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你是黑社會嗎?  
   
你是黑社會嗎?

涼意抬頭,目光似無意般地掠過對面天台上那一抹縮的黑影,淡然地轉過身,依舊一副穩若泰山的模樣,轉過身,雙手放在喬薇薇的肩膀,認真地著:"鸚鵡,趴|下."

罷,他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喬薇薇撲倒在地,緊緊抱著她朝身後那棵大樹的方向滾著.

子彈,悄無聲息地從消音狙擊槍內|射出.

身後,一顆顆锃亮的子彈與地面摩擦,濺起細碎的火花……

涼意始終用身體護著喬薇薇,如同呵護一件易碎的珍寶一般,胳膊肘與樹干劇烈撞擊,那是一種鑽心的疼……

"啊……"他用牙齒狠咬住唇瓣,悶哼.

喬薇薇任由他抱著,如同一只受驚的鹿.

任憑她外表偽裝的多堅強,多驕傲,她終究是一個女子,這種可能會丟掉性命的時刻,她怎能不怕.

他抱起喬薇薇躲到大樹之後,用身體死死護著她,急促又溫熱的氣息散落在她的脖頸.

鮮的液體,自他右後肩膀不斷往外湧著,在雪白的打底衫上暈染出一朵攝人心魄的血蓮花.

"Shit!"頂樓,鴨舌帽男人低罵一聲,將槍收起,風速離開……

"鸚鵡,你沒事吧?"他松開她,伸出左手,摸了摸右後肩膀那中了子彈的地方,淡定地看著自己血跡斑斑的左手,抬起頭,道.

喬薇薇瞥見了那一抹豔,立即轉過他的身子,看著那不斷淌血的位置,道:"你是黑社會嗎?沒事老有人追殺你."

他轉過身,眸子一緊,動了動蒼白的唇瓣,似笑非笑:"這次恐怕要你親自來了."左手,指了指自己受傷的位置.

不等她回答,他便霸道地攬著她的肩膀,往樓內走去.

身後,區的燈齊齊亮起,點亮灰暗的世界……

大廳里,也早已燈火通明,溫暖如斯,兩名保安見到涼意禮貌性地朝他頷首.

涼意的目光蜻蜓點水般子自他們身上一掠而過,攬著喬薇薇進了電梯.

背後,雪白的衣衫早已被鮮血染了一大片……

兩名保安錯愕地面面相覷……

*-*-*-*-*-*-*-*-*

跟隨著涼意的腳步進了門,燈光將眼前的昏暗空間點亮的刹那,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灰白色系的世界.

屋內的溫度,剛剛好.

與夢園的華麗裝修不同,這里的一切都是簡潔至極的,甚至沒有任何彩色的東西.

喬薇薇換上拖鞋,攙扶著涼意走到灰色的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頭頂,簡潔的白色圓形吊燈將他的面色映襯的越發蒼白.

他在彎下身子,將茶幾下的醫藥箱拿到了沙發上,道:"你來."

"要不找個醫生?"喬薇薇親眼目睹過他當時取子彈的樣子,想想就可怕,她真心下不了手.

"不,鸚鵡,我要你親自來……我要你親自為我取子彈,縫合傷口."他沾著血的雙手握住她的手.

他手心的溫度有一些涼,目光卻有些灼熱.

"好了,知道了."被他看的有些不習慣,喬薇薇打開急救箱.

他滿意地勾了勾唇,轉過身子,褪去帶著血的白色打底衫,露出了線條完美,傷痕累累的後背.

鼻息間,盡是他身上的血腥味.

喬薇薇看著血肉模糊的傷口里,那半露的彈頭,深吸一口氣,用酒精將鋒利的刀消了毒,然後學著他的樣子,狠咬著下唇切開傷口……

他的脖子處,早已青筋暴起,卻始終一聲不吭.

子彈被取出後,她又硬著頭皮為他縫合.

每一次的拉線,她都覺得像是在拉著自己的皮肉一般,毛孩悚然,粘著紗布的額頭上,細碎的汗珠不斷往外沁著……

他雙手握拳,牙齒狠咬著內唇,不曾喊痛.

包紮好傷口後,喬薇薇這才松了一口氣,將手上的工具往對面白色的茶幾上一扔,整個人癱坐在沙發上氣喘籲籲,看著那縫的歪七扭八的傷口,道:"非要讓我親自來,你是為了整我麼?"

"在我身上留下屬于你自己的專屬烙印,這是你的榮幸,多少人想要這機會還沒有呢,在這等著……我去換件衣服."他起身,摟著那讓人噴血的六塊腹肌,居高臨下地看著她,用力捏了捏她的鼻子,勾起那蒼白的唇角,似笑非笑.

罷,他便轉身離去,進了房間.

她吃痛,揉了揉微的鼻尖,倒沒話.

喬薇薇將他的休閑服脫下,放在一邊,然後將茶幾上的工具用酒精擦拭過後放進急救箱.

將急救箱放回原位後,她又將他地上帶著血的衣服還有棉花球扔進了一旁的垃圾桶,然後,打開電視機,百無聊賴地換著台.

很快的,換好衣服的涼意便走了出來.

一身白襯衫,搭配咖啡色筒褲,他的臉色比剛剛要好了許多,唇卻依舊有些蒼白,眼睛里帶著幾分笑意,走向喬薇薇,道:"鸚鵡,我們去吃飯."

"你還是別出去了,免得遇上仇家什麼的."想到剛剛的形,喬薇薇就覺得膽戰心驚.

如果當時涼意沒有看見那個人,那麼……很有可能他就會死在自己面前.

"你放心,就他們那點本事,還殺不死我."他云淡風輕地著,好似在訴別人的事一般.

"放心,在他們殺死我之前,我會先下手為強."狹長的眸子一眯,一股殺氣在周身四散開來……

看著她,喬薇薇不由地心底一冷,道:"你不會是黑社會吧?"眸中,帶著幾分探尋.

"時黑時白……走吧,我們去吃飯."

他轉身,邁著修長的雙腿往門口走,喬薇薇緊隨其後……

*-*-*-*-*-*-*-*-*-*-*-*-*

飯後,涼意將喬薇薇送到了涼薄的公寓樓下.

昏暗的路燈下,黑色的卡宴低調地停了下來……

幽暗又安靜的車廂里,喬薇薇扭頭,看著涼意,道:"今天很謝謝你."

涼意勾了勾唇角,扭頭,左手握著方向盤"真想謝謝我,就親我一下如何?"

"涼意!我是薄爺的人."她蹙了蹙眉,提醒著.

他的眸,閃過一絲落寞,笑容僵在嘴角,看著她,道:"或許有一天,你也會成為意爺的人."

"……"喬薇薇沉默著回應他,然後推開車門,下了車,頭也不回地進了燈火通明的大樓.

樓上,一襲黑衣的涼薄站在落地窗前,靜靜看著腳下的一切,一雙眸,深不可測……

^^^^^^^^^^^^^^^^^^^^^^^^^^^^^^^^^^^^^^^^^^^^^^^^^^^^^^^^^^^^^^^^^^^^^^^^

感謝讀者dengmingqin86千島星蜂周明明20的月票,麼麼噠.

上篇:拿上它,滾!     下篇:你的目光只能為我一人停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