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我這不是來滿足你的麼?  
   
我這不是來滿足你的麼?

"你是知道的,我不喜歡她這種類型的,我喜歡的媳婦,應該像那個明星,就那個孫然那樣的,看著就乾淨純潔,多好呀."

孫然?

孫然三個字,讓涼薄劍眉微蹙,她乾淨純潔?一個趁著自己喝醉與他發生關系的人,能有多純潔.

"泡兩杯咖啡上來."涼薄拿起電話,對著電話那頭道.

隨後,便牽起千芳的手,走到沙發前,坐了下來,道:"對了,跟爸還好麼?"

"前兩天,跟萬玲玲徹底搬出老宅了,他們兩個在外面住."到這里,千芳高貴的臉籠上了一層落寞.

涼薄握住千芳的手,深吸了一口氣,道:"若不是看在涼意的面子上,我對她的報複,根本不會在毀了萬氏之後停止."猩的眸里,是彌散不去的怒氣.

"不停止,你又能怎麼樣,當年你毀了萬氏差點被你爸爸掃地出門不是麼?甚至還差點丟了繼承人的位置.若不是涼意怕你傷害萬玲玲,選擇了退出,那麼你……"提到當初的事,千芳就有些後怕.

千芳這話,倒讓涼薄想起自己的父親涼天佑為了一個萬玲玲,拿槍對著自己,揚要他性命的那一幕……

-*-*-*-*-*-*-*-*

喬家老宅.

推開門,撲鼻而來的便是濃濃的飯菜香氣.

華麗又陌生的大廳里,此刻正飄蕩著優美的鋼琴曲.

喬志海死後,陳碧華便將家里很多東西都換了新的,所有的擺設都跟以前大不相同,那張喬志海經常坐的沙發,也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最新款的歐式真皮沙發.

陳碧華新換的保姆陳媽正端著一盆熱騰騰的水煮魚往餐廳內走.

"姐回來了,洗手准備吃飯吧."

喬薇薇點點頭,換下拖鞋,洗了個手,步入了餐廳.

餐廳里,新換的水晶餐桌上,擺放著各種精美的食物,吃的正香的陳碧華與喬茉莉見到喬薇薇,用同樣嫌棄的表瞄了她一眼.

陳媽將半碗米飯和一雙筷子放到了喬薇薇面前,道:"姐,吃飯吧."

"一連在家呆了六天了,怎麼,不住夢園了?是被涼薄甩了?"喬茉莉一邊夾著水煮魚湯里的金針菇,一邊睨著喬薇薇,冷嘲熱諷.

"我以為搶了茉莉的男人,你可以跟他多長久……薇薇,你也不過如此啊."喬志海死了,陳碧華再也不必對喬薇薇嘴下留,再也不必話到嘴邊留半句,自然越發的口無遮攔.

"怎麼辦,恐怕,要讓你們失望了,我們倆好著呢."喬薇薇輕抬下巴,冷哼著,夾起一塊燒肉送入口中,優雅地吃著.

"既然好著呢,還干嘛回來住,誠心給我們母女找不痛快是不是?"啪……喬茉莉將筷子往追上一丟,雙手疊放胸前,聲音越發尖銳刺耳.

喬薇薇深吸一口氣,夾著米飯的動作停了下來,抬眸,冷冷看著喬茉莉,道"喬茉莉,最好搞清楚自己的身份,搞清楚你跟陳碧華現在能夠繼續以前奢侈的生活,是沾了誰的光.搞清楚,爸爸這棟房子,是在誰的名下.看不慣我?大可以滾,我不介意你們滾出我的家."

"啪……"冰涼的湯匙在陳碧華手中飛了出去,在喬薇薇光潔的額頭上留下了一塊刺目的印,然後墜落在地,粉身碎骨,瓷渣飛揚.

喬薇薇摸了摸被陳碧華打的生疼的額頭,猩的眸子瞪著陳碧華那張因為憤怒而扭曲的臉,道:"陳碧華,你又在找死了."

她不急不慢地起身,捏起自己面前盛著米飯的碗,毫比留地朝陳碧華丟去!

精致的瓷碗連帶著溫熱的米飯,徑直落上了陳碧華扭曲的臉,然後跌落在地,碎成幾片.

"啊!"陳碧華一手嫌棄地撥弄著臉上的大米飯,一手捂著被碗打的發了青的額頭,尖叫著.

"喬薇薇,你不要太過分!"喬茉莉見喬薇薇的架勢,也膽怯了起來,起身護著陳碧華,故作鎮定.

每次與喬薇薇針鋒相對,她都沒有贏過她,每次都會被她狠狠教訓一頓,她心里是有些害怕真的跟喬薇薇發生肢體沖突的.

"志海啊!你看看你養的不孝女啊,你這才走了多久啊,她就這麼對待我,我真是命苦啊!"陳碧華一邊撥弄著臉上的米飯,一邊故作哭腔地著.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聽好了,再有一次,你們都給我滾出去!我到做到!"在千芳那吃了一肚子氣,現在回家又在陳碧華喬茉莉這吃了一肚子氣,喬薇薇已然沒了胃口,驕傲地轉身,離開餐廳,上了樓.

回到自己的房間,帶上門,然後進了浴室,洗了個澡,換上一身黑色的真絲吊帶及臀睡衣,便睡下了.

銀白的月光,一泄如注,灑落在窗台.

朦朧之中聽到窗戶被拉開的聲音,然後,一陣冷風吹進屋里,她整個人縮進被子,這才感覺溫暖了許多.

黑暗中,一抹修長冷漠的身影跳進了屋子,"噠……噠……噠……"低沉的腳步聲,一下一下在空中飄蕩.

喬薇薇剛睜開眼,黑暗的身影,便壓了下來.

熟悉的氣息撲鼻而來,她睡眼惺忪地看著身上的男人,道:"薄爺……你怎麼來了……"

"我了,晚上會滿足你……我這不是來滿足你的麼……"黑暗中,她看不清他的臉,卻感受得到他灼熱的目光,也想象得到,他臉上那曖昧的表.

"唔……"一個火熱的吻覆蓋了下來,將她所有的話都堵在了口中,不知不覺中,睡衣,Nei褲都已被他扔在了地上.

他半跪在她身上,褪去自己的衣衫,然後,滾燙而又赤|Luo的身子壓了上來.

她自然地勾住他的脖子,黑暗之中,他們看不清彼此的臉.

他的唇,又一次覆蓋了上來,帶著灼人的溫度,舌,溫柔地纏住她的舌,索取著她香甜的汁|液.

上篇:知道你不夠,晚上我們繼續     下篇:誰說我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