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如果不是她,你連接近我的資格都沒有  
   
如果不是她,你連接近我的資格都沒有

"找你呢."喬薇薇推開他.

"怎麼,要我喊她進來麼?"再次將她拉入懷中,狠狠地親吻.

"可以,我不介意借此機會狠狠打擊喬茉莉一番."她再次推開他,嘴唇一勾……下巴微抬,依舊是那只高傲的孔雀,沾著水的發絲緊貼著白嫩的脖頸,水滴一點點向下滑動,引人犯罪.

"可是我介意被人當成工具……"一把鑲鑽的白金鑰匙順勢掛上她的脖頸,又道:"洗乾淨了公寓等我."

開門聲,在此刻響起……

"想做,就在這里."她聽到聲音,再次粉唇一勾,雙手緊緊纏住他的脖頸,又一次吻了下去.

"你們……你們在做什麼……"喬茉莉震驚又顫抖的聲音打斷了喬薇薇的動作,她松開涼薄,滿眼挑釁地看向喬茉莉:"我們在接吻…如你所見."

"喬薇薇~!"喬茉莉剛揚著手,往前走了一步,整個人便被涼薄擋住.

他,波瀾不驚地看著喬茉莉:"鬧夠了沒有?"抓著她手腕的手一點點用力.

喬茉莉只覺得心頭一顫,反射性地向後退了退:"鬧?教訓一下勾引我男人的女人,有什麼不可以?"

"哦?有沒有人告訴你,動了我涼薄的女人是什麼下場."邪魅的眸子輕輕一眯,劍眉一挑,字字句句如同冰涼的鋼珠,就這麼生生敲進了喬茉莉的心,徹骨的寒,極度的懼,還有,無邊的疼.

"哼~"喬茉莉一時沒了法子,抹著眼淚轉身跑了.

喬薇薇自浴缸里起身,隨手抽過一條浴巾,抹胸包裹住,赤足走了出來,欲進房間…

"剛利用完我就想走?不是要做?那麼來吧~!"一勾手,那條浴巾直接被扯了下來,姣好的身段展露無余.

他曖昧地笑了笑,彎腰將她橫抱起,迫不及待地進了房間.

滾燙而健碩的身子就這麼壓了下來,令人窒息的吻,也跟著一起落了下來.

灼熱的堅|挺抵著她,即便是隔著褲子,她依舊能感受到它滾燙的溫度.

身子,在他一陣撩|撥之下,開始微微顫抖.

很明顯,她的反應讓他非常滿意…

"准備好了麼?"長指,溫柔探入那秘密花園,感受到那幽深處的濕潤後,他的腫|脹直接順勢將她填滿.

動作,由慢而快………

"唔……"席卷而來的快|感讓她一陣難為,狠咬著下唇,不讓自己呻|吟出聲.

"…你愛我……"他停下動作,腫脹處卻依舊留在她的深處.雙手死死壓著她的藕臂,目光灼熱的如三伏天的太陽,烤炙的她渾身燥熱.

"……我不愛你……我跟你…只做不愛……"她將臉轉到一邊……閉上雙眼,一句話,如同深秋的冰雨,瞬間澆熄了他眼中的熊熊烈火.

他的動作,在此刻變得不再那麼溫柔,甚至瘋狂.

牙齒,狠狠咬住她的粉唇,像是要將它撕碎直接吞入腹中一般.

"女人,總有一天,你會愛上我的."他,儼如帝王,霸道宣…依舊自信.

-*-*-*-*-*

喬家天台,涼薄靜靜立于滿天星斗下,抽著煙,動作優雅迷人.

喬茉莉扭頭看著身邊吞云吐霧的男人,妖孽的臉蛋,絕佳的身材.他任何一個動作都是該死的好看,哪怕只是靜靜站在這里,都會發光.

她苦苦追了這麼久的人,她以為她能得手的,可半路偏偏殺出來一個喬薇薇,

想到這里,她將雙手緊緊握成拳頭,動了動唇:"為什麼偏偏是她?"

"有些事,沒有為什麼."他深吸了一口煙,而後緩緩吐出.

"我恨她………"喬茉莉狠狠踢了一下腳下的欄杆,面目猙獰.

"你應該感謝她,如果不是她,你連接近我的資格都沒有."靜靜地將煙頭摁滅,扔了下去,然後離開.

"我用真心對你,你卻還我假假意是麼,涼薄………"此刻的喬茉莉,沒了昔日的跋扈模樣,如同被抽掉了全身筋骨一般,搖搖欲墜.

她恨.恨喬薇薇,恨涼薄.恨她自己不爭氣,即便他已經得這樣明白,可是心還是在為他而疼.

隔著眼前一層薄薄的水霧,喬茉莉看到坐進涼薄那輛布加迪威航里的喬薇薇,看著車子漸漸遠去,直到與夜色融為一體,她咬著唇,拭去眼淚:"喬薇薇,今天我受到的屈辱,來日,我要你加倍奉還~!"

炫黑的布加迪威航如同一匹脫缰野馬一般奔馳著.

喬薇薇輕捏著眉心,靠著靠背做假寐狀.

涼薄一只手握著方向盤,另一只手有意無意地玩著打火機:"就不想知道我們剛剛談了些什麼嗎?"

上篇:想我沒有?     下篇:放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