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我不正經麼?  
   
我不正經麼?

話音剛落,涼薄便將她的禮服拉到了Xiong部以下.

牙齒,熟練地解開她的Xiong衣,含住Xiong|前的那一顆葡萄,啃|咬,舔|舐……

喬薇薇顫|栗著勾住他的脖子,呼吸越發的急促,一抹微在臉頰暈染開來.

一張臉,儼如熟透的蘋果,帶著You|人的香味.

他的手指熟練地探入裙內,扯掉了她的Nei|褲,感受到她的濕|潤,一根中指緩緩地擠入,然後是無名指,十指……

"嗯……"

"額……"

她的呼吸伴隨著他手部動作的加快而越發急促,難|耐的Shen|吟聲自齒縫中擠了出來.

做足了十分鍾,他一點點抽回手指,溫熱的舌尖舔|舐著指尖溫熱粘滑的液體,灼|熱的地方抵著她……

"真惡心……"她換了個姿勢,跨坐在他身上,勾著他的脖頸,道.

"你的一切,都不惡心."他一邊唇角揚起,一笑傾城,釋放出自己的Yu|望……

"坐上來……"

她依坐了上去,灼|熱的堅|挺擠進了她濕|潤的身體,填滿了她的空|虛.

她悶|哼一聲,加快了自己的動作.

男人的低|喘,女人的Shen|吟,將氣氛帶到了最高點……

整整一夜,從沙發到地毯,再到床上,直到她徹底體力透支,他才松開了她,相擁而眠.

翌日.

喬薇薇睜開眼睛時,已經是下午兩點.

巴洛克風格的臥室里,還殘留著昨夜激烈的氣息.

她動了動快要散架的身子,然後伸了個懶腰,邁著酸痛的雙腿,赤Luo著往浴室走.

光滑嫩白的肌膚上,印滿了他的專屬印記.

洗過澡後,她畫了個淡妝,用遮瑕膏遮住了脖頸上的吻|痕.

烏黑的中分長直發自然地披散在兩邊,自然不做作.

換了一件色的修身襯加黑色高腰包臀短裙,腰間配一條黑色的寬腰帶.

纖腰,翹臀,長腿,這樣的打扮,將她的曼妙身材展現到了極致.

她站在床頭那鑲嵌著鑽石的橢圓形穿衣鏡前,再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發,確認衣著妝容完美無瑕後,才穿著拖鞋,手里提著一雙黑色的恨天高,出了房間,走到門口.

喬薇薇穿好鞋子,打開門Yu離開時,剛好撞見了拿著鑰匙預備開門的千芳.

"伯母"她禮貌性地對千芳笑了笑,道.

千芳用那充滿敵意的目光將喬薇薇從腳到臉打量了個遍,最終將目光停留在喬薇薇領口處那若隱若現的Ru|溝……

她很不喜喬薇薇的穿著,她的穿衣風格與曾經的萬玲玲實在是太像,穿的這麼Xing|感,無非就是想勾|引男人……

"我們談一談."千芳冷著臉,直接進了屋,換了拖鞋,徑直走向大廳,坐在沙發上.

喬薇薇看著千芳那高傲的背影,心里自然是不爽,但礙于她是涼薄的母親,她便按捺住了自己心里的那股不快,換上拖鞋,坐在千芳面前.

"既然這里就只有你我在場,那我沒必要遮遮掩掩的了,一句話,離開我兒子."千芳雙手交疊在大腿之上,睨著喬薇薇,冷冷著.

喬薇薇從來沒有想到,這樣狗血的劇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伯母,這話之前,不是還應該順便在茶幾上放一張巨額的鈔票麼?這樣才符合狗血偶像劇的劇啊."喬薇薇蹙了蹙眉,對于千芳的行為,她真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她跟千芳不過就是一面之緣,她就不明白了為什麼千芳就這麼討厭她,甚至到了憎惡的地步,或許這就是傳中的氣場不和?

"你想要多少?"

"我想要的,恐怕伯母你給不起."

"你想要什麼?"

"我想要涼氏的全部,伯母,你給得起麼?"喬薇薇慢悠悠地開口.

"你聽好了,如果你再敢纏著我兒子,我絕不會坐視不理.我的媳婦,必須是像然那樣乾淨正經的女人."指著喬薇薇的手,微微顫抖.

這個該死的丫頭,是在無視她麼……

"那麻煩先叫您的兒子不要糾纏我."

當她喬薇薇是什麼,偶像劇里那種柔弱女人麼,呵……

什麼叫必須是孫然那樣乾淨正經的女人,那意思就是她喬薇薇不正經麼……

罷,喬薇薇便起身,頭也不回地走向門口,穿上鞋子"嘭……"帶上了門.

剛起床就生了一肚子悶氣,真倒黴!

下了樓,她開著自己的蘭博基尼,狠踩著油門離開.

上了車,她按下了頂棚,涼絲絲的秋風在耳邊呼嘯著,將她的發絲吹的凌亂.

她拿起手機,撥通了涼薄的電話.

良久,電話那邊才傳來涼薄好聽的聲線:"怎麼,這麼快就想我了?"

"我糾纏你了麼?我不正經麼?我就那麼讓人討厭麼?"

電話這頭,會議室里的氣氛嚴肅無比.

正在跟公司高管開會的涼薄一手捏著眉心,一手捏著電話,聽著電話里喬薇薇的沒頭沒腦的問題,動了動唇,道:"你怎麼了?"

"我就問你,我纏著你了麼?我不正經麼?我就那麼讓人討厭麼?"

幽深的眸子掃了面前那群大氣都不敢出的高管們一圈,對著電話那頭,道:"是我纏著你,是我不正經,你一點也不討厭.我的回答你還滿意麼?"

看著涼薄那張略微溫和了的臉,高管們面面相覷,然後用那種好似看著陌生人的目光,齊齊看向涼薄……

"既然是這樣,你媽為毛還要來找我麻煩?我到底哪點得罪她了?"喬薇薇的語氣有些激動.

燈亮起……

"嗤……啊……"話時有些分了心,等她反應過來要刹車時,車子已經"嘭……"飛速撞上了前面那輛黑色別克.

"嘟嘟……"電話掛斷的聲音,還有剛剛電話里那一陣刺耳的刹車聲,女人緊張的尖叫聲讓涼薄的心一緊.

起身,掃了一眼正用同一種目光盯著自己的那群人,道:"散會!"然後,便緊張地邊往外走.

上篇:說好的,今晚讓我為所谷欠為     下篇:拿上它,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