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知道你不夠,晚上我們繼續  
   
知道你不夠,晚上我們繼續

六天後.

"總裁,喬姐要見您,叫她上來嗎?"涼氏集團總裁辦公室,涼薄慵懶地靠著辦公椅,一手捏著電話,一手把玩著手上的全球限量版白金鋼筆,嘴角,帶著一抹勝利在望的喜悅.

"叫她進來."罷,他慢悠悠掛掉了電話,修長的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地輕點著線條完美的下巴.

"女人,我早就過,不出七天,你准得回來……"他單揚起一邊唇角,一雙冰眸,越發的深不見底.

"嚓……"不和諧的推門聲,還有女人"咚咚咚……"的高跟鞋聲打破了一室的靜謐,涼薄滿意地抬起頭,笑盈盈地看著正手拿著文件夾一臉怒氣朝他走來的喬薇薇.

"這才第六天,你就按捺不住相思之苦了?"他的聲音有些懶洋洋的,帶著幾分玩味,卻依舊該死的好聽.

"啪!"色的文件夾重重砸在了他宛若神賜的臉上,在他臉上留下一道不深不淺的痕.

看著他氣定神閑的模樣,

"真卑鄙!你除了用金錢控制別人,你還會什麼?買光了市面上流通的所有股票,威脅大股東們將他們手上的股票高價賣給你!你這是在顯示自己的財大氣粗麼?"她俯下身子,雙手撐著桌角,字字句句的咬牙切齒,Xiong前的豐|滿,若隱若現.

"嗯……是……怎麼了?"他氣定神閑地看著她盛怒的眸子,伸出手,摸了摸那被她打疼的地方,一副泰山壓頂依舊面不改色的樣子.

"就因為我不聽你的,你就想要坐我的位置?你就要我的喬氏?"

"是……"薄薄的唇瓣微微上揚,一笑傾國,再笑傾城,目光在她胸|前的豐|滿處不斷打轉.

"你……"

"這個世界上只有我涼薄不想要的東西,卻沒有我涼薄得不到的東西……"他起身,緩緩走向她,微微低下頭,一根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對上她烈火燃燒的眸,一只手,捏住她Xiong前的柔軟,揉|捏著.

喬薇薇看著眼前儼如帝王的男人,心,不由地打了一個寒戰.

她怎麼就忘了,他是涼薄,站在億萬人之上的涼薄.

她怎麼就忘了,他是一個危險的男人.

在他面前,她永遠沒有主動權……

他,是一個將世界掌控在手里的王者.

"要怎麼樣,你才肯放過喬氏……"

"該怎樣,你應該明白.女人,我過,我的世界不允許別人先我一步離開……"他湊到了她的耳邊,徐徐吐著熱氣.

"用金錢,來囚禁我,你覺得有意思麼?"

"有意思……"他薄唇輕揚,呢喃著咬住她雪白的脖頸,如同吸血鬼一般霸道地吮吸著,像是要將那一處處雪白吞入腹中.

她不再動,任由他在自己身上,留下一朵朵豔粉色的桃花.

下一秒,她便被他圈在了冰涼的辦公桌上,他霸道的吻如同雨滴般落了下來.

她香甜的滋味,讓他Yu罷不能,只想要更多.

火熱的大掌輕車熟路地探入裙下,扯掉了她的Nei褲,十指與中指同時擠了進來,溫柔地碰觸著那溫熱濕|潤的秘密花園.

足足五分鍾,他才抽出了手指,將自己堅|挺的Yu望擠進了她的身|體.

所謂別勝新婚,他的動作霸道而瘋狂.

她的雙腿,不由自主地勾纏在他的腰間,粉色的長指甲在辦公桌上一遍遍滑動,像是要深深嵌入其中.

"啊~~~~"

"額~~~~"

難|耐的Shen吟不由自主地從唇齒間擠了出來,一聲高過一聲.

"妖精……"他粗喘著,看著眼神迷離的她,身|下的力度又加重了幾分.

"咚咚咚……"這樣的時刻,一切來自外界的打擾,都是刺耳而又令人煩躁的,偏偏不知道是哪個不知死活的,還一遍一遍地在外面敲門.

"Shit!"他低咒著,加快了身下的動作,在她身體里灑下溫熱的種子,抽身而出,整理好褲子,抽了紙巾,氣喘籲籲地為她清理著,道:"知道你不夠,晚上我們繼續……"

頭深深埋進她大腿深處,吻了吻那黏濁的地方,然後,為她穿上了Nei褲,又擦干了桌上的牛奶,將她抱下辦公桌,對著門口,道:"進!"

門緩緩而開,一身金色長連衣裙的美麗婦人走了進來,她的腳步很慢,肌膚勝雪,氣質優雅,舉手投足間,盡是貴氣.

她攏了攏頭上精致的盤發,笑盈盈地朝涼薄走著.

"媽……您怎麼來了?"涼薄的目光中閃過一絲驚喜.

"我怎麼就不能來了?做媽的想兒子來看看唄,你你都多久沒回家了?"千芳冷睨了喬薇薇一眼,轉而又滿面笑意地看著涼薄,握住他的雙手,眼神中,盡是愛意.

"媽,這是喬薇薇,我女朋友."涼薄抽回手,攬過衣衫不整,面色緋的喬薇薇,道.

千芳用那滿是鄙夷的目光將喬薇薇從頭到家打量了好幾遍,才冷哼道:"兒子,不是媽你,你年紀也不了,該找個好女人結婚生子了,不要老接觸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

千芳站在門外,聽到喬薇薇那銷|魂的叫|床聲,就直接在腦海里將喬薇薇歸類為Yin婦,再看她那衣衫不整的模樣,還有那張狐狸精一樣的臉,她就更加不喜歡她了.

這種女人,跟萬玲玲一個德行,只會用媚|術勾引男人.

喬薇薇自然聽出了千芳話里的意思,她也不傻,也看得出來,千芳有點不喜歡她,她蹙了蹙眉,倒也沒動聲色,只禮貌性地跟千芳鞠了個躬,道:"伯母您好."

"薇薇是吧,沒什麼事的話,你就先回去吧……"

"媽……您做什麼?"涼薄有些不滿.

喬薇薇冷哼一聲,挪開涼薄那放在自己腰間的手,道:"伯母,那麼我就先走了."

罷,她便整理了一下衣服,頭也不回地離開,看都不看千芳一眼.

"跟長輩話,她那是什麼態度?兒子,你在哪找的這個沒有禮貌的?誰給她的資本,居然這麼驕傲?"千芳看著喬薇薇驕傲離去的背影,自然氣不打一處來,對喬薇薇的印象自然也就更差了幾分.

"媽,您也有點過分了,哪有像您這樣跟人家話的?"涼薄自然也能看出來自己媽媽不是很喜歡喬薇薇.

上篇:你嫌我髒?     下篇:我這不是來滿足你的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