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她喝醉了,我送她回去.  
   
她喝醉了,我送她回去.

正狂笑不已的歐向北與涼薄,喬薇薇,蘇清城三人臉上的笑容僵住,齊齊看向正指著歐向北的周楚榆……

她明顯喝多了,平時她才不會是這副模樣,就連站在那都是搖搖晃晃的,一張臉的像熟透的蘋果.

"哼……哼……哼……"周楚榆苦笑著,頂著昏昏沉沉的腦袋,一步一步踉踉蹌蹌走到歐向北身後,雙手用力拍著歐向北的肩膀,道:"歐向北,我也不喜歡你……真的……我也不喜歡你……"

淚如同斷了線的珠子一般從她那微的眼眶里掉了下來……

歐向北扭過頭,一顆淚珠子落在了他的臉頰,那樣滾燙.

明明是燙在臉頰,為什麼他的心卻跟著酸楚了起來……

"歐向北,我不喜歡你,我真的不喜歡你……"周楚榆又哭又笑,一個踉蹌身子向後倒去……

"心!"歐向北忙伸出手扶住她,起身,對眾人道:"她喝醉了,我送她回去."懷里的人軟軟的,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撲鼻而來……

歐向北彎下腰,將搖搖晃晃的周楚榆橫抱起,對這種人道:"我送她回去……"

著,歐向北便橫抱著周楚榆離開.

蘇清城看著歐向北的背影,眉心的"川"字漸漸加深……

雅黑色的邁巴赫在車影稀疏的馬路上平穩地前行,車外,城市的繁華一閃而過.

車內,醉的不省人事的周楚榆用一種最舒服的姿勢靠著靠背,沉睡著,嘴里還不斷地念叨著"你不喜歡我,我干嘛還要喜歡你……"眼角,不斷有溫熱的淚水流出……

"歐向北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在周楚榆黑色的香奈兒經典款黑包里摸索著鑰匙,摸了好一會兒,也沒找到.

"楚榆,你家鑰匙呢?"

"鑰匙……鑰匙在鑰匙圈上啊……"她低聲呢喃,醉醉語.

"……"

歐向北不再話,將她的包包剛回她的腿上,掉轉了方向,朝自己的別墅開去.

別墅門口,歐向北停下了車子,將一身酒氣的周楚榆抱進了客廳,然後將她放在了沙發上.

周楚榆用力一踢,腳上的鞋子便直接與歐向北的臉擦身而過,飛出了一米之外,然後,她閉著眼,摸到了抱枕,抱住,找了一個最舒服的姿勢蜷縮在著,就像一個沒有安全感的孩子.

歐向北深吸一口氣,緩緩半蹲了下來,手輕撫著她的發絲,一改平時的玩世不恭,面色凝重,緊蹙著眉頭,道:"傻丫頭……"

*-*-*-*-*-*-*-*-*-*-*-*-*-*-*

喬薇薇與涼薄回到公寓樓下已經是十二點鍾.

下了車,涼薄將車泊好,便攬著喬薇薇往樓內走.

喬薇薇抬頭,看著從涼薄公寓里透出的燈光,邊走,邊對涼薄:"不會又是你哪個顏知己來這公寓了吧?"

"什麼?"涼薄攬著喬薇薇進了電梯,沒整明白喬薇薇在什麼.

"剛剛沒看到咱們家的燈是亮著的麼?"

咱們家’好平凡的三個字,卻讓他的眸閃過一絲喜悅.

因為'咱們家’三個字,他的心忽然大好.

"沒注意……"他轉身,捧著她的臉不斷揉著.

她的臉,在他手中直接變了形,她吃痛:"啊……痛啊……"

"咱們家?咱們家?"他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捧那被自己揉的臉,悠悠著.

"叮……"電梯門開.

"到了……"喬薇薇尷尬推開他,率先一步走出了公寓.

他跟在身後,雙手放進褲子口袋里,邁著修長的雙腿,一抹笑意在臉上暈染開來,走到門前,開了門.

屋內,燈火通明,溫暖如斯……

喬薇薇換上拖鞋,走到客廳……

此刻,孫然正坐在客廳沙發上.

此刻的她紮著馬尾,露著光潔的額頭,一襲白色長連衣裙,長度剛好蓋過腳背,素面朝天,看起來毫無攻擊力的樣子.

她面前的茶幾上放著一個精致的碎花保溫壺.

見到喬薇薇,孫然有一秒種失神,而後朝喬薇薇笑了笑,道:"喬姐."

喬薇薇慢悠悠走到孫然面前坐了下來,不冷不熱地朝她點了點頭,眼眸中帶著幾分不悅,倒也沒話.

涼薄皺著眉頭,冷冷了句"你又來這做什麼?"然後做了下來,低了低身子,拿起桌上的橘子,慢悠悠剝著.

"伯母叫我來給你送雞湯,所以……"孫然放在大腿上的雙手因為緊張緊緊攥在一起,話的聲音微顫,目光一直定格在涼薄的臉上,怎麼也挪不開了.

"我媽給你的鑰匙呢?"涼薄將分開一片橘子放進喬薇薇嘴里,悠悠著.

喬薇薇靜靜看著孫然,臉上沒什麼表……

"在……在包包里……"

"拿出來……"

他的眼神冰冷至極,語氣堅決,不容別人拒絕.

強大的氣場,讓孫然的心不由地顫了顫,不由自主地從包包里取出鑰匙,道:"在這呢."

"滾吧……"涼薄拿過鑰匙,直接丟進了垃圾桶,然後將手里的橘子放在喬薇薇手心,在茶幾上取了濕紙巾,擦了擦手……

孫然看著他擦手的動作,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屈辱.

她苦笑著,起身,背上自己的白色香奈兒包包,快步離開……

"孫然."

身後,喬薇薇的聲音讓她頓了頓步子,她回過頭,看向喬薇薇……

"做人要有尊嚴,以後自取其辱的事不要去做.還有,我不喜歡別人隨便進出我喬薇薇住的地方,明白麼?"喬薇薇冷睨著孫然的背影,慢悠悠地著.

"嚓……"她沒有話,轉過身,深吸一口氣輕輕帶上了門.

站在門口,她垂落在身側的雙手緊緊握成拳頭,深深的恨意在她心里紮根,肆意增長,結成滕蔓,糾纏著她的心.

喬薇薇……憑什麼這樣她…!她不也只是涼薄的人麼?她憑什麼在她孫然面前趾高氣昂的……

她著眼圈,進了電梯.

電梯門關後,她在包包里取出手機,撥通了母親的電話,道:"喂,媽,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忙."

上篇:除了揮/刀/自/宮什麼都干     下篇:我許你一世Xing/福……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