哥!"

"可文汐是我好姐妹!!"

向憶簡直就是個伸張正義的綠巨人.

"那萬一今兒這事,確實是你的好姐妹,自己想留下來的呢?又或者,你哥其實對你的好姐妹根本沒有那種肮髒的心思呢?當然,雖然後面這一點概率幾乎低至沒有."

"……"

概率低至沒有,那還不如不呢!

"但萬一真是這樣,你再過去的話,你心文汐跟你急啊!被你一副抓殲的架勢,人家會羞愧得無地自容的."

"那怎麼辦呀?我擔心她……"

"涼拌!自己哥哥,你擔心什麼!"

"不行,我擔心文汐會吃虧!我哥那種人,絕對的精+蟲上腦,他自己從前就跟我過,他對文汐有那種想法,不行不行,這麼一我更擔心了,我決定了,我要去他們房間旁邊再開一間房,隨時監控著他們!!"

"……景向憶,你真以為你在演電視劇啊?"

這種橋段,根本就是電視劇或者是里才有的好不好?!

"再了,你住他們隔壁又怎麼樣?你能知道他們倆在做什麼啊?你們之間還隔著一層厚厚的牆呢!除非你有透視眼."

"不,不需要看見!"

向憶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本正經的道,"以我這麼多年的經驗來,如果我哥和文汐真的做了什麼,文汐一定會疼得大叫,又或者*鋪會搖得'嘎吱’想,還有啊!!還有,電視機的聲音突然放大……那就證明一定有鬼!!這個時候,我再去按他們房間的門鈴,我哥肯定沒轍,一定得來給我開門.這樣他們倆就肯定啥事兒也發生不了了!"

"……"

竇然只覺頭疼不已.

她還真可謂經驗之談啊!

可是,這呆瓜到底知不知道,但凡聽到慘叫聲,再加上+*鋪搖拽聲,還有什麼電視機聲音陡然變大這一類的,就證明……

他們早已經開始了!

前+戲都做完了,進入正題了,她再去,那也未免太煞風景了吧?

再了,去也白去不是!

向憶覺得自己這想法實在不能再贊了,著,拔腿去跑,竇然拖都沒拖住,最後只好跟著她一同追去了酒店.

向憶知道自己哥哥的房號,幸好,一問前台服務員,隔壁房間居然還有一套是空著的.

向憶想都沒想,就給開了.

"我就要這間房了!"

領了房卡後,就直往樓上奔.

竇然在她身後追著.

從電梯出來,經過景向沛的房間的時候,向憶像個偷似得,鬼鬼祟祟的在他們的房間外偷聽著,甚至還想著透過貓眼往里瞧.

竇然看著她這蠢模樣都有些無語了.

拉著她,不由分的就刷了自己的房間卡,把她拽進了房間里去.

"哎呀!你拉我+干什麼呀!我還沒聽什麼苗頭來呢!"

向憶還真急了.

"你再在外面嗅幾分鍾,馬上就有保安上來轟你了,你信不信,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做賊呢!"

"……"

向憶摸了摸自己的鼻頭,"有那麼猥瑣嗎?"

"相當猥瑣!"

"……"向憶趕忙沖到牆面兒上去聽,"這樣總行了吧?"

"……"竇然抱胸,無語的瞅著她.

"你今兒晚上打算就這麼聽一宿吧?"

他邊,邊脫外套.

緊跟著是長褲,襯衫……

"喂,你……干嘛呀?"

"你不用管我……"

竇然沖向憶擺擺手,伸手沖牆壁比了比,"你只管偷聽你的!我洗澡,睡覺."

"……我這不叫偷聽,我這叫,監聽!!我是為了保護別人而來的,不是為了竊聽人家**的!"

得還真好聽!!

可竇然根本不管她,直接脫了衣服進了浴+室美美的洗澡去了.

洗完澡出來,向憶居然還保持著原來的姿勢在牆根邊上站著,耳朵死死地貼在牆壁上,一動不動.

竇然其實真挺佩服她的毅力的!

竇然穿著睡袍,掀了被子,就鑽到了舒適的大*+上去.

懶散的倚在*+上,看著正對面的向憶,忍不住問她,"聽出點什麼來了嗎?"

"還沒……"

向憶搖頭,皺了皺眉,似乎有些泄氣了,終于舍得從牆邊退了出來,往*邊的竇然走了過來,"什麼都聽不到,竇然,你難道我真的誤會我哥了?"

其實……竇然特想告訴她,這酒店……所有的牆壁和門,其實都是隔音的!

可他又怎好意思澆滅她的一腔熱血了!

再了,萬一真被她知道了,她一心急就按響了對面的門鈴怎麼辦?

當然,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擔心她知道真+相後,鬧完之後,再又喊著要回宿舍去……

好不容易得來的二人獨處空間就這麼沒了,多劃不來!!

"累不累?"

竇然問她,伸手,一把抱過她,讓她在*邊上坐了下來,摸了摸她齊肩的長發,"你看看你,折騰得都出汗了,頭發都濕+了,別聽了,趕緊的,先去洗個澡!這邊我幫你盯著,有動靜我再叫你."

"那邊還真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不定還真是你想多了!他們倆真就打算蓋蓋被子,純聊天呢?難不成一個晚上沒動靜,你就在牆角邊上貼一個晚上啊?趕緊的,先去洗澡!"

竇然催促她.【今日更新完畢!媽媽複檢,白天就沒有更新了!】

上篇:尾聲(三):竇初開(58)     下篇:尾聲(三):竇初開(60)大結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