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除了揮/刀/自/宮什麼都干  
   
除了揮/刀/自/宮什麼都干

蘇清城家在V市C區的一處普通區里.

區內環境雖然還算清雅,但是,與涼薄他們這群富人們居住的地方相比,當然還是天壤之別.

鮮少有豪車出入的區,忽然出現了蓮花,法拉利,邁巴赫這等昂貴的車,自然吸引了不少住戶的側目圍觀.

月朗星稀.

頂樓天台上,燈火通明,香味彌漫.

周楚榆與蘇清城正肩並肩站在燒烤架前認真地烤著各種食材.

涼薄,喬薇薇,歐向北三人正圍坐在棗色的實木餐桌旁,吃著烤串,喝著啤酒.

歐向北翹著二郎腿兒,一手拿著一串雞翅啃著,一手拿著一大杯啤酒,一雙黑白分明的桃花眼,卻一直冷冷睨著那正跟周楚榆有有笑的蘇清城.

喬薇薇看著歐向北的表,勾起唇瓣,放下手中的一串羊肉串,道:"向北,我們兩個比賽怎麼樣?"

正慢悠悠喝著啤酒的涼薄放下酒杯,饒有興致地看向喬薇薇……

"好啊比什麼?"歐向北收回視線,捏著雞翅,眯眼痞笑,左耳一顆幽藍的寶石耳釘閃著璀璨的光.

"我們比賽喝酒,一人一杯酒,最後喝完的要答應先喝完的一個條件,怎麼樣?"喬薇薇將面前滿滿兩大杯啤酒往桌中間一推,笑.

"行,你先喝,喝剩下一半時,向北再喝,讓我看看你倆到底誰贏."涼薄眼帶笑意地攬過喬薇薇的肩膀,一手把玩著她的發絲,道.

歐向北一臉黑線……這還用麼……要這麼比,擺明是他輸啊……還不如直接叫他答應喬薇薇一個條件不就得了……

"怎麼樣,向北?"涼薄悠悠開口,問道.

看薄爺那陰險狡詐的眼神,這哪里是詢問他的意見啊……重色輕友的家伙啊!

"額……行!"歐向北深吸一口氣,重重地點頭,尼瑪,他豁出去了啊!

"那我開始了"喬薇薇倒一點也不反對涼薄的提議,直接拿起桌上的啤酒杯"咕咚……咕咚"喝著……

歐向北認真看著喬薇薇杯中的酒,等喬薇薇喝剩下一半時,他拿起酒杯,大口大口喝著,杯中的酒幾口就下去了三分之二……

涼薄看著喬薇薇杯里剩下的酒只比歐向北少一點點,倒也沒動聲色,只靜靜玩著打火機,看著歐向北杯里的酒……

當歐向北的酒已經到了杯底時,涼薄一腳踢向歐向北的椅子……

這一腳下去,椅子直接被踢翻.

"啊!"伴隨著一聲慘叫,歐向北連酒直接摔在了地上……

酒杯沒破,但是剩下的一口酒全灑在了地上,而他也摔得不輕.

端著烤好的食物往這邊走的周楚榆與蘇清城憋著笑,故作淡定地將盤子放在桌上,坐了下來.

"我喝完了!向北,你輸了!"喬薇薇放下酒杯,起身,笑看著狼狽地趴在地上的歐向北.

歐向北憋屈地爬了起來,坐在地上,一手握著空酒杯,一手不斷揉著摔疼的雙腿,一臉吃癟的表看著喬薇薇,道:"好吧,你贏了!"

TAT他就不該跟喬薇薇比這個賽,哪有這樣的,一看人家要贏了就耍手段啊!

而"罪魁禍首"涼薄卻依舊氣定神閑地坐在那里,一手拿著烤串,一手拿著酒杯,與眾人碰杯.

"恭喜清城獲得最佳導演獎."

歐向北恨恨地看了一眼正在碰杯,根本就直接無視了他的眾人,拍拍身上的灰塵起身.

他拿著空杯子,走到椅子上坐了下來,道:"得,薇薇,你想要我答應你什麼條件?我先聲明啊,揮|刀|自|宮之類的我肯定不帶干的……我們家就我這一棵獨苗."

歐向北的一句話,差點讓眾人噴酒……

喬薇薇放下酒杯,看著歐向北,道:"我們玩真心話,我問你什麼你就答什麼,不准撒謊,不准遲疑,所有問題必須一秒內答複,怎麼樣?"

"啊……這個……"歐向北原本是遲疑的……但是當他看到那正用那如劍一般的目光睨著自己的涼薄時,他立即點頭道:"行……不是揮刀自宮,干嘛都OK……"

為了逗薄爺女人開心,他豁出去了啊!

蘇清城,周楚榆三人也放下了酒杯,頗有興趣的樣子看著歐向北.

"你喜歡什麼樣的女人?"

"漂亮的……"

"怎樣才算漂亮?"

"我看著舒服就算漂亮."

"楚榆姐你看著舒服嗎?"

"舒服."

"那你喜歡嗎?"

周楚榆的心刹那間提到了嗓子眼兒,捧著酒杯的雙手,微微顫抖……

他,會如何回答她?

歐向北遲疑了一會兒,看了周楚榆一眼,而周楚榆也正用一種期待又緊張的眼神看著他……

"不……不喜歡."歐向北道,完便拿起面前的一大杯啤酒,咕咚咕咚一飲而盡,然後"咚……"用力放下酒杯,看著喬薇薇,又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眯眼笑著,道:"問完了麼?"

從回答完"不喜歡"後,他始終沒看周楚榆一眼……

周楚榆的眸子暗了暗,苦笑著,沒有話,為自己倒了滿滿一杯啤酒,咕咚咕咚地喝著,暗暗問自己:"周楚榆,你在期待什麼?"

嘴里的啤酒有些苦澀,但卻及不上她心里的半分之一苦.

一旁,蘇清城聽到歐向北的回答,心漸漸放回原處,滿意地笑了笑.

涼薄不動聲色地瞥了歐向北,周楚榆,蘇清城一眼,沒有話.

氣氛似乎一下子冷了下來,所有人都不發一.

沖動過後,喬薇薇才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是多麼的不應該,她往周楚榆身邊湊了湊,輕拍了一下正在喝酒的周楚榆的大腿……

周楚榆握住她的手,放下酒杯,朝她笑了笑,示意她不要放在心上……

"吃串兒,吃串兒,都涼了……"蘇清城將烤串又往桌中間推了推.

"來,吃吃吃……"歐向北率先拿起一串烤茄子,大口大口吃著.

"對了,給你們講個笑話,我昨天在酒吧廁所尿尿啊,尿著尿著一個美女走了進來,我還以為她仰慕我所以一路跟進來的呢,我就抖了三抖,趕緊穿好褲子,朝她拋了個媚眼兒啊!誰知道美女好淡定地走到我身邊,直接解了褲腰帶,站著就尿啊……尼瑪的,我再一看,是個人妖啊!"歐向北眉飛色舞地著.

"噗……"

此一出,原本僵硬的氣氛瞬間緩和了下來,就連涼薄都沒憋住笑.

所有人都在笑,只有周楚榆沒有,周楚榆只是一直在喝酒,好像周圍所有的喧鬧都與自己無關……

又一大杯啤酒下肚"嘭……"周楚榆用力放下酒杯,搖晃著起身指著歐向北道:"歐……歐向北……"

上篇:這招數大爺已經玩爛了!     下篇:她喝醉了,我送她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