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67)大結局(八)  
   
尾聲(三):竇初開(67)大結局(八)

好不容易終于有了個長假,竇然也抽了空出來陪向憶,于是,四人約定好去她們兩個女生向往已久的雷納爾海島.

這是向憶心中最美的島嶼國家,這里的四季,恰與國內呈顛倒性的.

曾經,向憶無數次的幻想著站在這一片碧藍的天空下,享受著這里四季如春的氣息……

而如今,真真實實的踏在了這一片闊土上,遙望著那海天相接的地平線,向憶登時覺得自己如若身處美麗的夢境之中一般,一切仿佛那麼不真實.

許是因為剛剛被雨水洗刷過的原因,一碧如洗的天空,承接著五光十色的彩霞,海霧繚繞,將整片島嶼深深的籠罩著,海域上輕霧茫茫,島嶼相連,如夢如幻,似人間仙境,美不勝收,白霧緩緩至海面上彌漫而去……

"好美啊!!"

向憶忍不住一聲感歎.

輕緩的閉上眼,站在柔軟的銀沙上,攤開雙臂,盡的擁抱著這一片片濕熱的海風……

深呼吸了一口氣……

那是一種純粹的大自然的味道,即使里面夾雜著淡淡的海腥味,卻依舊給人一種心曠神怡的清新感……

好舒服啊!!

"真美……"

文汐光著瑩白的雙腳,踩在淺淺的海水里,一席白裙的她,置于茫茫的白霧間,如若天仙降臨.

漂亮的唇角,忍不住微微揚起,回頭看身後的向憶,"這里真是個浪漫的島嶼……"

"嗯!!要是能在這舉辦一場婚禮的話,那可實在是太美好了!!"

向憶一邊著,一邊歡快的在海邊奔跑起來.

竇然慵懶的跌坐在柔軟的沙灘上,半眯著他那雙好看的魅眼,不有余力的欣賞著柔軟和陽光下,炫目的海光里,那道俏-麗的身影.

今日的她,一改平日里俏皮的裝扮,穿上了一席波西米亞的長裙,頭戴著一定淑女的編織帽,帽簷上還牽著一朵格外精致,極富設計感的森系花.

這樣的裝束,退了她以往俏皮的形象,更多的倒像個乖巧溫柔的鄰家女孩.

很不一樣的她,卻每一種她,都讓竇然神往,欣喜,深愛!

他的注意力,始終都只定格在向憶的身上,挪不開半點半分去.

"確實,很美,很浪漫……"

他低低的一聲興歎.

她好美……

美若天仙!!

而這里的奇景,很浪漫……

確實適合一場別開生面的婚禮!

他隨性的躺了下來,手臂枕在頭部下方,睡在柔和的銀沙之中,聽著海水翻湧的悅耳聲,第一次覺得,大自然的景色原來可以美到這般讓人沉醉.

輕緩的閉上眼,磁啞的聲音低低的響起,"向憶,過來,躺到我懷里來……"

他著,也沒睜眼,伸手,拍了拍一旁柔軟的沙地.

向憶站在海邊,遠遠的看著他,笑.

下一瞬,乖乖的跑了過去,在竇然結實的臂彎里躺了下來.

竇然閉眼休憩著,而向憶呢,則安靜的躺在他的懷里,欣賞著這片如若仙境的海霧,聆聽著屬于他的,最動聽的,也讓她最安心的心跳聲.

如若可以,她真希望,時間可以就這麼靜止下去……

安詳,美麗,純粹……

海邊,不遠處,文汐白色的身影如天仙般舞動著,銀鈴般的笑聲,還有同向沛嬉鬧的聲音,不絕于耳.

這個世界,仿佛一瞬間就只剩下他們四個人……

有時候,幸福就是這麼簡單!

竇然再醒來的時候,是被身邊的三個人給鬧醒來的.

一睜眼,就見自己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被其他三個人俏皮的用沙子埋了起來,只可憐的露出他那張俊逸的面龐來.

向憶還蹲在他身邊,壞壞的沖著他笑著.

景向沛和文汐一見竇然醒來,早撒丫子的跑了.

卻忽而,聽得向憶"啊——"的一聲,幸災樂禍的尖叫.

一波的浪潮毫無預警的朝他們侵襲而來.

"該死——"

竇然甚至來不及反應過來,嘴里那聲抑郁的低咒早已被淹沒在了咸濕的海潮中去.

潮浪迅速淹過他被埋的身軀,繼而又快速的褪了下去.

而他,卻依舊躺在海沙里,一身的落魄和狼狽,本是硬-挺的發絲,此刻也如落湯雞一般,浸-濕的耷-拉在了頭皮上,看上去好不邋遢,卻丁點不影響他的帥氣和英俊.

"噗,哈哈哈哈——"

罪魁禍首的向憶,看著他這副落魄的模樣,終是忍不住爆笑出聲來.

竇然躺在沙堆里,動彈不得,故意板著臉瞪著她,幾乎是咬牙切齒,"景向憶——"

"嗨!!在!!"

向憶連忙應了一聲.

右手還俏皮的在額上比了個報告的手勢,"竇老板,您有什麼指示,盡管!"

竇然用眼神遞了一眼自己這還被掩埋在沙子里的身軀,輕挑眉峰,特別有自知自明的問她道,"沒打算就這麼放過我,是吧?"

"聰明!"

向憶笑著,還不忘伸手點了點他高-挺的鼻頭,"難得看見你竇然吃癟的樣子,而且,還這麼落魄,這麼丑,這麼髒……嗯!難得你現在也動彈不得,我覺得我應該借著這次的機會,好好把這些日子里所受過的欺負全數還回來!!"

向憶著,可毫不含糊的就趴到了他身上的沙堆上去,手兒挑-逗般的不停地在他清俊的面龐上游麗著,故意誘-惑著他.

竇然好笑的睇著她,"好啊!你想怎麼還?!反正現在渾身上下,除了這張嘴,其他地方哪里也動不了,你可真是找准了好時機!!"

竇然著,還不忘沖向憶可愛的嘟了嘟嘴.

向憶笑彎了媚眼兒,"既然只有嘴巴能動,那就……報複從嘴巴開始吧!!"

她笑著,俯身,一低頭,濕熱的唇-舌吻上他還帶著咸腥味的性-感薄唇.

竇然的嘴角始終掛著一抹*溺的笑,閉上了眼去,任由著她在自己的唇-瓣上肆意著,而他則沉靜的享受著這一抹主動且清甜的深吻……

她的吻,是細致的,纏-綿的,溫柔的.

即使技藝還顯得不那麼純-熟,卻足以撩-撥著他最敏感的神經線……

終是按捺不住,他濕熱的舌尖,瘋狂的撬開向憶香甜的檀口,與她靈動的丁香she極致糾纏舞動著……

強勢著攻城略地,盡的汲取著屬于她的每一寸氣息!

這是他全身上下唯一能動的地方了!

所以,他必須得更賣力點俯視著她才是!!

海潮仿佛也被岸上這一抹浪漫的絢麗景色所深深吸引,它們帶著旖旎,緩緩地漫過沙灘,將兩個正深吻中的人兒滲透而過,繼而再熱的退回去,席卷了一大-片幸福的海沙……

夕陽柔軟的余暉,篩落在兩個人幸福的身影之上,漫開一圈又一圈金色的光暈……

兩個人,就像兩只幸福的落湯雞一般,渾身早已浸-濕一片,然,似乎誰也沒有心思顧及這些,只盡的在陽光下,深深的擁-吻著.

金色的夕陽曬落在他們的身上,好暖好暖……

亦不知什麼時候,竇然的手,忽而緊緊地圈過了向憶的嬌身,將她重重的摟在自己的懷里.

向憶從深吻中抽離出來,發絲早已凌-亂不堪.

她隨意的拂了一把,故作生氣的的嗔道,"壞蛋!!你騙我,你你全身只有嘴巴才能動的!!"

"笨蛋!!"

竇然笑著,忽而,一個翻身就將向憶壓在了自己的身下.

銀色的沙子,散得向憶滿身都是.

炙熱的眸光,緊迫的睥睨著她,他深切的模樣,似恨不能直接將她就地正法了好,"大庭廣眾之下,這麼引/誘我,萬一控制不住……"

"你敢——"

向憶伸出手來,一戳他的腰-肢,撓著他的癢癢,惹得竇然爽朗的笑出聲來.

"咯咯咯咯——"

向憶也跟著他笑了起來.

兩個人抱做一團,肆意的在沙灘上嬉鬧起來.

浪漫的海域里,傳來一串串銀鈴般的笑聲,幸福的因子在海風中流瀉開來……

………………………………………………………………………………………………………

深夜,寂靜.

清風徐徐,舒適暖心.

這樣的夜晚,本該有一場浪漫的約會的,但結果,向憶還是被獨自晾在了酒店房間里,只能靠看電視來排解一下無聊的緒了.

想不到竇然來雷納爾島居然是談生意的.

而且,他把文汐也一同叫了去,是陪客人.

她本來也想去的,但竇然嫌她沒文汐懂事理,所以就把她給擱置在了酒店里.

八點時分,向憶才洗完澡從浴-室里走出來,忽而就聽得門鈴響了起來.

向憶心頭一喜,莫非是竇然回來了?

她湊在貓眼里看了一眼,居然是文汐.

向憶忙開了門,"文汐,你怎麼回來了?竇然呢?"

此時,文汐的身後,還站著那幾名身著統一制服的外國女士.

向憶詫異的看著她們,還有些不明所以.

文汐連忙禮貌的領著她們進了房間來,同向憶道,"她們是專業的形象設計師,竇然待會要帶你去見一個重要的客戶,所以讓我先提前回來,幫你准備准備."

幾名設計師笑著上前來同向憶打招呼,"Very,happy,to,serve,you!"【很高興為您服務!】

向憶愣了愣,"Ah……Yes!Thank,you!"

可這會向憶還完全有些搞不清狀況,又拉了文汐過去問她具體怎麼回事兒.

"我也不清楚,竇然是要你帶你去參加一位重要客戶的婚禮盛宴,一個時之後會派專車過來接咱們."

"這樣啊……"

向憶這才明白了過來,"怎麼之間都沒聽他過呢!這麼突然……"

她嘴上雖是這麼著的,但還是乖乖的讓設計師們開始替自己打造形象了.

當禮服被送進來的時候,向憶當場就愣住了,-嘴微張,驚訝得很久都不出一句話來.

文汐看出來她的異色來,忙問道,"怎麼啦?"

"這件禮服??!"

向憶指了指身前那條極地白紗裙,有些狐疑,"這是我待會要穿的禮服?"

"對啊!"

文汐點頭,笑笑,"這可是竇然親自替你選好的."

"……可你確定,這真的是禮服,而不是婚紗嗎?"

"當然!"

文汐肯定的點頭.

向憶看著手里這件極似婚紗的白色禮裙,久久的回不過神來.

手指輕柔的撫上那層夢幻的薄紗,竟有些愛不釋手起來.

大概,每個女孩對潔白的婚紗都有著別樣的緒吧!

站在鏡子面前,看著幾乎有些失真的自己,向憶忽而有些恍然.

這似婚紗的禮裙,透著一種聖潔的純粹感,才一穿上,她竟有種錯覺,仿佛她就是今日的新娘……

一個時後——

車,停在了酒店門口.

在見到眼前的車時,向憶倒是驚訝的許久.

極致奢華的加長肯定房車,車身上還點綴著各類嬌豔的花束,從玫瑰到百合等等……

這明明就是一台婚車!!

向憶錯愕的看向身邊的文汐.

"這……"

"好像是竇然學長從客戶的婚禮上調配過來的,別管的,咱們先上車吧!"

文汐著,替向憶拎著她身後長長的裙擺,就坐上了車去.

向憶心里即使滿腹狐疑,卻也沒再多問什麼.

文汐都這麼了,想必也就是那樣了吧!

半個時後——

車,在一間中世紀複古教堂面前停了下來,這是蒂思卡鎮里最富盛名的教堂,而來這里舉辦婚禮的新人通常都會選擇晚上進行,因為,這里的夜空,美極了……

曾經,向憶在網路上見過關于這個教堂的介紹,而她,也曾幻想過到這片聖地上還舉辦一場脫俗浪漫的婚禮……

她踏足在地毯上的那一刻,有種錯覺……

推開那扇門,等待著她的,就是她的新郎!

文汐扶著向憶下了車來,"向憶,進去吧!竇然學長已經在里面等著你了."

"你不進去?"

向憶錯愕的問文汐.

文汐笑笑,搖頭,別有深意的回了一句,"我現在還不方便進去,你先進去吧!"

向憶還有些不明所以,可文汐都已經這麼了,她也沒辦法,只好點了點頭,"那好吧!我先進去等你."

向憶完,就獨自沿著毯往里走了去.

卻有些詫異于教堂里此時此刻的安靜.

教堂的廣場上,沒有任何的燈火,向憶借著那一片璀璨的夜空,優雅的踏上了那通往著幸福的地毯,緩步朝教堂的大門口走去.

腳步輕輕碾過毯,素白的薄紗也隨著風兒緩緩拂動,竟莫名的,那種幸福的錯覺又再次湧上心頭來.

仿佛,她就是今日的新娘,今日的主角……

心,莫名的,竟變得有些激動澎湃起來,唇角的笑意,越來越深.

或許,這一刻,她真的可以借著別人的幸福,來偷偷地幻想一下自己的美夢,幻想一下那頭站著的新娘就是她心底那個她最深愛的男人……

她將來的丈夫,竇然!!

厚重的教堂門,"吱嘎——"一聲,被她輕緩的推開來.

下一瞬,向憶卻在見到里面的一切時,徹底鄂住.

眼前……

教堂里,一片幽色的靜謐.

沒有她想象中的新婚夫妻,亦沒有那些攜帶祝福而來的親人朋友,唯一有的……

就是她的……竇然!!

竇然一席純白的禮服在身,獨特的剪裁設計將他高大強-健的身形襯得愈發完美,而他胸口還別著一束豔-麗的色玫瑰.

他站在毯的另一端,莊嚴的十字架下,深幽的眼眸,熱切的凝望著對面一席白紗的聖潔身影……

性-感的薄唇-間,漾出一抹幸福的淺笑.

他安靜的站在那里,如優雅的王子一般,耐心而安靜的,等候著她的公主.

終于……

他向她的公主,伸出了請求之手,深深的一鞠躬,謙恭的迎接著她的到來.

一席潔白婚紗的向憶站在教堂的門口,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切……

靜謐的夜空,被繁星點綴著,璀璨而空靈.

淡淡的夜光透過教堂的琉璃屋頂傾瀉而下,將教堂里這對幸福的人兒浪漫的籠罩著.

教堂內,即使沒有燈火,卻依舊璀璨耀眼,讓人如若置身于美麗的童話世界中一般,好不真實.

竇然紳士的邀請著地毯那頭的向憶,誠懇而又真切,"我美麗的女孩,你是否已經准備好做我竇然最親愛的公主?"

他笑著,眉眼間是極致的*溺.

然,就那麼簡單的一句話,卻讓向憶徹底沾濕-了面頰……

遙記得時候,她像個男子漢,把他一張胖嘟嘟的臉兒抓得四處是傷,可他卻從不動她,甚至連一聲謾罵都沒有,只是一個勁的往角落里縮,縮到後來,大概也是疼得太厲害了,就一個人可憐的躲在牆角里哭.

可如今……

胖子長大成了人.

而她,也跟著一並長大了.

但他還是從前的那個他,不管她怎麼胡鬧,他只看著,*著,過分的時候,再幫她處理掉……

【明天正式大結局,麼麼噠!!今日更新完畢】

上篇:尾聲(三):竇初開(66)大結局(七)     下篇:請尹姐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