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衣領被拉倒了Xiong|部,由白色文|Xiong包裹的豐|滿呼之欲出,隨著她的呼吸起起伏伏,煞是誘人.

"你不是也很喜歡?"他邪魅一笑,目光染上一層Yu的味道.

車內的溫度悄然升高,他順手搖上了車窗,將她的車座往下調,手,熟練地將她的淺藍色鉛筆褲拉到了腿,滾燙的身子壓了下來,在她身上投下一抹濃重的陰影.

"能不能別這麼亂發|Qing……這是大馬路上……!"她抱怨著.

"人生得意須盡歡……只要我願意,隨時隨地都能讓你High起來……"

堅|挺的部位抵著她,即便隔著褲子,她依舊能感受到那滾燙的溫度.

"下午才做過,還是那麼多次,你就不怕精|盡|人|亡……"

她真的不明白,這個男人,到底哪來的那麼旺盛的精力!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他薄唇一勾,一抹夾雜著曖昧的笑意在他眸中蕩漾開來.

下身一涼,雪白的蕾|絲Nei|褲也已被他褪到了腿處,微涼的中指深深探入,只輕輕一動,她立即顫|抖|不|已.

心,提到了嗓子眼兒……

她勾住他的脖子,大口大口地喘息.

他並沒有立即進入她,只是,手指一直在里面動著,溫熱濕|潤的舌頭,不斷在她耳垂處轉著圈,然後,一點一點移動,接著是嫩白的脖子,然後,附上了她香甜的唇|瓣.

他的吻,霸道中夾雜著幾分溫柔,讓人Yu罷不能,她哪里經得住他這樣的手|舌|並|用.

她的味道,香甜如蜜,讓他Yu罷不能.

感受到了她的濕|潤,他粗|Chuan著,灼熱微的眸子看著她的臉,誘|惑道:"想要麼?"

她不語,只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他,加重了手上的力度:",你想要……

"不……"他手上的力度又加大了一成.

"我要……"疼痛,讓她無奈地求饒.

她的回答很顯然讓他很滿意,他薄唇一勾,在她鼻尖傾吐著熱氣,釋放出自己的早已充|血的某處,將她的褲子和Nei褲,直接一扯,隨手扔到了車後座.

緊接著,他抽出自己的手指,將她貫|穿.

"嗯……"空虛緊|致的部位就這樣被溫熱填滿,她不自覺地低|吟.

她雙手緊緊摟著他,指尖在那黑色的襯衫留下了一道道醒目的抓痕.

整整半個時,歡|愉,快|感讓她漸漸迷失,沖破了她所有的理智,她的雙腿用力勾住他的腰,只想要更多……

在她身體里灑|下溫|熱的種|子後,他才翻身而下,坐回自己的位置,取了紙巾,自己為自己清理著.

她氣喘籲籲地撐著如同被車輛碾壓過的身子,艱難地坐起,也抽了幾張紙巾,清理著自己.

擦乾淨了車座上濁|白的液體她才向後探了探身子,抓過自己的Nei|褲與褲子,快速套在身上.

他靠著方向盤,側面看著她,喘息著,眼神有些迷離:"夠了麼?"

她臉一,沒話,安靜地搖上座椅,悄然別過臉.

下|Ban|身,火辣辣的疼.

見她不回答,他壞笑了一笑,默然發動了車子.

他最喜歡看她臉的模樣.

喜歡看這只驕傲的孔雀為了他而臉,而心跳.

那是一種極大地滿足感.

車子一路叫囂著開到了門口.

隨著布加迪威航的快速靠近,古堡的滑動門緩緩而開.

門外,黑衣筆挺的保安們如青山般屹立在門口兩邊,看見車子立即恭敬頷首.

自從上次的事後,涼薄便加強了夢園的安保.

車子閃電般沖進了大門,停在了古堡內部.

此刻古堡內門正大開著.

門內依舊是燈火輝煌.

門口,女傭們整齊地站在兩側,妝容嚴謹,面帶笑意.

隨著車門的大開,喬薇薇在涼薄的攙扶下下了車.

下午做了那麼多次,再加上剛剛再車上兩個人那樣激烈,喬薇薇只覺得雙腿就像被抽掉了骨頭一樣的疼.

她挽著涼薄,艱難地邁著步子,隨他步入了大廳.

每走一步,都摩擦的下|Ban|身生疼.

"薄爺!喬姐!"女傭們恭敬地彎腰,笑容可掬,聲音整齊的仿佛只出自一人之口.

喬薇薇腿下一軟,好在涼薄眼疾手快,扶住了她,當著女傭們的面,壞笑著調戲道:"是不是做太多了?"

女傭們面面相覷,上下打量著喬薇薇,倒也不敢話,更是不敢露出一臉緒.

不等喬薇薇回答,涼薄便彎下了腰,橫抱著她走進了電梯,將女傭們詫異的目光一並關在了門外.

電梯里,她勾著他的脖子,頭靠著他的肩膀抱怨道:"薄爺……商量個事兒唄."

"……"他扭頭看著她,沒什麼表.

"以後你可以矜持點."

"對你,我永遠矜持不了……"他騷包地動了動唇,臉上卻依舊沒什麼表,語氣云淡風輕.

"叮……"電梯門開.

他抱著她,踩著腳下柔軟,火的羊毛地毯,一路走到了他們的房間門口,開了門.

房間里新換了雪白的羊毛地毯,還有雪白的真絲床上用品.

他將她放在床上,扔下一句"等著,我去放水"便步入了浴室.

"嘩嘩嘩……"的水流聲自虛掩的門內擠了出來.

她雙手反撐著床面,清涼絲滑的柔軟觸感,很是舒服.

很快的,他走了出來,直接將她橫抱進浴室,放在了冰涼的浴缸沿上.

升騰的熱氣,讓她的臉染上了一層暈.

"今天,我們一起洗."他著,上下其手,將她的衣服剝了個精|光,然後,將她放進了水里.

水溫剛好,不溫不涼,很是舒服.

很快,他也脫|光了衣服,自然而然地進入水里,坐在她的對面,毫不遮遮掩掩.

上篇:不做措/施是會懷/孕的     下篇:舒/服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