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一夜迷【2】  
   
一夜迷【2】

上了車的刹那,淚水終于奪眶而出,幽暗的空間里,她喬薇薇終于卸下了所有的堅強,癱軟在駕駛座上…

她不禁在心里問自己,她喬薇薇是不是真的就不配擁有幸福……23年來,美好的東西在她這里,都是轉瞬即逝,家庭的溫暖,戀愛的甜蜜,都是如此……

或許,她早就該學著習慣這些了,不是麼…習慣各種失去,習慣各種背叛.

坐在車里很久,她才發動了車子,融化在夜幕中.

位于郊區半山腰的獨棟別墅前,她放慢了車速,緩緩開了進去,將車子放進地下車庫,她捏著鑰匙,下了車.

此刻,她早已收拾好心,繼續一副無堅不摧的模樣.

客廳里,燈火通明,宛若白晝,空氣中飄著一股淡淡的牛奶香.

一身寶藍色真絲睡裙的陳碧華正坐在沙發上,一邊喝著牛奶,一邊看著雜志.

見喬薇薇進門,陳碧華立即放下牛奶杯,拉下了臉,雙手交疊胸前,一副趾高氣昂的模樣,睨著她冷哼道:"呵…聽你大鬧人家訂婚宴了?薇薇,不是當媽的你,這麼大人了,別再作了,用傷害自己來給你爸爸抹黑,有意思麼?你就不會學學我們茉莉~"

媽媽,多麼諷刺的詞語,這個害死她親生母親的女人,這個害她從十歲開始就失去母愛的女人,怎麼好意思,在她面前自稱是"媽媽……"

喬茉莉?那個借上大學之名在美國醉生夢死的她同父異母的"妹妹"?呵~學她???這是在開玩笑麼?

"媽?一個狐狸精,一個殺人凶手,也配做我喬薇薇的媽?我不管做了什麼那都是我的事,我喬薇薇還輪不到你一個三來三道四…"

完,她便穿上拖鞋准備上樓,其實,她真的很想沖上前去,撕爛陳碧華的嘴,可是,她今天好累,真的沒有力氣去跟她拉扯.

"你……你什麼?你再一遍!殺人凶手?你媽媽是自殺的,與我無關!"陳碧華放下牛奶杯,起身,快步擋住喬薇薇的去路,面容扭曲.

每次看到陳碧華的嘴臉,她都恨得牙癢癢,這個破壞了她所擁有的一切美好,給她童年留下了不可磨滅陰影的女人,她真恨不得將她捏碎.

"哦?如果沒有你,我媽媽會絕望到割腕自殺麼!在我撕碎你之前,你最好給我閉嘴!"

她永遠也不會忘記,媽媽躺在血泊中氣息全無的模樣,是那樣的蒼白,那樣的僵硬,那樣的冰冷……

她永遠也不會忘記,這個是如何在媽媽死去的當天帶著與她一般大的喬茉莉登堂入室,並且告訴她:"薇薇,以後,我就是這家的女主人,你的媽媽……這是你的妹妹,茉莉."

那個瞬間,那對母女同樣囂張又得意的嘴臉,她這輩子都忘不掉.

這個親手為她的人生蒙上厚重陰影的女人,竟敢自稱是她的媽媽?呵…

喬薇薇狠狠推開她,快步往樓上走,迎面而來的一堵人牆,讓她停下了步子,熟悉的氣息令她眉頭深鎖,她抬起頭,望向滿面怒色的喬志海……

"啪……!薇薇,你就是這麼跟長輩話的麼!"火|辣|辣的巴掌印上了她的臉,她捂著被打得通的臉,面部微微抽搐…

"喬志海,這是你第五次為了這個女人打我…有句話的還真是沒錯,有後媽就有後爹,喬志海,別讓我更加恨你!"她深吸一口氣,扔下一句話後,便疾步離開…

今天,她在外面受了天大的委屈,回到家,卻沒有一個人對她噓寒問暖……回到家,等待她的卻是冷嘲熱諷,無掌匡…

"咳咳咳……"身後,喬志海,捂著心髒咳嗽不已,陳碧華一臉人得志的人模樣上前攙扶,道:"她就那樣,就是不懂事,你別跟她一般見識……"

喬志海抬眸,瞪了陳碧華一眼,回頭望向喬薇薇消失的方向,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打過她的那只手,沒有話,只是輕聲歎息.

對于唯一的女兒,喬志海也是心存愧疚的,所以這麼多年來,不管她怎麼鬧,他也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但是今天,她太過分了,居然大鬧別人的訂婚宴,那麼多記者在場,若不是他處理的及時,消息一報道出去後果不堪設想!

回了房間,喬薇薇洗了個澡,換上一身黑色的抹胸超短裙,將黑色的中分長直發紮成隨意地馬尾,踩著金色的高跟鞋,素面朝天又一次出了門.

開上她的愛車,她又一次讓自己融入了夜色.

那個沒有溫暖的家,她真的一刻都不想呆下去.

踏入本市最大的夜總會,眼前光怪陸離的一切令人眼花繚亂,激的音樂,交錯的霓虹,環肥燕瘦的美人,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樣的令人沉醉.

喬薇薇步入沙發區,一邊欣賞台上性|感美女的動熱舞,一邊喝著酒…

一瓶酒,喝的她微醺.她醉眼迷離地靠著松軟的沙發,看著周圍熱鬧的人群,暗自苦笑.

周圍每個桌上的人都是成群成對,只有她,顯得是那樣的形單影只,她忽然感覺自己孤單又悲涼.

越是熱鬧,她越覺得孤單!

想著想著,酒勁就越發強烈,她便靠著沙發睡著了.

隱約中感覺手腕一陣針紮的疼,身子,像是被什麼人橫抱起,頭卻是越發暈眩,眼睛,怎麼也睜不開……神智也越發模糊,想要掙紮,卻全身無力……身子越來越軟,體內,像是有一團火在燃燒.

"救命……救命……"她好無力,甚至沒有辦法大叫出聲……

誰來救救她,誰來救救她……她討厭這樣的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她討厭現在的感覺,她害怕極了…

"用這麼下三濫的手段對待我的女人,還想就這麼走了?"特別有磁性的男聲灌耳而來,再下一秒,她便徹底失去理智,口中,shen吟不已……

上篇:一夜迷【1】     下篇:一夜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