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你以為我嚇大的?  
   
你以為我嚇大的?

"半個多月不見,想我沒有?鸚鵡?"涼意單手撐著牆面,將她圈在懷中,一改剛剛在涼薄面前的溫潤,又恢複了一身的危險氣息,他口中濃濃的酒味,散落在她的臉頰.

此刻的兩個人,姿勢要多曖昧,有多曖昧.

喬薇薇貼著牆,嘴角冷冷地上揚,看著他棱角分明的清冷面容,道:"一會兒溫潤如玉,一會兒又危險冷酷,你可真會演戲,簡直就是個雙面人,到底哪一個才是真的你?你一定沒有涼薄想得那麼簡單對吧?你到底是做什麼的?"

他的眸子驀地一緊,纖長的十指輕輕抬起她的下巴,劍眉一挑,道:"女人,知道得太多,對你來未必是好事."

"哦?"她的眸中閃過一絲不屑,依舊保持著冷豔的笑容,絲毫沒有被他的氣場嚇倒.

"一只聰明的鸚鵡,應該知道,什麼該打聽,什麼不該打聽,什麼該,什麼不該……我的話,你明白麼?那天晚上的事,你最好給我徹底從腦海中刪除,否則……對付你的法子,有的是……"

他的語氣明明是云淡風輕的,幾乎沒帶什麼緒波動,卻讓喬薇薇的心猛然一震!

"哼……你以為我喬薇薇是嚇大的?聽著,我不管你到底在哪做什麼,真正的身份到底是什麼,只要你不做傷害薄爺的事,我自然不會多嘴,但是若讓我知道,你做了什麼對他不利的事,我的嘴巴,可不帶把門的."見慣了大風大浪的喬薇薇,哪里會被他的三兩語所嚇倒,她是一只高傲的孔雀,豈會因為他的幾句話而膽怯?!

"鸚鵡,你是電影看多了,還是看多了?那是血脈相連的哥哥,我怎麼會做傷害他的事?"他的另一只手也落在了她胳膊一側的牆壁之上,整個人拱起,將她困住,危險的目光上下打量著她的臉.

"那最好!"喬薇薇拍拍他的肩,推開他,邁著優雅的步子,轉身離去,最後還不忘回眸看了他一眼,丟下一句"還有,別叫我鸚鵡!"

喬薇薇就這麼轉身走了,只留給他一縷淡淡的香奈兒五號香水的氣息.

他單只手肘撐著牆面,手指在那精致的下巴上細細描繪,眸子再次一緊,揚起一邊唇角,道:"鸚鵡,他對你來,就這麼重要麼!"

喬薇薇與涼意幾乎是一前一後進的房間,二人的臉上各自帶著不同的表落座.

涼薄扭頭,看著喬薇薇有些蒼白的臉,溫熱的手,扣住她冰涼的手,問道:"你怎麼了?沒事吧?要不要先回去?"

喬薇薇搖了搖頭,道:"沒事,只是胃有些不舒服,現在好多了."她的眸子不經意間落在了涼意的臉上,此刻涼意也正笑意盈盈地看著她,她迅速收回目光,不再去看他……

"是啊,薇薇,要是不舒服,就讓涼薄送你回去!"周楚榆朝喬薇薇投來一個關切的目光,道.

"薇薇,你這樣多久了?"歐向北卻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放下酒杯,滿臉驚喜地看著喬薇薇,問道.

"以前從沒有過,只有今晚……"歐向北的反應,讓喬薇薇有些茫然.

歐向北揚了揚唇,起身,意味深長地看了涼薄一眼,走到喬薇薇身邊,朝喬薇薇伸出手,道:"手給我,我給你把把脈……"

雖然不解,但喬薇薇還是乖乖將手腕放在了歐向北手心……

歐向北閉上眼睛,一只手附上喬薇薇的脈搏處,仔細地診斷著.

"怎麼樣?"涼薄與周楚榆異口同聲,一旁,涼意慵懶地靠著椅子,一臉的好奇.

上篇:你做什麼?     下篇:不做措/施是會懷/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