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怎麼,怕你愛上我?  
   
怎麼,怕你愛上我?

"我的世界,從來不允許誰先我一步退出……你懂麼?"涼薄的目光忽然變冷.

"我不懂,也不想懂,我想,我錢也連本帶利還你了,我們之間也沒必要再繼續下去了."

"可是當初好的,到我玩膩你為止……"他一只手死死捏住她的下巴,字字句句擲地有聲.

"可是我不想玩了,這場游戲,如果再繼續下去,我怕我付出的籌碼太多."她苦笑著,不知怎麼的,眸子里竟然起了一層水霧.

看吧,現在與他起分開,她就已經心里不舒服了……

若是等到以後某一天根深種了再分開,那她豈不是會更痛麼?

他看著她微的眸子,冷哼:"怎麼怕你愛上我?"隨後,抽身而出,在桌上取出紙巾,為她清理著.

"是,我怕……"她合上雙腿,穿上Nei|褲,跳下了辦公桌,穿上鞋子,整理了一下衣服,道:"所以,就到這里……我謝謝你了!"

她又一次驕傲地轉身,頭也不回……

他站在原地,看著她的背影,沒有阻攔.

她轉身的刹那,好像帶走了他心里的某樣東西,他只覺得心好像空了.

"女人,利用完了我就想一走了之?沒那麼容易……"他冷笑.

他的世界,不允許誰先他一步退出,他沒玩夠她,她就沒有離她而去的資格.

從涼氏出來,喬薇薇只覺得心底就像壓著一塊千斤巨石一樣沉悶,離開他,並沒有想象中來的那麼自在.

她以為,她可以足夠灑脫.

她抬起頭,伸出五指擋住陽光,眯眼看向印著涼氏集團四個字的闊氣寫字樓,看向涼薄辦公室所在的位置,努力地吸了吸鼻子,告訴自己,過段時間就會好的.

轉身,邁著細長的腿,走向她的色蘭博基尼,叫囂著離開.

-*-*-*-*-*--*-*-*-*-*-*-*-*

夜色,正是真沉.

整座城市依舊一片紙醉金迷,燈酒綠.

到處都是笙歌婉轉,好一座繁華的不夜城.

酒吧.

交錯的霓虹刺眼而又妖嬈.

烏煙瘴氣,音樂轟鳴的環境下,男人女人猶如一條條谷欠求不滿的水蛇,在那紛亂的舞池里,搔|首|弄||姿,做盡各種曖|昧到極致的動作.

此刻涼薄,坐在入口吧台處,一杯一杯地喝著酒,眉宇之間是凝結不化的煩躁.

傾城的五官,高貴的氣質,吸引住了進進出出所有女人的目光.

他不耐煩地扯著身上那黑色的阿瑪尼定制款黑襯衫,用力過大,前三顆精致的紐扣閃著微弱的光散落在地.

"然,恭喜你獲得最佳女配角提名啊,今兒晚上可得你請客."

"是啊然,今兒晚上必須你請客,我們不醉不歸……"

門口,孫然與一群娛樂圈的男男女女有有笑,浩浩蕩蕩走了進來,今夜的孫然,一身雪白的吊帶長裙,披散著一頭長發,清湯掛面的臉上帶著幾分得意.

"好啊……今天隨便你們喝,隨便你們玩,我買單."孫然笑了笑,著,腳步,卻在看見門口那抹熟悉的側影時,停止不前.

孫然又驚又喜,她真沒想到,居然會在這種地方,再遇見涼薄……

看他心好像很不好的樣子.

"你們先去樓上開個包房,我去個廁所,等下就上去……"孫然對著身後的男女道.

"行啊,我們先上去,你趕緊的."一群人浩浩蕩蕩地離開.

孫然站在原地,看著不遠處涼薄的側臉,心提到了嗓子眼兒,顫抖著,挪動著腳步,一點一點走向她的王.

"薄爺……這麼巧."孫然走到涼薄身邊,坐了下來,眼睛里是掩蓋不住的喜悅.

涼薄醉眼迷離地回過頭,看向身邊那張陌生的臉,蹙了蹙眉:"你是?"

"我是孫然啊,上次我們見過的."孫然顯然有些失望,他居然不記得自己了……

"哦……"

涼薄轉過頭,繼續喝酒.

"薄爺,心不好?"

"……"涼薄不話,只一杯一杯地喝著.

孫然微微一笑,也給自己倒了一杯,道:"薄爺,我陪你……"

兩只精致的玻璃杯輕輕碰撞,發出悅耳的聲響.

孫然一口氣喝下了滿滿一杯酒.

此刻,能跟她喜歡的人坐在一起,哪怕是喝著這樣辛辣的洋酒,她都覺得味道是甜的.

兩個人,喝了三瓶洋酒,涼薄喝了兩瓶半,孫然喝了半瓶.

"……然是吧,謝謝你陪我喝酒……"涼薄拍了拍她的肩膀,滑下了吧椅,踉蹌著往外走.

孫然忙上前,扶住他,道:"薄爺,我送你."

-*-*-*-*-*-*-*-*

色的奧迪上,孫然看著副駕駛位置上醉的已經有些不省人事的涼薄,道:"薄爺,我們去哪?"

她的問題,並沒有得到他的回應……

車廂里,飄蕩著濃烈的酒氣.

孫然掉轉了方向,開向自己的公寓.

位于市中心的高級公寓樓前,孫然停下了車子,用盡了所有力氣,將涼薄從車內拉了出來,一步一步攙扶著她往樓內走.

涼薄幾乎全身的力氣都壓在了孫然身上,孫然踉蹌著,將他扶進了電梯,按下了"6"號鍵.

到了六樓,孫然開了門,將涼薄扶到了自己房間的粉色大床上,然後,摸到床頭櫃上的遙控器,按了一下,整個房間由暗轉明.

孫然一邊擦著自己額頭細細的汗珠,一邊打量著床上深醉的涼薄,只是這麼靜靜地看著她,她的身子都不由自主的起了反應.

她想要他,想要做他的女人……

"女人……只要我不放你,你就休想離開!"他低聲地呢喃.

"薄爺……我不走."孫然上了床,壓在他身上,手指細細描繪著他精美絕倫的五官線條,冰涼的唇附上那帶著酒味的唇瓣,吻住,舌頭,撬開他的牙齒,與他糾纏.

氣喘籲籲之際,他呢喃:"女人,這是你的,你不走……"

只一個熱|吻,孫然久經人事的便身子像火一樣燃燒起來.

上篇:我們兩清了,放了我吧!     下篇:你嫌我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