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98】你放開我!  
   
【98】你放開我!

"額……你聽了?就是奉子成婚唄,還能咋的……再了,涼薄的性格別人不知道,你我還能不知道麼?他本來就反複無常的.除了沐凡,他跟誰長過?跟薇薇這麼長時間,為她花了那麼多心思,已經很難得了……"歐向北咽了咽口水,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臉,道.

完,他又摸了摸自己的臉,臉沒有,也不發燒,再摸摸自己的心髒,也沒有加速跳動……

他瞬間就好佩服自己,謊話臉都不帶的,心都不帶跳的……

"就這麼簡單?就沒點兒內什麼的?"電話這邊,周楚榆狐疑地道.

"能有什麼內啊,你當咱們現在在這拍偶像劇啊,還內,內就是孫然懷孕了,涼薄要對人家負責,就這樣,行了,不要跟我話了,我要睡覺……"罷,歐向北直接掛斷了電話……

周楚榆聽著電話里面的掛斷聲,好看的眉毛再次緊蹙起來,深深歎了一口氣,低罵道:"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

盯著手機屏幕看了好久,周楚榆才轉身,回到房間.

房間里,靜謐無限.

面色蒼白的喬薇薇整個人縮在被子里,像一個沒有安全感的孩子……

"哎!"周楚榆再次長長歎了一口氣,搖了搖頭,用遙控器關了燈,而後,也爬上了床.

喬薇薇側過身子,睜開雙眼,看著透過窗簾縫隙散落進來的陽光,卻是睡意全無,頭痛得厲害.

剛剛周楚榆跟歐向北打電話,她斷斷續續也聽到了一些周楚榆的話……

胸口一陣煩悶,她好想,好想再次沖到大雨里,去奔跑,去宣泄……

床頭,手機在不停地震動著,她拿起手機,看著屏幕上跳動的名字"薄爺"又是一陣無奈的笑.

薄爺……既然已經要結婚了,又何必再苦苦糾纏……

既然已經做出了選擇,又何必再找她.

直接摳掉了手機電池,然後,扔在床頭,用被蒙住頭,強迫自己不再去想……

同一時間.

巴洛克風格的書房里,煙味濃烈.

只腰間圍了一條雪白浴巾的涼薄坐在椅子上,一手拿著電話,一手捏著香煙,聽著電話里的"對不起,您所撥打的用戶暫時不方便接聽您的電話……"一雙劍眉再次緊斂……

"Shit!"伴隨著一聲低罵,手中的手機瞬間化成了碎片……

他長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吐出,繚繞的香煙燒到手指,卻渾然不知……

這個女人,現在連他的電話都不肯接了麼……

*-*-*-*-*-*-*-*-*-*-*-*-*-*

一夜沒睡好,翌日睜開眼睛時,喬薇薇便感覺頭痛的厲害,眼圈下的兩抹青色,更是加重了她整個人的憔悴感.

她伸了伸懶腰,揉了揉陣痛的頭部,然後無精打采地坐了起來……

"嚓……"門就在此時被推開.

"楚榆姐……"早……當看到來者時,她還未出口的一個"早"字便被她生生咽了下去……

涼薄……

此刻的涼薄,依舊標准的一身黑,依舊一身的冷冽……

他目不轉睛地看著她,猶如獵豹鎖定獵物.

一張傾國傾城的臉,帶著幾分慍色……

看著他,她只感覺自己的心跳像是漏掉了半拍一樣.

她冷冷別過臉,不再去看朝她緩緩而來的他,下了床,穿上鞋,繞過他就谷欠往門外走.

擦肩而過時,手腕便被一直溫熱的大掌握住,她冷哼,眸子再次暗了暗,掙紮著,谷欠掙脫開他的束縛.

他卻將她的手腕握得更緊,絲毫沒有要松開她的意思……

疼痛讓她不快地回過頭,朝他低吼道:"你還想干嘛?我的還不夠清楚麼?有她沒我,有我沒她!"

"手怎麼了?"他盯著她手上纏繞的紗布,問道.

"關你什麼事,你放開我!"

他默然看著她因為生氣而微的臉,冰眸一眯,伸出另一只手,手背輕撫她的下顎,動了動唇:"知道我為什麼喜歡你麼……"

嗓音雖然有些沙啞滄桑,但卻依舊性感到了極致……

"這些有意義麼?"她微微抬高了下巴,睨著他,高貴冷豔.

事到如今,跟她討論這些做什麼……沒有任何意義!

他長臂一拉,將她緊緊鎖在懷中,摸著她柔順的發絲,深款款,道"我喜歡你這股高貴冷豔的勁兒……記得第一次見你是在顧云的訂婚宴上,那天晚上你穿著一身裙子,如同一只驕傲的孔雀飛到了顧云與莫玲玲面前,一句'祝你們有人終成朋友’何其霸氣,那一刻的你,就像一塊璀璨的寶石,深深吸引住了我的目光,之後,我費盡心機,設下一個又一個局只為留你在旁,跟我回去好麼,我答應你三年後我離了婚,我就娶你,給你一場世界上最盛大的婚禮."

鼻息間,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撲鼻而來,清爽宜人,沁人心脾.

她一直以為,他們之間緣起一|夜|,卻沒有想到,原來,早在顧云與莫玲玲的訂婚宴上,他就已經見過她了……

他深款款的表白,讓她一秒鍾失神.

轉而,她又恢複了原來的高貴冷豔.

"我過了,不做第三者,有她沒我,有我沒她,要麼取消婚禮,要麼放我海闊天空,要我做一個一段婚姻里可恥又見不得光的三兒是不可能的."她高傲地勾起一邊唇角,推開他,看著他深不見底的眸子,再次轉身離開.

他看著她的背影,他的臉再次籠上了一層陰影,劍眉一斂,大步向前,彎腰將她扛上肩膀,轉身狠狠摔在床上,然後,整個人壓了下來,將她的雙手拉至頭頂,鉗制住她,讓她無法動彈.

"不要一再觸碰我的底線,不要把我對你的喜歡當成你忤逆我的資本,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能能忤逆我,包括你!!!"他盛怒的眸中染上一層瘆人的火光,仿佛要將所有的一切都燒毀一般.

上篇:【97】再飛切J/J     下篇:【99】火/辣/辣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