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說好的,今晚讓我為所谷欠為  
   
說好的,今晚讓我為所谷欠為

柔柔的秋風撩起他的發,他的眸依舊深不見底,那樣幽深,讓人看不清他此刻的緒.

和煦的暖陽,在他墨黑的發絲鍍上耀眼的光圈.

喬薇薇唇角一勾,半開玩笑地著:"我想,你就給麼?"

"嗯……只要你要,我便給,哪怕你要的是我整個世界."修長的手指在她揚起的那邊唇角細細描繪.

深款款的話,任憑誰都會被感動到,她也不例外.

她的表刹那間凝固,看著涼薄,沒有話,心底最柔軟的地方仿佛被什麼碰了一下.

*-*-*-*-*-*-*-*-*-*-*

是夜.

原本舉行婚禮的海灘搖身一變,變成了今夜的晚宴場地.

唯美的燈光,七彩的氣球,深藍的玫瑰,優美的音樂,還有隨著音樂起舞的人,讓這一片海灘變得喜氣洋洋.

"沒想到,你會來."昂貴名酒拼成的酒塔前,一身豔深V高開叉敬酒服的喬茉莉睨著面前的喬薇薇,搖動著杯中如血液的酒,道.

"我來不過是為兩個即將步入墳墓的人默哀而已,作為他的前女友,為他默哀這種事,怎麼能少了我?"喬薇薇淡淡地著,看著另外一頭正跟別人有有笑的顧云,道.

搶她的男人,對她下藥,莫玲玲這樣的女人,她自然是打從心底里討厭的,所以,她的辭也就更加刻薄了一些.

"你……"此一出,莫玲玲的臉立即染上了一層不悅,倏爾又得意地笑著,抬了抬下下巴,睨著喬薇薇,道:"我能理解你,你不過就是嫉妒."

"嫉妒你?你有那個資格麼?"著,喬薇薇在酒塔上拿起一杯酒,優雅地喝著,依舊一身的高貴冷豔.

半滿的酒一飲而盡,她拿著空酒杯揚起唇角,道:"況且,我的身邊,現在還有一個所有女人夢寐以求的男人."

罷,喬薇薇便低眉冷冷睨了莫玲玲一眼,邁著優雅的步子,一步一步,走向正被眾星拱月的涼薄.

"你……你……"莫玲玲站在原地氣的直跺腳,五官微微扭曲.

"怎麼樣,薄爺,我的這個投資計劃您有興趣麼?"

"薄爺,我這也有個計劃,前期只需要投入一個億,後面就可以十倍賺回來."

涼薄的身邊幾個商場顯貴,正得眉飛色舞.

而他,卻只是一手捏著酒,一手放在褲子口袋里,默然看著身邊七嘴八舌的人,勾著一邊唇角,並沒有要發的意思.

天生冷漠的氣場,讓他自然而然地與眾人拉開了一段距離.

"薄爺……"喬薇薇撥開人群,走到涼薄身邊,挽著他的手:"我累了,咱們回去吧."

"你們的建議,我還需要跟我家這位好好商量商量……他累了,那麼……我們就先回去了."隨後,他將杯中酒一飲而盡,悠悠著.

我家這位……

如此親昵的稱呼,他的是那樣自然.

罷,他便攬著喬薇薇頭也不回地離開.

"這薄爺對這喬薇薇玩真的?"

"看樣子像啊……"

他們身後,眾人議論紛紛.

*-*-*-*-*-*-*-*-*-*

"叮……"隨著電梯門緩緩而開,帶著一身君臨天下氣息的涼薄攬著有些疲倦的喬薇薇出了電梯.

雖參加別人的婚禮,不過就是吃吃喝喝,但是這一天下來,還真是一點也不輕松.

"今天我可是陪了你一整天,一會兒,你准備怎麼報答我?"公寓門口,涼薄從後抱住正開著門的喬薇薇,下巴抵著她的肩膀,溫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耳邊.

"比如一會兒我讓你為所Yu為?"她推開門,道.

"這是你的?"他的舌尖不斷在她耳垂上打轉,手,從後伸到她的Xiong前,一邊揉|捏著,一邊推著她往屋里走.

屋內,沒有開燈,一片黑暗.

她伸手Yu開燈,動作卻因為他隔著Nei褲的撩|撥而停下,整個人,忽然軟綿綿的,沒有一絲力氣,像是馬上就要化作一團水.

她轉過身子,踮起腳尖,勾住他的脖子,黑暗中,雖看不清彼此的臉,卻能感受到彼此灼熱的溫度.

她主動吻上他的唇瓣,舌頭,學著他親吻自己的樣子,長驅直入地探入,溫柔地纏住他的舌頭.

淡淡的煙草味在口腔里蔓延開來.

她的主動讓他驚喜,他摟緊了她,加深這個纏綿的吻.

他們靠的是如此之近,近到臉彼此的心跳聲都可以聽得一清二楚.

"唰……"忽而,室內由暗轉明,孫然的一聲:"薄爺,是你嗎?"讓室內的溫度一下子冰到了極點.

喬薇薇錯愕地回過頭,卻依舊勾著涼薄的脖子.

只見一身白色連衣裙,素面朝天,睡眼惺忪,梳著花苞頭的孫然正愣愣緊緊貼在一起的他們,臉色煞白.

目光交彙的刹那,喬薇薇在孫然那雙清澈的眸子里,看到了一絲對她的恨意.

看見孫然,涼薄的目光忽然冷了下來,道:"知道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嗎?"

孫然定定地點頭,指甲深深嵌進掌心.

"知道還不快滾."他的語氣冷漠,不容拒絕.

"對……對不起!"孫然快速轉身,回到客廳,拎著千芳下午送給自己的粉色愛馬仕包包,穿上自己的鞋子快步離開.

"薄爺魅力無窮啊,人都追到這里來了."孫然走後,喬薇薇一改剛才的熱似火,冷冷推開涼薄,脫掉腳下那雙玫色的恨天高,赤足踏著腳下柔軟的羊毛地毯,走到客廳乳白色的沙發上,坐了下來,俯下身子,在乳白色的茶幾上,那過遙控器,打開電視,交疊起修長的雙腿,不斷換著台.

"怎麼,你吃醋?"他換上拖鞋,走向她,坐了下來,雙手將她抱起,放到自己大腿上,溫熱的唇,印上她光潔的脖頸,傾吐著熱氣,道.

"額……我吃的哪門子醋,只是能不能告訴你那些鶯鶯燕燕,不要隨便來這公寓?我不喜歡……"

"她的鑰匙可能是我媽給的,這公寓的鑰匙,除了我跟你,就只有我老媽有……"他的手不安分地將她的抹胸禮服向下拉了拉,肉色無帶文胸包裹的豐|滿呼之欲出.

"好的,今晚讓我為所Yu為……"

上篇:想要麼?     下篇:我不正經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