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97】再飛切J/J  
   
【97】再飛切J/J

進了門,一股暖意撲面而來.

周楚榆將拖鞋放在喬薇薇腳下,為喬薇薇脫掉腳下一雙沾著泥土與落葉碎渣的色高跟鞋……

喬薇薇順勢將腳放在拖鞋里,道:"楚榆姐,我想洗個澡."

周楚榆起身,拍拍喬薇薇的肩膀,道:"嗯,走吧,去我房間洗."

著,周楚榆牽起喬薇薇的手,溫婉一笑,拉著她上了樓.

一進房間,喬薇薇便直接進了浴室,周楚榆坐在床上,看著喬薇薇離去的方向,一陣心疼.

她起身,走進自己華麗的衣帽間,取了一條乾淨的淡紫色睡裙,推開了浴室的門.

浴室里,正浸泡在溫水里的喬薇薇看見周楚榆走了進來,強擠出一個笑容……

周楚榆將睡裙放在洗手台上,道:"這是我新買的,沒穿過的,你等下就穿它吧."

"謝謝你……楚榆姐."喬薇薇微微一笑,道.

"不用,你先洗,我出去等你."周楚榆打了一個呵欠,看著喬薇薇,再次溫婉一笑,走出了浴室.

二十分鍾後,換上了一身淡紫色睡裙的喬薇薇腳踩著拖鞋,走出了浴室.

房間里,周楚榆正坐在沙發上百無聊賴地換著台,面前擺著一杯熱騰騰的姜湯,還有一瓶碘酒,一包棉球,兩塊紗布.

看見喬薇薇出來,周楚榆立即朝她擺擺手,道:"薇薇,過來,我看你手摔破了,我給你包紮下."

看著茶幾上那一杯簡單的姜湯,還有碘酒紗布,喬薇薇只覺得心中一暖.

她緩緩走到周楚榆身邊坐了下來,朝周楚榆伸出手……

周楚榆用棉球蘸取了一些碘酒,心翼翼地往她傷口上塗著.

碘酒滲入肌膚,明明很痛,喬薇薇卻一點也感覺不到疼……

整個人,如同麻木了一般.

上了碘酒後,周楚榆熟練地為她兩只手纏上了紗布,然後,將姜湯放在她手中,道:"喝了它,你剛剛淋過雨,驅驅寒.別感冒了."

喬薇薇直接將姜湯一飲而盡,放下杯子,動了動蒼白的唇瓣,強顏歡笑,道:"謝謝你楚榆姐."

姜湯里明明加了糖,她卻覺得苦澀無比.

她直接挽住周楚榆的胳膊,整個人靠在她懷里……

這麼長時間的接觸,從就沒有什麼朋友的她,早就已經把周楚榆當成了自己最好的朋友,最親的姐姐.

也只有在周楚榆面前,她才會放下自己身上所有的堅強,撕開自己所有華麗的偽裝.

"怎麼,跟薄爺吵架了?"周楚榆側過臉,摸了摸她洗的松散柔順的發絲,問道.

喬薇薇的目光,因為周楚榆的話而再次黯淡了幾分.

吵架?那算是吵架麼?

"他……要結婚了,楚榆姐……你知道麼?"喬薇薇坐直了身子,轉頭看著周楚榆,輕描淡寫地著.

再怎麼極力輕描淡寫,眸中的那一縷殤還是暴露了她的內心.

"你什麼?結婚?不可能吧?跟誰啊?"周楚榆驚訝的看著喬薇薇,一臉的不可思議……

"是啊……結婚,還是奉子成婚,對象就是孫然……"著,她無力地勾起一邊唇角.

"孫然?……就她?"周楚榆本身就對孫然沒什麼好印象,再聽喬薇薇這麼一,心中自然大為不爽.

"是……就是她……她壞了薄爺的孩子……她即將成為涼家的少奶奶……而我跟薄爺的關系,也會到此為止."喬薇薇聳聳肩,握住周楚榆溫熱的手,道.

"薄爺就為了她要跟你分手?"周楚榆蹙起眉頭,問道.

"不是……是我提的……他的意思是結婚了依舊讓我呆在他身邊,那我不就成了他們婚姻里的第三者了麼,楚榆姐,我媽媽曾經就是因為第三者的插足而絕望到割腕自殺的,我媽媽躺在血泊里的樣子我到現在都忘不了,我恨死了第三者,我怎麼可能自己也去當第三者呢?如果我真那麼做了,那我跟當初的陳碧華又有什麼區別?"喬薇薇長歎一口氣,一字一句認真地著.

"所以,你就跟薄爺吵了一架,然後出來了?"

"是……我跟他了,想要我留下,那就別結婚,他不行……也許,他也是喜歡孫然的吧,既然如此,那我更該成全他們倆了不是麼?"想到當時她跟涼薄叫他不要結婚時,他那遲疑的樣子,她的心又開始一陣一陣地抽痛.

"乖……別傷心,我總覺得這事兒太奇怪了,薄爺明明是喜歡你的,又怎麼會忽然莫名其妙要跟孫然結婚,或許他有什麼苦衷呢?等我明天問問他……"周楚榆將喬薇薇攬入懷中,像一個大姐姐一樣安慰著喬薇薇,手,不斷撫摸著她的頭發.

"他能有什麼苦衷,這又不是狗血偶像劇……算了,這樣也好,正好我也趁機抽身,離開他的世界,去尋找我自己的一片天……"喬薇薇緊緊抱住周楚榆,臉靠在她的肩膀……

一滴熱淚,浸濕了周楚榆的肩膀.

周楚榆推開喬薇薇,伸出手,拭去她臉上的淚水,道:"乖,別哭……"

"楚榆姐,我好困,我想睡一覺……"她推開周楚榆,道……

傷心時,她總喜歡一覺睡過去,因為只要睡過去,就可以逃避所有的一切,心也就不會疼,

"好……你趕緊上床睡覺吧,我一會兒也睡."周楚榆扶起喬薇薇,道.

喬薇薇點點頭,轉身,長歎一口氣,大步走到雪白的大床前,鑽進了被窩,動了動酸痛的身子,閉上雙眼.

看著喬薇薇上了床,周楚榆拿著手機,輕輕推開臥室的門,走了出去.

站在門口,周楚榆撥通了歐向北的電話.

電話這邊.

歐向北睡得正香,聽到"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的電話鈴聲時候歐向北直接煩躁地翻了個身,低罵道:"去你媽的汪峰,飛你妹啊飛……再飛切**……"

"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電話鈴聲依舊不依不饒……

"我靠~!"歐向北暗罵一聲,伸手摸到床頭櫃上的電話,閉著眼睛,道:"誰啊,這麼坑爹,居然給大爺開半夜叫醒業務……"

"向北……薄爺到底怎麼回事兒,怎麼忽然要結婚?還是跟孫然那種檔次的?"

周楚榆的問題讓歐向北一個激靈,整個人瞬間清醒了過來,整個人彈簧般坐起……

上篇:【96】你別得寸進尺……     下篇:【98】你放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