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頻繁想那什麼也是病,得治!  
   
頻繁想那什麼也是病,得治!

眼前這個況,似乎有點超出二人的意料之外了!

歐向北心里對喬薇薇的敬意更是又上了幾層樓,這個喬薇薇,太尼瑪有范兒了啊!

"經理,三萬那個我要了."

"經理,我要那個5萬的."

"經理,那個2千的我要了!"

他們身後,不少男人已經舉了牌子,選定了人,起身准備交錢離開.

"經理."涼薄冷哼,朝著經理擺擺手.

一身黑色低胸的長裙,濃妝豔抹的經理立即點頭哈腰地上前,道:"您有什麼吩咐."

"那個8萬的,我要了.給我准備一間總統套房."

"是是是!您請跟我來!"

涼薄罷,起身,居高臨下地睨著喬薇薇,朝她伸出手,道:"走吧,我們上去~!檢查就不必讓人家做了,你呢?"

"好!"喬薇薇起身,笑著,拉著涼薄的手往樓上走,目光里閃過一絲陰謀.

"涼意,我們現在是在做夢嗎?你打我,你打我一下,我看看會不會疼!"涼薄與喬薇薇離開後,歐向北湊到了涼意身邊,抓著涼意的手,激動地要人家打他的臉.

涼意的目光卻依舊停駐在喬薇薇身上,饒有興致地看著她與涼薄離去的背影,轉而又回過頭,對著歐向北溫和一笑,道:"向北哥,好像我們並不是在做夢."

"啪!"歐向北狠狠抽了自己一個大嘴巴子.

"啊!好疼啊!"歐向北捂著被自己虐的臉,驚呼……

這尼瑪不是夢啊!可是喬薇薇的表現,也太讓人大跌眼鏡了吧!

"什麼時候,我也能遇到像薇薇這樣大度的女人,嘖嘖……"

"楚榆姐不就是麼?"

歐向北的目光,在聽到楚榆二字時黯淡了下來,轉而一抹痞笑又掛上了嘴角,眯著黑白分明的桃花眼,笑道:"她?算了吧."

"怎麼?你不喜歡楚榆姐?"

"那個4.5萬的妞兒不錯……等下我就要她."

歐向北答非所問.

…………………………………………………………………………………………………………………………

喬薇薇與涼薄跟隨著經理的步子一路來到了888號總統套房門口,隨後經理對他們曖昧地道:"你們慢慢享受,我就先下去了."然後便走了.

很明顯,經理將涼薄與喬薇薇當成了3|P愛好者.

推開總統套房的門,站在門口,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誘惑粉的世界.

里面不算華麗,但裝修卻是"特別"至極.

粉色的牆壁上,掛著各種S|M道具,還有美女們的Luo照.

空氣里飄蕩著Sexy的音樂,動感的節奏里,夾雜著女人銷|魂|蝕|骨的叫Chuang聲……

光可鑒人的木質地板上,女人的衣裙隨意散落.

雪白的大床上,前凸後翹的女人正一|絲|不|掛坐在那里,做著各種You|惑人心的動作,抬腿間,私|密處一覽無余.

涼薄淡定地倚門而立,沒有看女人,卻一直上下打量著故作淡定的喬薇薇,目光流轉在她垂在身側的那緊握的拳頭.

喬薇薇不去理會涼薄的目光,大步流星進了屋子.

喬薇薇直接關掉了音樂,隨手扯過床上的薄被,披在女人身上,雙手交疊胸前,下巴微抬,冷冷道:"他有病的!你確定你要陪他?"

"啊?有病?"女人鄙夷地看著門口那個傾國傾城的人,目光中閃過一絲驚恐.

這麼帥的人,居然有病,真是人不可貌相.

"是啊!你快走吧!不然……嘖嘖……"

"可是|姐我……"

"別叫我|姐,我不是|姐,放心吧,錢他都交上了,你可以走了."

"先生……我……"女人楚楚可憐地望向門口,臉色正一點點變黑的涼薄,見涼薄用眼神示意她離開,她立即起身,穿上衣服,倉皇逃脫.

出了門,|姐就自自語道:"有病你還出來得瑟!真惡|心!沒道德!"

|姐話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卻被涼薄聽了個一清二楚.

他冰眸一眯,看著站在床頭那個一臉得意的女人,眉宇間的慍色凝結不散.

"你過來!"他朝她擺了擺手,按捺著自己心里的怒火.

這個女人,夠狠!

看著他的目光,她內心雖忐忑,但表面上卻依舊云淡風輕,湊近了他,踮起腳尖,勾住他的脖子,下巴微抬:"薄爺,我是為你好."

"哦?為我好?我有病?我有什麼病?"他一根手指抬起她的下巴,睨著她,那雙眸子冷若冰霜.

見他不話,他一根手指滑到她的裙內,熟練地探入她的內|褲之中,用力一動,她便疼的悶哼……

"你啊……我有什麼病!"他逼問道.

"頻繁的想要那什麼,這也是病,得治!"

"我若是治了還如何讓你夜|夜歡喜?"他抽出了那根放在她下|面的手指,雙手死死掐住她的腰肢.

她的腰纖細柔軟,握在手中,仿若無物.

"你……唔……"唇,就在此刻被他死死地堵住,他的唇瓣霸道覆蓋了上來,牙齒狠狠地啃噬著她的香甜.

"作為懲罰,我決定讓你三天下不來床!"吻得迷醉時,他氣喘籲籲地動了動唇,然後,帶動著她一點一點往床的方向挪動.

松軟的大床,因為二人的同時跌入而深深地陷了下去.

他的吻,如同雨點般落下,牙齒,沿著脖頸一路向下啃咬,似懲罰,似調|.

舌|頭在那胸|前的柔軟處打著圈,惹得她陣陣顫栗,身子,不由得發抖.

漸漸地,她忘記了反抗,只想要更多.

"今天,我們玩點新鮮的……"他薄唇一勾,掀開了她的裙子,熟練地扯掉了她的Nei褲,他的角度,剛好能將她腿|間的風光一覽無余.

他的目光漸漸變得溫熱,俯下身子,將頭埋入她雙|腿之間,含住那兩片沾著水的花瓣,舌頭靈巧地探入她的幽|深,溫柔地攪動.

上篇:傳染給你事,傳染給我事大     下篇:我疼,你能出來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