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我們兩清了,放了我吧!  
   
我們兩清了,放了我吧!

涼意扭頭,看著眼前一張放大了幾倍的稚氣面孔,褪下了臉上的冷漠,刮了刮她的鼻子,道:"秋容丫頭,主公在麼?"

"在啊……在書房呢,你能不能別再叫我爸爸主公?我不喜歡……還有,別叫我丫頭啊意哥哥,我都十七歲了哦."秋容孩子氣地跟涼意撒著嬌,搖晃著他的手臂,她一笑,便露出了淺淺的梨渦,還有那兩顆俏皮的虎牙,目光清可見底.

"那你先去房間等我好不好,等我跟主公談完事,我再帶你出去玩?"涼意推開秋容,雙手放在她的肩膀,道.

"好啊,別談太久啊.罷,秋容便又蹦蹦跳跳著往大廳內跑.

涼意看著她的背影,靜不自覺地笑了,畢竟是個十七歲的孩子,天真又活潑……

良久,涼意也邁著修長的步子進了大廳.

大廳里,幾名女傭正在做大掃除,見到涼意,立即恭敬地鞠躬:"意爺!"

涼意的目光蜻蜓點水般地從她們身上劃過,而後一臉嚴肅地進了電梯.

-*-*-*-*-*-*-*-*-*-*-

推開秋景天書房的門,等待涼意的便是冰涼的槍口.

由金色窗簾全部遮掩住的灰暗空間里,秋景天坐在白色的大書桌前,靠著白色的椅子,手中拿著一把精致的金色手槍.

"主公!"涼意一臉淡定地走到秋景天面前,恭敬地頷首,任由冰冷的槍口對著自己.

"嘭……"秋景天的眸子一冷,扣動了扳機,锃亮的子彈與涼意的耳朵擦肩而過"嘩……"打碎了他身後的磨砂玻璃門.

"哈哈哈……好,不愧是我看中的接班人,夠穩重!"秋景天放下槍,滿意地笑著,眸子也不再冰冷.

秋景天就喜歡涼意這一點,哪怕子彈與他擦肩而過,也依舊能夠穩若泰山的模樣.

"主公,您要我查的我都查到了,上次策劃襲擊您的人確實是三爺,而想要殺我滅口的也是他,他的人現在就在中國,他們正在跟中國鷹幫談一筆數額巨大的軍火賣賣."

"呵……真是老三……老三……你無義便休怪我無!想登上我的位子……哼……你還嫩得很……"秋景天的眸子一緊,一抹殺意在里面蕩漾開來.

"意!"

"是,主公!"

"給我派人暗中監控老三的一切動向,還有,找機會,先下手為強!"

"是!"

-*-*-*-*-*-*-*-*-*-*-*-*-*-*

涼氏總裁辦公室

剛剛開完會的涼薄一邊捏著眉心一邊邁著大長腿,走向了辦公椅前,慵懶地坐了下來.

今日的他,白襯衫,黑領帶,黑長褲,一身標准的黑白配,氣宇軒昂.

"咚咚咚……"

"進!"

"噠噠噠……"女人高跟鞋與地面碰撞的聲音讓涼薄抬起了頭,眼帶笑意地看著正一步一步朝他走來的喬薇薇.

今日的喬薇薇化了淡淡的妝,烏黑的發絲自然地垂在兩側,隨意又簡單.

白色的修身連衣裙搭配黑色修身西服,剛好將她玲瓏有致的身材襯托得淋漓盡致,腳下那雙黑色的恨天高,更是將她腿部線條拉的長而筆直.

"這麼好,大白天來給我送肉吃?"涼薄曖昧地看著喬薇薇,動了動唇,道.

喬薇薇走近了他,將一張3.1億的支票推到了涼薄面前,眼睛里閃過一絲驕傲:"薄爺,你借給我的錢,不止讓喬氏翻了身,還讓我大賺了10個億,現在我連本帶利,一並還給你."

涼薄看著眼前這個春風得意的女人,拿起支票,瞄了一眼,對這個女人倒是有點刮目相看了.

沒有想到,她還挺有生意頭腦.

"呵……不錯啊,不愧是我的女人……"涼薄隨手將支票放進了抽屜里,仿佛這三億支票,不過只是一張紙而已.

"不管怎麼,還是謝謝你,如果沒有你借錢給我的話,恐怕涼氏現在早就垮了."

"你知道的,我不喜歡嘴上,我喜歡身體力行……來吧,讓我看看你的感謝到底是否真的有誠意."他朝她勾了勾手,眼睛,曖昧地瞄著她潔白纖細的大腿.

"呸!"喬薇薇嫌棄地看了他一眼,轉而又媚眼如絲,緩緩走向了他,雙手勾著他的脖子,跨坐在他的大腿之上.

"准備讓我如何身體力行?是這樣?"她的舌不安分地湊到他的耳垂,舔|舐,啃|咬.

"還是這樣?"貼著他大腿的臀|部挪到了他沉睡的地方,來回地動著.

"妖精……"他沉睡的地方被她撩|撥的漸漸蘇醒,推開她,把玩著她的發絲,看著她微的臉,曖昧地著.

她的臀部還在不斷地動著,手指隨意地玩弄著他如墨的發絲.

"我若是妖精,早就把你榨干了."她在他耳邊傾吐著熱氣,下巴微抬.

"哦?那就讓我們看看到底最後是誰把誰榨干……"他起身,將她抱在了面前的大辦公桌上.

滾燙的身子直接壓了下來,上下其手.

下|身一涼,Nei|褲已然被他褪下,扔在辦公桌上,她熟練地勾住他的腰,細細地喘|息.

他的吻如同雨點般落下,所到之處,一片緋.

感受到她的濕潤,他霸道地擠進她的身體,一|深|一|淺,一重一輕地運|動著……

她,雙手死死抓著桌角,嘴里,是按捺不住的Shen|吟聲.

"嗯~~~~~"

"啊~~~~~"

一聲高過一聲,毫不遮掩.

她迷離地看著頭頂那張沾染著Yu的俊顏,道:"薄爺……做過了這次,我們就分手吧.如今我們已經兩清,不如你放了我……"

如果,再與他繼續下去,她怕她總有一天會像別的女人一樣,發了瘋似的愛上他…

她的話,就如同一桶冰水,將他從頭澆到了腳.

他的動作一下子停住,卻並沒有抽身而出,雙手撐著桌面,將她罩住,幽深的眸中,閃過一絲危險:"你什麼?!再一遍!"

"我,我們分手吧,我,我們兩清了,放了我吧!"

"女人,知不知道你現在在什麼?"好看的五官,染上了一層慍色.

"我知道,我是認真的."她,兩只手肘反撐著桌面,看著他,目光中閃過一絲無奈.

上篇:我們進去吧……     下篇:怎麼,怕你愛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