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我疼,你能出來麼……  
   
我疼,你能出來麼……

"啊……嗯……"喬薇薇不自覺地Shen|吟出聲,雙腿緊緊勾住他的脖子,雙手,緊緊抓著床單,神|色|迷離.

"嗯~~~~~"

"啊~~~~~~"

涼薄足足給她做了十幾分鍾,才停下動作,釋放出自己的Yu|望,將她貫|穿……

"女人,剛剛你的表現,我可以認定為是吃醋麼?"他的動作一下大過一下,快|感源源不斷地席卷而來,惹得她全身顫|抖.

"嗯……不可以,我都不愛你,何來吃醋一,我不過是為了你的健康著想."

"沒有關系,我有足夠的耐心等,我相信,總一天,會想愛它一樣的愛我."下|Ban|身的動作又一次加快……

男人的悶|哼,女人的Shen|吟,淹沒了所有……

整整兩個時,一直折騰到她昏厥的邊緣,他才停下了動作,卻並未抽身而出,一直停留在她身體里.

他雙手撐著床面,氣喘籲籲地看著身下早已香汗淋漓,面色緋|的女人,道:"還敢不敢整我了?"

"我疼,你能出來麼……"她的聲音軟了軟,痛得悶|哼.

他順著她的視線,低下頭,只見,她的某處正往外淌著血.

該死!一定是剛剛動作太過激|烈!

他忙退了出來,看著那腫流血的地方,下了床,在地上撿起西褲,掏出手機,撥通了歐向北的電話.

電話那頭,歐向北正在隔壁房間,與買下的美女你儂我儂,男|上|女|下正是高|Chao……

"快一點……再快一點……啊……"美女高聲尖叫著,聲音Xiao|魂|蝕|骨,勾著歐向北的腰部,猶如食人骨髓的狐|狸|精.

"我要飛的更高~~~~飛得更高~~~~!"汪峰高亢激昂的聲音讓歐向北一陣不爽.

"誰啊!"專挑別人愛|愛的時候打電話,他不理會,加重了身下的動作……

"嗯……"

"嗯……"

女人的Shen|吟一聲高過一聲……

"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

電話一遍一遍不厭其煩地打來,歐向北就是不接.

而電話,偏偏就像是跟他叫著勁一般.

"嘭……!"門,就在此刻被人一腳踹開.

手機鈴聲戛然而止.

歐向北第一直覺就是——來掃|黃的了?

他一個激靈翻身而下,用被子包裹住身子,看向門口.

只見,涼薄正冷著臉,倚門而立,道:"你出來!"

天雷滾滾……

"Shit!"他在心里咒罵著涼薄,尼瑪要不要這樣,他都還沒爽|夠!

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啊!

床上,女人看見門外竟站了一個如此傾國傾城的角色,一臉花癡相地看著涼薄……

歐向北不悅地穿上衣服,衣衫不整地走到了門口,問道:"干嘛?哥們兒,你要不要這樣!你是暗戀我嗎?我那什麼的時候,你還要來查崗!"

"你回去,拿點女人下|面用的藥,送到我們房間!"語氣不容拒絕,完,他便直接轉身,大步流星地步入了他與喬薇薇的房間.

"納尼?"他為毛要為他的動|作|過|猛買單?

"美女,今天怕是只能做到這里了!改天有空再聯系!"歐向北整理了一下衣服,丟給美女一個陽光燦爛的笑,便離開了……

只留下了一室曖|昧,溫熱的氣息……

-*-*-*-*-*-*-*-*-*-*-*-*-*-*-*-*-*-*-*-*

"咚咚咚……"

涼薄剛橫抱著喬薇薇從浴室里出來,敲門聲便響了起來.

他將喬薇薇放在床上,大步流星地走到門口,將門開了個縫,只伸出一個頭.

門外,歐向北正拿著一個精致的白色的瓷瓶,冷著臉,道:"哪……這是特效藥,一天三次,保管不出兩天就能痊愈."

"哦……"涼薄理所當然地拿過藥,連一句謝謝都沒有,直接"嘭……"帶上了門.

他帶門的動作太過用力,震得歐向北耳朵嗡嗡直響.

"靠,尼瑪,要不要這麼沒良心……"歐向北低咒一聲,揉了揉頭發,悶悶地離開……

好歹聲謝謝啊!

-*-*-*-*-*-*-*

涼薄拿著藥膏,不等喬薇薇話,便將她推倒,自然的半跪在床頭,掀開她身上的浴巾,分開她的雙|腿.

"喂……我自己來……"她掙紮.

這樣被人盯著看,她有些不好意思.

"你身上什麼地方我沒看過,你是在羞澀什麼?"他又用力分開她的雙腿,手沾了乳白色的藥膏一點一點地為她擦拭.

涼絲絲的感覺一點一點滲入那充血的地方,她立即感覺下面一陣舒|爽.

"嘟嘟嘟……"床頭櫃上,喬薇薇的手機不安分地震動起來.

涼薄拿過她的手機,看了一眼,見是周楚榆,便將電話遞給她,道:"楚榆"然後,繼續手上的動作.

喬薇薇按下了通話鍵,道:"喂,楚榆姐."

"薇薇,晚上有空麼,我想請你跟涼薄吃頓飯.有好消息宣布."

"有啊有啊……"

"那晚上8:00我們尚瑞餐廳88號包房見,對了,叫上涼意,還有……向北."

"知道了……"

打完了電話,涼薄也為她擦完了藥,一邊用紙巾擦著手,一邊問道:"什麼事?"

"楚榆姐叫我們晚上去尚瑞吃飯."

-*-*-*-*-*-*-*-*-*-*-*-*-*-*-*

色中國風包房里,四處都透著古色古香的味道.

窗台上,精致的圓形雕花鏤空香爐里悠悠冒著幾縷青煙.

空氣里飄蕩著好聞的檀香味.

晚上八點,喬薇薇,涼薄,周楚榆,涼意四人已經圍坐在了一起,只剩下歐向北一人未到.

四個人,四張精致動人的臉,四種不同的表.

"這子還不來,算了,不等了,服務員,點菜!"周楚榆朝門口的服務員招招手,道.

"什麼算了不等了啊?"門就在這時被推開,歐向北邁著慵懶的步子走了進來,依舊是招牌式的痞笑,吊兒郎當的語氣.

周楚榆在聽到歐向北的聲音時,眸光一閃,她笑:"以為你不來了,所以就不等了."

歐向北大喇喇坐了下來,道:"我好朋友的飯局,我怎麼可能不給面子?"

好朋友三個字,像三枚鋒利的釘子,就這麼生生敲進了周楚榆的心.

好朋友……呵……

她依舊保持著自己該有的笑容,點了幾個招牌菜,又叫服務員開了一瓶82年的拉菲.

"對了,涼意,下午,跟我給你找的那個妞兒玩的怎麼樣?"歐向北搖動著手中的酒杯,翹著二郎腿兒,沒正經地道,左耳,一顆新買的黃色骷髏耳釘在燈光下閃著刺眼的光.

上篇:頻繁想那什麼也是病,得治!     下篇:要不要這麼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