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85】那也夠不要臉的了!  
   
【85】那也夠不要臉的了!

浴室里一陣一陣嘩啦啦的流水聲,讓歐向北從睡夢中清醒過來.

他動了動身子,看著周圍陌生的一切,回想起昨晚的一切,心中忽然一陣懊悔……

目光,無意間落到了周楚榆躺過的位置上.

那一抹豔,心中的懊悔又加深了幾重.

他忽然有些不知所措.

這種況,從來不在他的預想范圍之內.

他從沒想過,有一天,自己會跟周楚榆酒/後/亂/性,甚至在神志不清的況下占有她的第一次.

啊啊啊……他居然不要臉地拿走了人家的第一次……雖是酒後神志不清,但也是夠不要臉的了!

"啪!"他狠狠抽了自己一個耳光.

"吱…"就在這時,浴室的門被緩緩拉開,身圍著一條雪白浴巾的周楚榆緩緩走進了房間.

那裸露在外的鎖骨上,幾道吻痕是那樣刺目.

像是在提醒歐向北,自己昨晚的行徑到底有多禽/獸.

四目相對時,歐向北與她的臉上都帶著難以掩蓋的尷尬.

看了她一會兒,歐向北連忙整個人縮進了被子里,只露出一只眼睛,想到自己那麼禽獸,就覺得自己沒臉面對周楚榆.

周楚榆搖頭一笑,走到床頭,拿過吹風機,然後,走到對面的穿衣鏡前,默然吹著頭發.

周楚榆轉過身後,歐向北的另一只眼睛也露了出來,卻依舊用被子遮著自己的半邊臉,如同一個羞澀媳婦一樣看著周楚榆的背影.

周楚榆透過鏡子,將他的表盡收眼底,一抹笑意,在嘴角暈染開來.

這樣的歐向北,是她從來不曾見過的.

印象中,他一直是個桀驁不馴的花花公子,流連在女人堆里,身邊鶯鶯燕燕無數,不管面對怎樣的況都收放自如,絕不會有半點害羞.

看著他這樣,她只覺得有些好笑.

"楚……楚榆……"歐向北看著周楚榆纖瘦的背影,聲音低低的.

周楚榆關上吹風機,轉頭,撫了撫松散的發絲,道:"嗯?"

"昨晚……昨晚對不起啊,我昨晚可能是酒精麻醉神經導致大腦短路,然後才會對你做出那麼禽/獸的事的……你准備讓我怎麼負責你吧."歐向北將被子拉過頭頂,大聲著,雙手懊悔地不斷捶床,像個孩子.

周楚榆將吹風機放在一旁的梳妝台上,笑著走到他身邊,坐了下來,拉開他的被子.

墨黑的發絲輕撫過他的臉,淡淡的香味撲鼻而來.

"從來不知道場上所向睥睨的歐少也會有這樣的時候.你准備怎麼對我負責?"周楚榆放手放在被子上,看著他,笑意嫣然.

"那都不一樣好不好,我玩的那些女人都是場高手好不好,跟他們在一起你我願,我沒愧疚感,可是跟你就不一樣了……你放心,我會把這事跟我們家老太後的,正好她最近不也逼婚呢麼,我們倆就挑個良辰吉時把事辦了……"歐向北緩緩起身,揉了揉凌亂的發絲,道.

"結婚?"

"對啊,結婚……對……結婚,你等著,我這就回去好好的認真地跟我家老太後這件事.你等著我啊……"著,歐向北就彎下腰,撿起地上的衣褲,胡亂穿在身上,整理了一下,衣衫不整地走出了房間.

周楚榆跟在身後,看著他快步下樓梯的樣子,手扶著扶手,道:"你慢點,當心摔了……"

她話音剛落,他一回頭,直接一個一個踉蹌"咕嚕……咕嚕……"滾下了樓梯.

周楚榆慌忙跑下樓,走到他身邊蹲了下來,扶起他,道:"你怎麼這麼不心."

"沒……沒事.我好得很."歐向北起身,尷尬地笑著,揉了揉頭發,又道:"你等我啊."罷他便又快步跑到門前,換上鞋子,離開.

*-*-*-*-*—*-*-*-*—*-*-*-*-*-*-*-*-*-*-*-*-*-*-*-*-*-*-*-*-*-*-*-*-*-*-*-*-*-*-*

公寓里,喬薇薇正與涼薄在床|上打得火熱.

高|潮迭起中,她粉嫩的指甲深深嵌入他的後背,抓出了一道道色的印痕.

"嗯……"

"啊……"

她淺淺地Shen|吟,迷離地看著在她身上努力耕耘的涼薄.

"叮咚……叮咚……"門鈴聲,不合時宜地響起.

夾雜著急促的敲門聲.

"Shit!"涼薄低罵一聲加快了身|下的動作.

釋放出自己身體里的YU望後,他抽身而出,抓起地上的浴巾,圍在腰間,一臉煩躁地推開門,穿過客廳,走到門口,開了門.

"涼薄,我有大事要告訴你."歐向北看見涼薄,立即走上前,雙手抓著涼薄的手腕,一臉緊張兮兮的模樣……

"你怎麼了?"涼薄黑著臉,嫌棄地撥開他的雙手,刻意向後退了退,倚門而立,跟他保持距離.

"我跟周楚榆我們昨晚酒後亂Xing……然後,然後我決定等下打電話給我們家老太後,告訴她這個消息.為我默哀吧,我馬上就要進入婚姻墳墓了."歐向北靠著牆,長歎了一口氣道.

"哦……"涼薄懶懶地動了動唇,然後,再次進了房間"嘭……"帶上了門,不再理會歐向北.

"靠……你什麼態度……你不會暗戀我吧……聽我要結婚了,臉居然這麼黑……"

歐向北碎碎念著,然後吃癟地離開.

涼薄再次回到房間時,喬薇薇已經坐了起來.

她將雪白的被子圍在腋下,看著朝她緩緩而來的他,道:"歐向北剛剛吵吵的什麼?什麼酒後亂|Xing,什麼墳墓?他跟楚榆姐兩個人酒後亂Xing了?"喬薇薇的眼睛里,帶著幾分驚喜.

"嗯……他是那麼."涼薄走到床頭,坐了下來,雙腿優雅地交疊,攬過她的肩膀,又道:"剛剛,不夠盡興,身體並未得到真正的滿足,要不,我們倆繼續?"

眼神里,一層曖昧在流轉.

上篇:【84】意/亂//迷     下篇:【86】承受不住你的如/狼/似/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