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130】你更加欠/死一點  
   
【130】你更加欠/死一點

金色的手槍,在沉悶而壓抑的空間里,閃著刺目的冷光.

陳碧華看著黑洞洞的槍口,整個人癱軟在地,仿佛全身每一根汗毛都豎了起來.

又驚又恐的目光看著涼薄冰冷不帶一絲感的眼睛,道:"就算你用槍對著我,我也不會告訴你茉莉在哪里……絕對不會."

涼薄冰眸一眯,精致的嘴角勾起一個冷漠的弧度,伸出手,扯了扯身上黑色的襯衫領口.

兩顆鍍金的扣子無聲落地.

一旁,涼意淡然一笑,修長的雙腿,優雅交疊,一手把玩著手機,等待著接下來即將登場的好戲.

涼薄挪了挪身子,冰冷的槍口迅速印上陳碧華眉心.

陳碧華倒抽一口冷氣,看著涼薄,道:"涼薄,難道你真要殺了我不成.你要知道的是,我跟之前死在你手里的那群無名卒不同."

"不,你們都一樣,非不同的話,可能是你比他們更加欠死一點."歐向北道.

涼薄默然,放在扳機上的手,猛地用力……

"嘭……"陳碧華應聲倒地,淺的液體自她眉心噴湧而出……

鮮豔刺目的血,染了雪白的地毯.

巴洛克風格的華麗空間里,一股濃重的血腥味無聲蔓延.

涼薄冷哼,將手槍隨手扔在一邊,彎腰在茶幾上抽出一張濕紙巾,擦了擦手.

而後,他淡定地將濕紙巾往陳碧華尚且溫熱的尸體上一扔,道:"向北."

"嗯?"歐向北睨著腳下陳碧華猙獰的慘狀,問道.

涼意與歐向北同時倒抽一口冷氣,默然看著陳碧華猙獰的死狀.

"嘟嘟嘟……"手機的震動聲,劃破了沉寂的氣氛,也打斷了涼薄想要的話.

涼薄慢悠悠自口袋里那出手機,接了秘書Mandy打來的電話.

"總裁,我查了機場的出入境記錄,喬茉莉去了日本"

"馬上給我加派人手,務必給我找到她……"涼薄蹙眉,動了動兩片完美的薄唇,眼神狠厲.

罷,涼薄便掛掉了電話,看著歐向北道:"馬上把她給我處理了.還有,對外放出口風,就陳碧華因為身體原因出國調養了."

"我知道了……"

*-*-*-*-*-*-*-*-*-*-*-*-*-*-*-*-*-*

翌日.

"孩子……我的孩子……"

噩夢的剜心感,讓睡夢中的喬薇薇蹙起了眉頭.

兩片蒼白的薄唇無力地動著,淚水,沿著眼角一點一點往外湧,濡濕了雪白的枕頭.

緊閉的雙眼忽然睜開,漫無邊際的疼,在她身體,心里肆意游走,折磨的她幾乎快要發瘋.

喬茉莉狠狠踹向她腹部的畫面再次在眼前浮現,她好恨,好內疚.

恨喬茉莉害死了她的孩子,內疚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懷孕,沒有保護好自己的孩子……

晨光透過半拉的窗簾散落進白色系的病房,散落在她蒼白如紙的臉.

臉上的淚珠,在陽光的照射下,閃爍著七彩的光圈.

她狠咬著牙根,撐著酸痛的身子艱難起身,拿起床頭的水果刀,赤足下了床.

地面上的冰涼感,從腳心直竄心髒.

她用力握著水果刀,快步往門口走.

門,就在此刻,被無聲推開,喬薇薇與剛剛趕到的涼薄撞了個滿懷.

手中的水果刀滑落在地,發出清脆的聲響.

"薄爺……"隔著眼中的一層水霧,喬薇薇看了涼薄一眼,目光,空洞的沒有任何焦距.

她彎下腰,撿起水果刀,道:"薄爺,我要去殺了她們母女倆,要跟我一起去麼……"

著,她的嘴角揚起一抹嗜血的笑容,淚水,猶如斷了線的珠子.

涼薄默然看著她,一手擦拭著她的淚,道:"陳碧華已經死了,至于喬茉莉,我也會很快找到她的……"

"呵……呵……死的好……"喬薇薇無力地冷笑著,顫抖著,握著刀的手一陣無力,鋒利的水果刀"啪……"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她的身子,一陣無力,整個人直接緩緩蹲了下來,雙手抱著頭,臉貼著膝蓋,不斷地顫抖.

涼薄長歎一口氣,彎下腰,將她橫抱起,大步流星地往床邊走.

他任由她抱著,整個人依舊在他懷中瑟瑟發抖……

"陳碧華,是罪有應得的,是麼……喬志海在天之靈,不會怪我的,是麼……"剛剛被放在床上,喬薇薇死死盯著純白的天花板,動了動唇,道.

"對,他們罪有應得……"涼薄劍眉緊蹙,看著她的樣子,心痛感,不而喻.

他緩緩坐在她的床邊,蒼白的臉上滿是陰郁.

"我死了會下地獄吧?繼上次陳明鑫那幾個人之後,又有一個人因我而死……"她無力地著,心中,不出到底是悲是喜.

"不會……他們都是因我而死,就算下地獄,也是我來替你下."他伸出手,碰了碰她依舊腫的老高的臉,道.

"那,等我們死了,我們就一起下……你好不好?"她側過身子,看著他,道.

"好……"他輕輕勾起一邊唇角,苦笑道.

"薄爺,你的臉色有點不好,要不要叫醫生過來給你看看,你剛剛手術完沒幾天,不要老這樣兩邊跑了"

"咚咚咚……"不輕不重的敲門聲響起,打斷了涼薄即將開口的話.

緊接著門便被推開.

一身黑色長西服套裝的周楚榆手提著兩盒進口補品走了進來.

周楚榆強笑著走到喬薇薇床邊,看著病床上,面色蒼白,滿臉是淚的喬薇薇,心不由地一疼.

"薇薇,乖,事已至此,傷心也于事無補,不是麼?總這樣流淚,對眼睛不好的,別哭了,好不好."周楚榆一邊為喬薇薇擦著淚一邊看著她,心疼地著.

"楚榆姐……"喬薇薇伸出手,握住周楚榆的手,苦笑道.

"薄爺,你這也是剛做完手術沒幾天,你這樣兩家醫院來回跑,能行麼?"周楚榆又扭頭,看著涼薄道.

"沒事,我每天都有做檢查的."涼薄道.

"嘟嘟嘟嘟……"手機,在他口袋里不斷震動.

他緩緩從長褲口袋里拿出手機,看見是Mandy的名字,便接了起來,道:"喂,查的怎麼樣了?找到喬茉莉沒有?"

上篇:【129】殺意四起     下篇:【131】聲音像驢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