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你嫌我髒?  
   
你嫌我髒?

孫然嗚咽地Shen吟著,手,熟練地解著涼薄上衣的扣子.

"薄爺……我喜歡你."

她的一句喜歡,換來的是他更加激烈的回應,沉睡的地方一點點昂|首,抵著她.

"薄爺,我要你,我要做你的女人."清湯掛面的臉,染上了與那清純氣質不符的Yin||蕩之氣,她一只手釋放出他的YU望,坐了上去,瘋狂地動著.

翌日.

粉色的窗簾遮擋住了外面的陽光,屋內依舊昏暗一片,讓人分不清到底是清晨,還是傍晚.

光可鑒人的木質地板上,男人女人的衣物散落一地.

空氣里是濃濃的愛|液氣息.

粉色的大床上,孫然動了動酸痛的身子,緩緩睜開眼睛,想到昨晚她與涼薄的瘋|狂,她的新湖立即蕩起陣陣漣漪.

她側過身子,一手撐著下顎,貪婪地看著身邊還在沉睡的涼薄.

就在這時,涼薄醒了過來,當他睜開眼,看到身邊那張放大了幾倍的臉時,他的目光里,閃過幾分嫌惡.

"薄爺,你醒了."孫然笑靨如花,枕上他寬厚的肩膀.

"滾開……!"他冷著臉,推開他,起身,快速穿上衣服,他最討厭,趁著他喝醉妄想爬上他的chuang的女人.

整理好了衣服,他在上衣口袋里取出一張金卡,丟在床頭,道:"密碼******"

"薄爺,你什麼意思?"

"你的報酬."著,涼薄便頭也不回地離開,只留給她一個冷漠的背影.

她清湯掛面的臉,在他的身後一點一點變冷……

看著床上那張金卡,她冷笑.

他,把她當成什麼了

-*-*-*-*-*-*-*-

"喬姐,您這是要去哪啊?"

"喬姐,您要走,也要等薄爺回來再走啊……"

涼薄剛一進大廳,就看見拖著大行李箱,要往外走的喬薇薇.

"薄爺!"喬薇薇身邊的幾個緊張兮兮的傭人見到涼薄,立即恭恭敬敬地鞠躬:"薄爺!"

"都給我下去!"冷冷的目光掃了眾人一圈.

"是!"他一聲令下,大廳里所有人均在十秒鍾離開,並為他們關上了大廳的門.

喬薇薇看著有些衣衫不整的涼薄,目光定格在他胸前,脖頸上那一處處若隱若現的豔麗吻痕之上.

她的心,莫名的有些不爽.

她別過臉,不再去看他冰冷的眸子,拖著行李箱,就往外走.

擦肩而過之際,他死死捏住她的手腕,動了動唇:"就這麼急于跟我撇清關系?利用完了就想甩我?"他的聲音,有些沙啞,幽深的眸,宛若無底黑潭……

他身上,陌生女人的香水味撲鼻而來

"我們不是已經好了麼?"

喬薇薇Yu甩開他的手,可是,他卻握得更緊,像是要將那纖瘦的手腕捏碎一般.

"誰跟你好了?"他彎下腰,將她橫抱在懷中,進了電梯,任憑她如何掙紮,他也沒有放開她的意思.

"你放開我!放開我!"喬薇薇低吼著.

電梯門開,涼薄輕車熟路地走到他們的房間門口"嘭……"一腳踢開了門,將她狠狠摔在床上,帶著陌生香水味的身子,壓了上來.

他將她的雙手拉到了頭頂,一只手用力握住她的兩只手腕,道:"就給我乖乖呆在這里,哪里都不許去!到我玩膩你為止,你都是我的人!"他的語氣,一如既往的霸道,不容拒絕.

"你起開,髒."鼻息間,陌生女人的味道,讓她不由地聯想到他與別人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模樣.

"你嫌我髒?"

"你不髒麼?別告訴我,你昨晚沒跟誰上過床."

"你這是吃醋了?"

"只是擔心你找的床|伴不乾淨,沾上什麼細菌病毒的."

他的眸子,閃過一縷異樣的光,起身,在床頭櫃里找出手銬,腳銬,將她銬住,然後,大步流星進了浴室,丟下一句:"別做無謂的掙紮,即便出了這間房,沒我的命令,你也走不出大門一步."

"你混蛋!"

浴室里,嘩啦啦的流水聲灌耳而來.

她就如同一個木偶一般被他束縛在床上,看著他從浴室里出來.

此刻的他已經洗的神清氣爽,一條雪白的浴巾圍在腰間,健碩的身材,性感又迷人.

"你給我解開!我不舒服!"

"我馬上就讓你舒服起來."他薄唇一勾,冰眸閃過一絲曖昧,彎下腰,解開她的腳銬,卻並沒有解開她的手銬.

滾燙的唇瓣霸道地壓了下來,貪婪地吮|吸著屬于她特有的甘甜,芳香.

舌頭,直接長驅直入,纏住了她的舌.

他,用力撕開她雪白的衣衫,用牙齒解開她的文|胸,然後,含住她柔軟.

滾燙的手,在她身上細細描繪……

她的身子,又可恥地起了反應,眸中染上了一層Yu……

"你放開我……!"她掙紮,他卻毫不理會,抬起她的一條腿,昂首的Yu望擠了進來,一下一下地撞擊著.

"額……"她狠咬著下唇,不讓自己身Yin出聲,吹彈可破的臉,染上了一層暈.

整整兩個時的糾纏,他才停下了自己的強取豪奪,卻沒有出來,依舊壓著她,溫熱的指尖在她精美的下巴上來回描繪,道:"就乖乖呆在我身邊,我保證你日日高|Chao……"

"放了我!求你.你玩得起,我玩不起."

"這場游戲,開始的是我,喊停的也必須是我,你沒有資格."

"難道,你愛上我了?這麼不想我走……"

"……"他沉默,冰眸一眯,看著她,良久又揚起一邊唇角,道:"就這麼想走?"

"我早就過了."

"你信不信,你現在即便走出了這座古堡,不出七天,你還得回來……"

"不信……"

"好,那你現在就走……"他抽身而出,離開了她,為她解開了手銬,進了浴室.

她用紙巾清理乾淨身子,穿上衣服,便離開了房間.

上篇:怎麼,怕你愛上我?     下篇:知道你不夠,晚上我們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