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139】逢賭必輸  
   
【139】逢賭必輸

"給她?她配麼……"他淡淡道,提到孫然,他不自覺地眉頭一挑.

"叮……"電梯門開.

映入眼簾的奢靡世界讓人有些睜不開眼.

然而,眼前的空間再怎麼璀璨,都璀璨不過他身上與生俱來的光環.

即便只是靜靜地站在這里什麼都不,什麼都不做,都足以讓周圍所有璀璨的東西黯然失色.

這里顧客並不是很多,一首安靜的鋼琴曲在空中飄蕩.

涼薄拉著喬薇薇的手,直接屏蔽導購員們的媚眼與一句句嬌嗲的"歡迎光臨"徑直走到一處婚戒專櫃前,仔細地看著一款一款做工極致精細的戒指.

"這一款不錯,拿出來看看……"他,修長的十指點了點光可鑒人的玻璃,指著玻璃那那一對簡單的藍鑽婚戒,操著一口標准而又流利的英文,道.

"先生,您真有眼光,這款婚戒名為"愛之深海"世界只此一對……"金發碧眼的女導購心翼翼從玻璃櫃中取出婚戒推到涼薄與喬薇薇面前,用英文道.

兩枚精致而又簡單的戒指在燈光的照耀下閃著炫藍的光圈.

"就是它了……"著涼薄直接將手中金卡丟到導購手中,道:"你去結算吧……"

女士婚戒緩緩套上喬薇薇左手無名指,他捏著她仿若無骨的手,滿意地道:"不錯,挺好看的."

看著手上由他親手套上的戒指,喬薇薇抬起頭,眼神中帶著幾分探尋,道:"這個位置可是已婚人士戴的,戴這里會被誤會的."

"就是被誤會才好呢,這樣,就不會有討厭的狂蜂浪蝶糾纏你了,不是麼……"他松開她的手,眾目睽睽之下,手指輕挑起她的下巴,曖昧地動了動唇.

她微微高傲地勾起唇瓣,撥開他放在自己下巴上的手,拿起另一枚鑲著鑽的男士婚戒,套上他的無名指,道:"要這樣才公平."

踮起腳尖,雙手勾住他的脖子,又道:"不過,你終究是要摘下來的……"

"這輩子都不會摘下來……"

"是麼?結婚的時候呢?"

"也不會……"他靜靜看著她,眸子帶著幾分寵溺.

"先生,您的卡,還有發票……"女導購心翼翼上前,將卡金和發票遞到涼薄面前.

他隨手拿過自己的卡,直接放進口袋,而後,二人手牽手離開,進了電梯,將女導購們羨慕嫉妒恨的眼神一並關在門外.

*-*-*-*-*-*-*-*-*-*-*-*-*-*-*-*-*-*

中國V市

巨大的私人飛機靜靜降落市中心的一處私人停機坪.

在此等候已久的黑色卡宴,在陽光下閃著炫目的光圈.

涼薄與喬薇薇手挽著手,邁著同樣優雅的步子緩緩走下飛機.

他們身後跟著的是手提著白色行李箱的甯檬.

甯檬拖著行李箱,快速跟上涼薄與喬薇薇的步子,道:"薄爺,薇薇姐,長這麼大,我還是第一次來中國呢,真是好興奮啊,空氣真是清新,我好喜歡中國."

"喜歡以後就在這里找個老公,定居在這邊就好."喬薇薇扭頭看了一眼甯檬道.

"老公啊,貌似還有點遠……我連男朋友都沒呢……"甯檬道.

車內,原本在拿著手機看的司機年看見三個人,一個激靈,直接放下手機,快速下了車,打開後車門……

喬薇薇與涼薄率先上了車,年關上車門後,接過甯檬手中的行李箱,放在後備箱內,而後又為甯檬打開了前車門.

甯檬淡淡一笑,快步走到副駕駛的位置坐下,而後,關上車門,系了安全帶……

車子緩緩而開,甯檬興奮地趴在車窗上,看著外面與紐約截然不同的世界.

喬薇薇疲憊地捏了捏眉心,靠在涼薄肩頭,無名指上,那藍鑽戒指,閃著耀眼的光芒.

喬薇薇緩緩從口袋里拿出手機,開了機.

"嘟嘟嘟……"剛一開機手機便震動了起來,她看了一眼屏幕上周楚榆的名字,勾起唇角,坐直了身子,手肘撐著車玻璃,五指微微彎曲,抵著下顎,一手捏著沒心,道:"楚榆姐,我這剛下飛機,剛踏上V市的土地,你就來電話啊,真是心有靈犀,蜜月度的怎麼樣?"

"還行,我也是剛下飛機,我跟歐向北正准備回我婆婆給我們准備的新房呢,怎麼樣,晚上有時間一起來我們家吃個飯吧?我把地址發到你手機上."

"OK沒問題,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喬薇薇道.

"楚榆?"喬薇薇掛了電話後,涼薄挑了挑眉,問道.

"是啊,叫我們晚上去她新房吃飯,我答應了."她雙手勾住他的脖子.道.

*-*-*-*-*-*-*-*-*-*-*-*-*-*-*-*-*-*-*-*-*-*-*-*-*-*-*-*-*-*-*-*-*-*-*-*-*-*

歐向北,周楚榆家.

蘇清城,涼意,歐向北三個人正坐在大廳中間淡灰色的羊毛地毯上,玩著三人斗地主.

戰況正是激烈.

"我靠,我又輸,你們倆今天晚上是合伙開外/掛了是吧?"歐向北悶悶地將自己面前最後四十幾張色的票子扔在牌上道.

"誰叫你牌再怎麼爛都搶著當地主,不輸你輸誰啊."蘇清城毫不客氣地拿起鈔票,一半丟在涼意面前的錢堆上,一半放在自己面前的錢堆上,道.

"我以為憑我的牌技,就算一手爛牌也能輕松秒殺你們倆,事實證明,是我自己臭不要臉了.哎!輸的連褲衩子都要保不住了……"歐向北搖頭,歎了歎氣,又道.

"向北哥,你也把自己的牌技想象的太好了吧?難道你忘了自己是一個逢賭必輸的人了麼?"涼意溫柔一笑,看著歐向北,打趣道.

"叮咚……叮咚……"門鈴聲就在此刻響起打斷了歐向北即將開口的話.

歐向北再次長長歎了一口氣,感歎自己賭運不佳,而後起身,快步走到門口,開了門.

上篇:【138】你薇薇姐是猛/女     下篇:【140】晚上把這些味道全用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