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舒/服麼?  
   
舒/服麼?

盡管他們已經做過了很多次,但是,這樣面對面的坦|誠|相|見還是讓她很是不適應.

他倒是很自然地靠近了她,手上沾了沐浴乳,一點一點溫柔地往她身上塗抹著.

柔軟,溫熱的觸感,讓她的倒吸一口冷氣.

良久,她探尋式地低了低下巴,看著他道:"我下|面疼……不能再做了."

"誰要跟你做了……"這女人,當他是鐵打的啊,他一臉黑線,但的依舊云淡風輕.

"那就好."

"轉過去……"他動了動唇.

她依轉過身.

他一點一點將沐浴乳擦滿她整個後背,動作極其輕柔,所到之處,均是酥|癢|難|耐……

下一秒,他靠近了她,下巴抵著她滿是沐浴乳的肩膀,摩擦著,咬住她的耳垂道:"舒服麼……"雙手不安分地從後往前伸,扣住她的豐|滿,揉|捏著.

"嗯……"她倒吸一口冷氣,不斷點頭,手不斷捧著水往身上潑著.

他勾起唇瓣,溫柔地往她身上捧著水,溫熱的水流沿著那嬌嫩的脖頸一點點向下滑動……

"我自己來."她快速起身,帶起的水花濺上他妖嬈傾城的臉.

她赤足邁出浴缸,走到浴缸旁邊的花灑下,打開開關,沖著身子.

他單肘撐著浴缸壁,慵懶地靠在那里,玩味的目光在她姣好的身段上上下流轉著,像是在欣賞著一件完美的藝術品.

她無視他的目光,快速沖乾淨身體,拿過牆上的浴巾,披在身上,蹙眉,瞪了他一眼:"色|胚~!"

"我若不色,如何讓你死|去|活|來?"他悠悠動了動唇,看著他的背影,一臉的壞笑.

她不語,加快腳步,離開……

她換了一身黑色的真絲睡裙剛爬上床,他便從浴室里走了出來.

此刻的他依舊是一條浴巾圍著下|Ban|身,露著上身完美的線條,一身的清爽之氣.

他慢悠悠上了床,扯開被子,擠了進來.

他自然地長臂一揮,將她攬入懷中,她的睫毛刷過他赤|Luo的胸膛,下巴抵著他,道:"對了,你涼意是你同父異母的弟弟,那他媽媽是誰?他在英國身份就只是學生?"

涼薄低下頭,看著她在燈光下顯得更加水嫩的唇瓣,直接咬了上去.

"唔……"她排斥性地推他,氣喘籲籲,道:"我問你正事呢."

"這也是正事,先親完,我就告訴你其他的."他薄唇一勾,兩片微涼的唇瓣又一次貼了上來,夾雜著淡淡的薄荷味.

溫熱的濕潤的舌霸道地撬開她的貝齒,長驅直入,纏住她的舌.

手似給古董掃灰一般溫柔地刷過她每一寸肌膚.

直到她快要窒息,他才松開了她,喘著粗氣,摟著她.

"現在能了吧?"她掖了掖被角,問道.

他又一次摟緊她,下巴抵著她的發頂,聞著她發間淡淡的香味.

手,自領口滑到她的胸部,抓著那團柔|軟,道:"他媽媽是萬玲玲,我爸爸的人,他的存在一直是我們家族的忌諱,所以外界自然很少有人知道涼家有個二少爺,四年前,他不顧萬玲玲的反對,毅然決然去了英國,進了皇家音樂學院,主修鋼琴……"

"就只是這樣?"

"就是這樣……不然還要哪樣?睡吧,我累了."

涼薄很快便睡著了,而喬薇薇卻怎麼也睡不著,眼前,總是浮現出那天晚上中槍時,涼意的眼神.

這麼,涼薄只知道涼意是個單純的學生,知道他是個溫潤如玉的謙謙公子,並不知道涼意其他的事……

那個涼意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藥,他真正的身份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會有人追殺他……

為什麼他人前一個樣子,人後一個樣子……

到底,哪個才是真的他……

她的心里好多疑問,都找不到答案.

對于那個涼意,喬薇薇真心的有些好奇.

*-*-*-*-*-*-*-*-*-*-*

翌日睜開眼時,映入眼簾的是頭頂涼薄放大了數倍的俊顏.

陽光透過窗簾縫隙散落進來,流轉在他棱角分明的臉.

她動了動酸痛的身子,低|吟一聲Yu起身,卻又被他用力拉回身邊.

"你干嘛……"

"乖乖別動,讓我抱抱."他緊緊地抱著她,像是要將她揉進身體里一般,灼熱的呼吸,噴灑在她睡意朦朧的臉.

"我餓了……我們下去吃飯吧."

"餓了?不如,我請你吃棒|棒|糖?"他將她的手帶到了他的下|身,一抹曖昧,在他墨黑色的眸中暈染開來.

她,豈會不懂他話里的這層含義,臉立即"唰"到了脖子根部,轉而又靈光一閃,勾了勾唇,道:"好啊……今天換我來伺候你……"

著,她動了動身子,學著他平時挑|逗她的樣子跨|坐在他身上.

手指挑起他的下巴,嫵媚一笑,印上淺淺一吻.

手,故作熟練地扯掉了他的浴巾,握住他尚且柔軟的某處.

他饒有興致地雙手疊放腦後,看著在他身上故作老練的女人,等待著她接下來的動作……

香甜的唇瓣滑到了他的耳垂,她依樣畫葫蘆般地咬住,舌尖輕輕舔|舐,附在某處的手緩緩地運動.

"嗯……繼續"他悶|哼,柔軟的某處在她手中一點點變大,翹首.

他沉醉在她帶給她的驚喜中,無法自拔時,她卻翻身而下,丟下一句"你自己繼續吧!"便快步跑出了房間,嘴角,揚起一抹得意的笑.

"女人……你……"他緩緩起身,看著她離去的方向,眸中染上一層火光.

"Shit!"身體,已經被她點上了火,此刻他只覺得某處脹痛的厲害,無奈只好下了床,進了浴室,放了冷水,沖了個澡冷水澡.

-*-*-*-*-*-*-*-*-*

一樓餐廳

陽光透過巨大的落地窗,散落在餐廳的各個角落.

光可鑒人的方形白色歐式大餐桌上,此刻正擺放著各種早餐,有美式,有中式.

衣著乾淨整齊的女傭們站于餐桌兩側,一臉的恭敬之色.

見喬薇薇進了餐廳,領班女傭面帶微笑地為喬薇薇拉開了椅子,道:"喬姐,需要上去叫薄爺下來用餐麼?"

上篇: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下篇:傳染給你事,傳染給我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