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66)大結局(七)  
   
尾聲(三):竇初開(66)大結局(七)

寒假過完,四個人回到了學校里.

景向沛是新轉來的學生,卻對這校園是丁點不陌生,再加上他的適應能力向來就很強,所以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不適感,相反的,是很快就融入了這個學校的大環境里.

向憶和文汐每天都忙著英語四級的事兒.

向憶在竇然每天監學的況下,英語各方面確實有了相當大的進步,最近一次考試居然不負眾望的拿了九十分的高分,可她的英語老師對于這高分數就產生了一定的懷疑心理.

給她發放試卷的時候,看著那鮮的九十分,英語老師眯了眯眼,抬頭,看向正走上講台領試卷的向憶.

向憶這時候其實對于自己的分數還有些不敢相信的,她心下正琢磨著待會下課了要怎樣犒勞她的好幫手好老師竇然學長呢!

"景向憶同學!"

正當這時,老師突然喊了她一聲.

"在!!"

向憶連忙應了一句,收回思緒,笑米米的看向老師,走上前去,預備接試卷.

"這成績,確定是真實的嗎?"

老師一臉懷疑的看著向憶.

向憶一愣.

臉上的笑容,微微僵了僵.

而後,台下響起了同學們竊竊私語的議論聲.

向憶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圈.

文汐也蹙著眉頭看著講台上的英語老師,顯然,她對英語老師的質疑非常不滿.

"當然是真實成績,我很確定!!"

向憶一臉坦然的點頭,拿過老師手里的試卷,"老師,你不能因為你的學生有了進步就懷疑她的人格吧?"

英語老師明顯就是在懷疑她考試的時候舞弊嘛!!

"景向憶同學,老師沒有懷疑你的人格,但你的成績突飛猛進也確實很難讓人信服,如果你覺得你問心無愧的話,介不介意明天晚上再單獨重新考一遍?!"

英語老師許是同向憶杠上了,挑釁般的問她.

"老師,你這樣不公平!!"

文汐終于看不下去了,"唰"的一下,站起了身來,試圖駁回英語老師的提議.

"好!!考就考!!"

向憶居然一口應了下來,只道,"考沒關系,可希望老師您在看到真實結果之後,給我一個正名!!"

"行!你要再考,成績跟這次的沒有太多出入的話,我就承認,你沒有舞弊的嫌疑!"

"一為定!!"

下了課後,向憶趴在桌上,哭喪著臉,不停地抓著腦袋.

"啊啊啊啊啊,還得考試,真是夠煩的!!"

"你呀你,真是笨死了,還好意思煩呢!你干嘛答應滅絕師太的提議?什麼重考,你為什麼要重考,你又沒舞弊!!"

"就是因為沒舞弊,所以我才答應滅絕師太的!"

向憶現在真真兒有些後悔了,"萬一滅絕師太給我出難題怎麼辦?那我肯定准完蛋啊!"

"讓你沖動……"

"文汐,你這樣的英語老師,讓我怎麼可能有興趣把這門課程學好,要不是竇然耐著心思教我,別四級了,就算是三級我估計都難過了!"

向憶抓了抓腦袋,"算了算了,我還是去找竇然救命吧!"

向憶著,就出了教室,去找竇然了.

把上課時發生的事,大概同竇然講述的一遍,末了,央求他道,"竇然,這回你怎麼都得救救我."

"怎麼救?"

竇然淡淡的抬了抬眼皮,問她.

"你幫我再補習補習啊."

"你對自己這麼沒信心?"

竇然不咸不淡的反問她.

"那倒不是,就是補一補這心里比較踏實."

"不補了!"

竇然格外果斷,繼續,"以你現在的水准,那種低級考試拿九十分有什麼好奇怪的!你們那英語老師也太沒見識了!!"

他著,拉著向憶就往校門外走,"走吧!帶你去吃你最愛的海底撈,放松放松!"

"可我現在特別緊張……"

向憶的手里都滲出一層細密的汗水了.

"怕什麼!就算你考試考砸了,又怎麼樣?你的人格沒必要在懷疑你的人面前一次又一次的給予證明!相信你的人,自然信你,不信你的人,多了都白搭!懂嗎?"

"……你這麼,好像也有道理!"

向憶點了點頭.

也對!

不相信她的人,她干嘛還要費心去搭理呢?相信她的人,她還沒這麼上心兒過呢!

這麼一想,果然,心里舒暢多了,屁顛屁顛的就跟著竇然吃火鍋去了.

翌日——

果然,滅絕師太好的要重考,還就真的重考了.

就她一個人重新考試,真夠可以的!!

向憶是被滅絕師太叫到辦公室里去考試的,許是為了防止她舞弊,她居然拾了把椅子就在她身邊坐了下來,一雙眼睛從向憶拿到試卷開始,就沒有從她的身上挪開過.

死死地盯著她,監視著她的一舉一動.

真夠煩人的!!

向憶正預備做題,倏爾,眼睛的余光一瞄,在辦公室的門外,似乎瞄到了竇然的身影.

就見他懶懶的倚在辦公室的門口,也沒進來,就安靜的站在那,什麼也沒做.

咦?

他怎麼來了?

難不成他是來鼓勵自己,給自己打氣來的?

向憶狐疑之余,更多的是欣然,頓時有種士氣大振的感覺.

拿出筆,拂,就開始大筆寫題.

還好,值得慶幸的是,這滅絕師太討厭是討厭了點,但還不至于人品差到要故意為難她.

題目的難度性跟他們上次考試的程度倒也相當,所以向憶做起來也算是得心應手的.

滅絕師太在一旁看著,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架,盯著考卷上的答案,又看一眼向憶……

好家伙,這回自己可真真坐在她旁邊看著,這要舞弊,還真有些不過去啊!

半個時的時間,向憶就把整套試卷給做好了,又花了十分鍾認認真真的檢查了一遍之後,這才交與給滅絕師太手里,"老師,我考完了!"

滅絕師太面無表的接過她遞過來的試卷.

"那沒事,我先走了!"

向憶著,起身,就准備從辦公室里出去,哪知這會辦公室的門被敲響,就見竇然從外面走了進來.

"老師……"

他禮貌的喊了一聲.

滅絕師太是認識竇然的,當然,也知道竇然是向憶的男朋友,只看了看一眼自己身邊的向憶,沖竇然點了點頭後,就沒了下文.

可竇然還有下文.

"老師,既然我女朋友已經考完了,那就當場對一下答案吧!我也很想知道她昨兒到底有沒有舞弊.如果您嫌給她批改試卷太煩神了,我不介意幫您."

竇然著,就從桌上拿起了向憶的試卷,認認真真的從第一題開始審閱起來.

看到快一半的時候,他從試卷里抬起頭看,沖身邊的向憶揚了揚唇,不留余地的贊她,"做得不錯!"

被竇然誇獎,向憶登時有種飛上了天的感覺,渾身飄飄忽忽的,好不現實,卻又特別讓她驚喜.

"謝謝!!還是因為你教我教得好……"

"聰明."

兩個人,一唱一和的著,完全把一旁綠著臉兒的滅絕師太當成了透明.

一整套試卷看下來,竇然就花了差不多五分鍾的時間.

他把試卷交給對面的滅絕師太,笑笑,"一百分,八十道題,做錯了五道題,其中三道一分題,兩道兩分題,得分共計九十三分!老師,你看我審批得對嗎?"

"哇——"

向憶沒料到竇然會這麼快就把自己的分數給計算出來,登時對他有些佩服得五體投地.

滅絕師太登時就像喉嚨里卡了骨頭似的,連聲音都有些不出來了,好半晌,只點了點頭,"是……"

轉而,目光瞅向向憶,眼神里對她似乎有些微的刮目相看,"景向憶童鞋,我承認,這次是我誤解了你!你確實沒有舞弊,出去吧!"

向憶道了聲謝,拉過竇然的手,預備走.

竇然卻沒動,只看向滅絕師太,"老師,你當時上課的時候當著所有同學的面質疑她的人格,現在事實已經證明你的學生並非是因為舞弊才取得了好成績的,那你是不是至少應該向這位學生道歉,一句'對不起’呢?"

滅絕師太的臉都白了,可面對學生這麼銳利的態度,她作為一個有素養的老師,這種況,她還能什麼呢?

"對不起."

半晌,她僵硬的沖向憶低聲了一句道歉的話.

向憶還愣了愣,半晌,才回神過來,忙擺手,"沒關系."

竇然淡淡一笑,"老師,以後您該學著相信你的學生!因為,他們還有無限可能!"

完,竇然拉著向憶的手,就從滅絕師太的辦公室里走了出來.

從辦公室里出來,向憶一顆心還"突突突"的猛烈跳動著.

她覺得剛剛那一幕實在太刺激了!!

這簡直就是學生和無良老師的一場正面抗戰啊!!

"竇然,你真牛!!太牛了!!"

她無數次的沖竇然比起大拇指,"跟你在一塊兒實在太有安全感了!!剛剛你讓老師跟我道歉的時候,可把我嚇得……"

向憶著,肩膀誇張的哆嗦了一下.

竇然毫不留面的別了她一眼,"瞧你那點出息?!老師有錯,就不能跟學生道歉嗎?!每個學生都是有尊嚴的!不過你景向憶……"

竇然著,捏了向憶的臉頰一下,笑起來,"好在你這丫頭臉皮兒厚,遇著什麼事兒都挺樂觀的!現在看起來,確實是件好事兒!不定有些嬌氣的女孩子遇上你這事兒當場就哭了."

"我才不哭呢!不就我舞弊嗎,又不是沒舞弊過,有什麼好哭的!"

"……"

"景向憶,你這人的臉皮能厚到你這種程度,那也挺不容易了吧!"

向憶笑嘻嘻的賴在竇然的胳膊下,手兒不停地點著竇然的腰+肢,"我就是臉皮厚,怎麼著?你還不是把我愛得死死地……"

"……"

這種話,當真還只有這丫頭能得出口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竇然的大學生活,當了兩年和尚,又當了數個月的基佬,最後,又來了場風花雪月的戀愛之後,算是圓滿結束了.

大學畢業之後,便是他的讀研生涯.

竇然在讀研期間,與阿棋一同開了個廣告公司.

不知到底是因為竇然長得太俊俏的緣故,還是因為他和阿棋都太善于談判的緣故,總之,公司一開,客戶源就不斷的增加,生意火爆倒讓向憶和文汐都有些出乎意料.

不過,這種門庭若市的盛況,看似意料之外,實則卻是意料之中.

像竇然這樣優秀的人才,做什麼做不成功呢?!

向憶和文汐兩個人因為都是同竇然一個系的,雖然不同專業,但有些課程還是共通的,所以兩個丫頭在讀書空余的時間,就在竇然的公司里實習,還別,實習過程還真讓倆丫頭學到了不少課程之外的知識.

竇然從學校的宿舍搬了出來,在學校和公司的中間租了一套上好的單身公寓.

向憶吧,也就自然而然的從宿舍里搬了出來,恬不知恥的住進了竇然的公寓里.

就這事兒,景向沛沒少教育過自己的妹妹,但向憶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一邊點頭應著,一邊和竇然理所當然的滾著*單.

後來,被自己哥哥教育得煩了,她一嚷嚷,"哥,你別再了,再我可真就拉著竇然去扯結婚證了!!"

"你們倆要真扯了結婚證了,那我也就不什麼了!!你們倆要成天這麼睡在一塊,懷+孕了,怎麼辦?!"

"不會懷+孕的,你就放心吧!!我們倆措施做得特好!再了,你有什麼資格教訓我啊!你跟文汐還不是一樣……"

"那咱倆好歹沒*!"

"就你們那頻率,跟我們*的也沒多少差別了,還不如*呢,至少省錢!在酒店開個房間還挺貴的吧!"

"……"

那天,竇然下班回來,才一進屋,向憶就等不及的,一股腦兒把自己哥哥煩她的事兒全數倒給了竇然聽,末了,一邊啃著薯片,一邊問他,"你我哥煩不煩?簡直是以五十步訓百步對不對?"

"你剛剛你要拿結婚證?"

竇然把公文包隨手擱沙發上,又褪了身上的淺色西裝,拉了拉脖子上的領帶,眯著魅眼兒問向憶.

"是啊!不過我那是逗我哥的!就現在這種況,咱們倆怎麼領證啊,是吧?"

"為什麼不可以?"

竇然忽而一本正經的問她.

"啊?"

向憶啃了一口手里的薯片,眨眨眼,"當然不可以啦,我現在還是學生呢!學生怎麼能扯結婚證,是吧?"

"誰學生就不能拿結婚證了?"

竇然手臂探出來,一把環住她的細+腰,"你不是聽你哥嘮叨聽煩了嗎?那就跟我把結婚證扯了唄,反正你早就過了適婚年齡了!給你在無名指上套上個套兒,從此以後,我的每一次進進出出可都算是合法了……"

竇然著,手指捏住她右手的無名指,套成一個環,在她的無名指上,上上下下的套/弄著.

向憶聽得臉頰燥,羞憤的斥他道,"哇靠!!結婚戒指這麼浪漫的物件,結果,被你用這種事兒來形容,實在是……太煞風景了!!!流+氓啊你!!"

"不許轉移話題."

竇然抱緊她.

"我沒轉移話題!"

向憶仰頭看他,"真的,你不覺得咱們結婚尚早啊?"

"不覺得."

竇然一臉的認真,"我們可以先拿結婚證,甚至可以先隱婚.我知道你不想被你的同學知道,沒關系,我尊重你!我們可以等你畢業以後再辦婚禮,然後再考慮生孩子的問題!"

"你認真的?"

向憶這才意識到竇然沒跟自己開玩笑.

"當然,很認真."

竇然真誠的點頭,"咱們倆早結婚是結婚,晚結婚也是結婚!早晚對我們而沒有區別,反正你遲早都要是我竇然的妻子,早一點成為我的妻子,不好嗎?"

"……得好像也對啊……"

早早晚晚反正都是他的人了!

早點結婚,好像還不錯啊!至少,她不用害怕她的寶貝竇然被別的壞女人給撬走了呀!

不過……

"還是讓我先想想,我先考慮考慮,好不好?"

"好……"

竇然勾唇壞壞一笑,倏爾,一彎身,打橫就將向憶抱了起來,大跨步的往沙發前走去,"給你幾天時間,讓你慢慢想,不過現在當務之急是……你得先把我喂飽了,我餓了……"

"喂喂喂!!唔唔————"

向憶還來不及抗議呢,就被竇然壓在沙發上,一瞬間的時間,就吃了個干乾淨淨,連滴油都不剩呢!!

這一壓榨,就是近一個時的折騰……

公寓里,*的尖叫聲,以及粗重的喘息聲,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

————————————————————————————————————————————————

【今日更新完畢,兩章合成了一章更的哇!】

上篇:尾聲(三):竇初開(65)大結局(六)     下篇:尾聲(三):竇初開(67)大結局(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