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我們進去吧……  
   
我們進去吧……

"清城,不好意思,你去那邊坐一下啊,我等等去找你."罷,周楚榆便強行拉著歐向北往外走,並且刻意壓低了聲線,道:"歐向北,我覺得我們需要談一談……"

歐向北倒也沒有抗拒,任由周楚榆拽著他往院中走.

身後,屋內那個熱鬧輝煌的世界離他們越來越遠……

周楚榆一身酒色的高開叉晚禮服穿梭于人群之中,云一般的秀發自然地吹散在兩側,Xing|感嫵媚中多了幾分隨意,再配上得體的彩妝,名貴的珠寶,今夜的她,璀璨的讓人睜不開眼.

"歐向北,你發什麼神經?"她面露不悅,雙手疊放胸前,睨著歐向北.

酒色的高開叉晚禮服被風輕輕撩起,兩條雪白纖長的大腿若隱若現,身上璀璨的珠寶閃著高貴的光.

云一般的秀發隨風輕飄,拂過他的臉頰,淡淡的香氣,撲鼻而來.

歐向北雙手放在褲子口袋里,搖搖晃晃地站在她對面,看著她不悅的模樣不斷地笑著.

"我只是看他沒事老找你,我就問問."

"沒錯,他是喜歡我,怎麼了?有你這樣當著人面就這麼話的麼?"

歐向北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看到她與蘇清城手挽著手,他就不舒服,特別不爽!

那些話,真是不自覺出口的.

"那……那你喜歡他麼?"

"我……"

"噓……不……不……要……你喜歡他,也不要喜……喜歡上……上……他."歐向北笑著,右手食指堵住周楚榆的唇,眼神迷離,結結巴巴地著.

他身上濃烈的酒氣撲鼻而來……

他一字一句地著,她的心,也隨著他的語一點一點地軟了下來.

"我喜歡他難道還要經過你的同意麼."她撥開他剛在自己唇上的手,無奈地笑著.

歐向北,你要不要這麼自私,難道我喜歡誰還要經過你的同意麼?

"當……當然……我不允許你喜歡他,不允許……楚榆……不允許……"

他長臂一伸,輕松將周楚榆拉入懷中,冰涼的唇瓣就這麼壓了下來,舌|頭霸道地撬開她的牙齒,深|吻著.

濃烈的酒氣,在她口腔里蔓延開來……

她用力地推開他……

"啪!"一個巴掌,毫不留地印上了他的臉.

"歐向北,你給我清醒一些!"

歐向北摸著被她打的火辣辣的臉頰,動了動那沾了唇膏的嘴唇,苦笑著:"嘔……"

胃里翻江倒海,喝下的酒,吃下的食物,盡數從他口腔里吐了出來.

周楚榆皺了皺眉頭,上前,彎下腰,輕拍著他的肩膀:"沒事喝那麼多酒干嘛?不知道喝酒傷身啊?"

"嘭……"緊接著,歐向北一個重心不穩,便重重向後倒了下去.

"喂……你醒醒啊!地上涼,快起來!"周楚榆拉著他的胳膊,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卻怎麼也拉不動他.

無奈只好叫門口的保安與她一起將歐向北塞進了她的黑色奔馳里……

周楚榆跟保安報了地址,給了保安一些費,保安便載著歐向北離開了.

她看著正一點一點融化在夜幕中的車子,手,不自覺地碰了碰被他吻過的唇瓣.

口腔中,仿佛還殘留著他的氣息.

心髒依舊猛烈地跳動著,久久不肯歸于平穩.

她撫了撫被風吹亂的發絲,深吸一口氣,平複了心,一步一步往大廳走著,抬起頭,便看見蘇清城正站在門口的陰影里,手里捏著一根煙,有一下沒一下地抽著,看起來很煩躁.

印象中,蘇清城是極少抽煙的……

"清城……你怎麼站在這里?不喜歡里面的環境?"周楚榆上前,微笑著,問道.

"楚榆……"看見她,他將煙頭扔在腳下踩滅,目光中帶著幾分複雜.

"嗯?"

"歐向北走了?"提到歐向北,他心里就有些不痛快,剛剛,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他與周楚榆接吻的樣子,看到了他們之間發生的一切.

"是啊……"周楚榆聳聳肩,一臉的淡然.

"其實有個問題,我一直很想問你."

"什麼?"

"能不能做我的女朋友?能不能給我個機會來照顧你?"蘇清城握住周楚榆的雙手,語氣誠懇,深款款.

這一刻,周楚榆多麼希望跟她這話的人變成歐向北……

她淺淺一笑,對上蘇清城清澈如水的眸子,道:"清城,你知道的,我的心已經被一個人填滿了,已經沒有空房間了."

"楚榆……沒有關系,我可以等,我相信總有一天你會願意在心里為我騰出一間房的,我相信,我會等你……不要立即拒絕我,就當給自己一個機會,給我一個機會,行嗎?"

周楚榆抽回被蘇清城緊握的手,道:"我不想傷害你,清城,我明白苦等一個注定不會愛上自己的人的痛.我不想讓你重蹈我的覆轍."

"我們進去吧……"蘇清城笑著,優雅地笑容卻依舊掩蓋不住他眼神里的那抹傷,他拉著周楚榆的手,一步一步走進了繁華的宴會場.

-*-*-*-*-*-*-*-*

英國倫敦.

天空剛下了一場雨,經由秋雨洗禮過的世界有一些涼.

此刻的城市上空,陰云密布,天空陰沉的像是下一秒就會滴下水來.

郊區山上的灰色獨棟城堡外,幾名金發碧眼的黑衣人衣著嚴謹,面容嚴肅,每個人的表都像今日的天氣一樣冰冷.

這里,便是英國黑手黨首領——秋景天的宅邸.

白色的直升機轟鳴而至,黑衣人們立即恭敬地頷首.

飛機緩緩靠近了地面,一身灰色西服套裝的涼意從飛機內跳了下來,螺旋槳帶起的大風吹得他身形微顫.

"意爺!"黑衣人用英文整齊著.

如劍般犀利的目光掃了眾人一圈,沒有話,神色嚴肅地往城堡內走……

城堡里,戒備森嚴,種滿了各種奇花異草.

隨處可見精致的攝像頭,巡邏的保鏢一批又一批地從涼意身邊經過並朝他不斷行著禮.

他雙手放在褲子口袋里,快步走著……

"意哥哥~!"一抹雪白的身影自大廳內跳了出來,如同一只兔子般飛快跑到涼意身邊,勾住他的手腕.

上篇:幾天不/做,我想你了……     下篇:我們兩清了,放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