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你在做什麼?  
   
你在做什麼?

他腳踩著落葉,一步一步,走向他的女人,黑色的風衣隨風怒張.

看著她的模樣,他的心猛地一疼.

她看著朝自己緩緩而來,一身君王氣息的他,心中一暖,淚水,不自覺地又一次奪眶而出.

此刻,她只覺得朝自己走來的涼薄帥極了.

他走到她面前,毫不猶豫地脫下自己的風衣,披在她傷痕累累的身子,動作連貫,完美無瑕.

跟隨在他身後的歐向北,自然地上前扶住喬薇薇.

"對不起,我來晚了……"眾目睽睽之下,那包著雪白紗布的右手捧著她沾染著泥與血的臉,煙波中流轉的,是疼惜,是溫柔.

夾雜著煙酒味的氣息噴灑在她臉頰……

"薄爺,向北,快去救楚榆姐,她還在山頂那間屋子里,被他們打昏了,傷的很嚴重,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她握住他溫熱的手腕,任由他捧著自己的臉,緊張地看著他和歐向北,道.

"什麼?"歐向北臉色大變,發了瘋般地往山上跑.

"薄爺!他們怎麼處置!"幾名保鏢將陳明鑫等人一腳踢在了涼薄腳下,恭敬地問道.

"薄……薄爺……饒命啊!"陳明鑫捂著自己的下|體,全身都在顫抖,對著他頭頂的幾把槍,閃著攝人心魄的光.

"薄爺……饒命……啊……我們……我們只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我們……我們只是受了陳明鑫的指使……"制服男與司機更是嚇得直接尿了出來.

涼薄橫抱著喬薇薇,冷睨著腳下的三人,目光冰冷似鬼魅.

這樣的他,就如一塊萬年寒冰,任誰看了,都會心頭一寒.

"動了我涼薄的人,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倏爾,他又回過頭,變了變神色,揚起一邊唇角,看著正怒視著陳明鑫的喬薇薇,淡淡地問道:"想讓他們怎麼死?"

"活埋了吧!"喬薇薇勾住涼薄的脖子,別過腦袋,將頭埋在他溫熱的胸膛,冷冷著.

她喬薇薇不是聖母,要她饒恕凌辱過自己的人,她做不到!

"活埋!"他冰眸一眯,的聲音猶如死神般冷冽,側過臉,對身邊的人交代道.

"薄爺……薄爺,喬姐……我再也不敢了……"

"薄爺不要啊……"

他抱著喬薇薇往飛機的方向走,對身後陳明鑫等人的求饒聲置若罔聞.

他的女人,他們也敢動,他們該死!

-*-*-*-*-*-*-*-*-*-*

歐向北一腳踢開了虛掩的破鐵門,走進破舊的屋,映入眼簾的,便是那被抽的皮開肉綻,猶如沒了筋骨一般昏軟在柱子上的周楚榆.

歐向北快步上前,心翼翼地解開周楚榆身上的繩子,繩子一松,沒了束縛的周楚榆直接倒在了歐向北懷里.

"艹!早知道,我應該親手殺了那群王八犢子再上來!"歐向北看著懷中傷痕累累,意識全無,微弱喘息的女人,雙拳緊握,黑白的分明的桃花眼中泛起一層火光……

歐向北彎腰將周楚榆橫抱起,轉身走出了破屋.

-*-*-*-*-*-*-*-*-

歐向北家.

裝修的五彩斑斕的浴室里,氣氛有些嚴肅,安靜.

金色的無水圓形大浴缸里,歐向北心翼翼地解著周楚榆的衣衫,溫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發頂,解著她紐扣的手,在顫抖.

一向人,女友如琲e沙數的歐向北,曾經為無數女人寬|衣|解|帶過,卻從不曾似現在這般緊張.

從前,他都是用手直接連撕帶解.

現在,動作卻溫柔的臉自己都鄙視自己.

被鞭子抽得破碎不堪的黑色西裝外套,被他心翼翼褪了下來.

他又開始解著她帶著血的襯衫,隨著胸口前三顆扣子的松開,她由白色文|Xiong包裹住著豐|滿也呼之Yu出,歐向北的角度,剛好能將她襯衫內的風光盡收眼底.

歐向北咽了咽口水,閉上眼睛,顫抖著褪去周楚榆的襯衫,身子碰觸到浴缸的冰涼感,與手部傷口被拉痛帶來的撕裂般的疼痛感,讓周楚榆又恢複了意識.

她緩緩睜開眼睛,動了動蒼白的唇,道:"你在做什麼……向北?"

上篇:寶貝兒,來吧~!     下篇:別走,陪我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