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142】親/它一下就不疼了  
   
【142】親/它一下就不疼了

"不要……"而後,她動了動酸痛四肢,側過身,看著他……

手,描繪著她留在他胸前的那一道觸目驚心的紫色傷疤,道:"還會不會疼?"

"你親它一下,它就不會疼了."他抓住她的手,按在疤痕之上,調戲道.

"不要臉……"

她谷欠收回手,手卻被他抓的更緊.

蔥白無骨的手被他一路從疤痕處帶到他的腹,細細地摩/擦著.

灼熱的目光細細描繪著她精致的五官,壞笑道"要臉怎麼讓你/爽?你是不是……"

"能不能有點節/操,你是學歐向北把自己的節/操吃掉了麼?"男女之間力氣懸殊,她只能任由他控制著自己的手.

"對你,不需要有節/操,不是麼?"曖/昧的目光,挪到了她由/趣Nei衣包裹的嬌/軀,上下流連.

"你……"

"我什麼?"話間,滾/燙的身子再次壓了下來,手,溫柔地探入她的私/密處,輕輕一動,道.

"嗯……你個滿腦子浮/蟲的Yin/棍……"

"嘟嘟嘟嘟……"手機的震動聲在此刻響起,劃破了一室的曖昧.

室內的溫度漸漸涼了下來.

涼薄翻身而下,拿起床頭櫃上的手機.

站在床頭,看著屏幕上閃爍的"孫然"的名字,他的眸子一冷,眉宇間的"川"字一點一點變得深刻.

"喂?怎麼了?"他捏了捏眉心,冷冷地問道.

"薄……薄爺爺……我肚子……肚子疼……你……你……"電話那頭,孫然有氣無力的聲音灌耳而來……

"孫然?孫然?"他聽著耳邊沉重的呼吸聲,對著電話那頭低吼道.

然而,回應他的卻只有沉重而又雜亂的呼吸聲……

"Shit!"涼薄掛掉電話,看了一眼正側身看著他的喬薇薇,道:"女人,我回夢園一趟."

"知道了."喬薇薇點點頭,面無表.

涼薄快步走進衣帽間,換了一身衣服後,便快步走出了房間.

他就這麼匆忙而去,只留給她一室的寂靜.

她起身靠坐床頭,看著他離去的方向,心仿佛一下子變得空蕩.

伸出手,拿過床頭櫃精致的金色雪茄盒,拿起一根雪茄默默點燃,深深抽了一口,試圖讓自己心里的煩躁隨著吸進肺里的煙一並傾吐而出.

心里,總是不想承認自己正跟別的女人分享一個男人的事實,但卻不得不承認.

*-*-*-*-*-*-*-*-*-*-*-*-*

夢園.

房間里,並沒有開燈.

一襲白色長睡衣褲的孫然正坐在松軟的大床上看著電視.

幽藍的風光打在她線條柔和的五官.

她就這樣靜靜坐在這里,任憑誰也不會想到,這一身羊皮之下竟然住著一只狡猾又陰險的狐狸.

摸過床頭的手機看了一眼,默念,道:"都二十分鍾了,怎麼還沒過來……"

轉而,她放下手機,摸了摸自己的腹,嘴角揚起一抹得意的微笑,道:"孩子,媽媽真的要感謝你,你是媽媽最有用的籌碼."

走廊里,一陣不輕不重的腳步聲灌耳而來,孫然心中一喜,拿起遙控器按了一下,整個空間右暗轉明.

"嚓……"伴隨著一陣不輕不重的推門聲,門被緩緩推開.

孫然笑靨如花,看著門口那道會好似會發光的身影,道:"薄爺,你可算回來了……"

看著她氣色潤的樣子,涼薄的目光立即冷了下來.

他最討厭別人騙他!

該死的……居然這麼會演,真不愧是演員.

他蹙眉,快步走到她的床邊,在她身上投下一抹重重的黑影.

充滿壓迫感的眸子死死盯著她,反感地動了動唇:"你不是肚子疼?"

看著他帶著慍色的五官,孫然心下一顫,挪動著到了床邊.

她仰面看著他宛若神賜的冷酷面容,伸出手,攬住他的腰.

頭靠在他的腹之上,貪婪地呼吸著他身上淡淡的薄荷香,道:"薄爺,如果我跟你我想你了,想讓你回來,你會回來麼?你不會的,不是麼……所以我就只能編這個謊話……薄爺,你不能這麼對我……三天後,我就變成你真正的妻子了."

他嫌惡地撥開她環在自己腰間的手.

一只手狠狠捏住她的下巴,仿若要將它捏碎一般,冷冷睨著她,道:"真正的妻子……別忘了,我們的婚姻不過就是一場交易!你若不卑鄙地對她下毒,我會娶你麼?"

他眼中的嫌惡與冰冷,好似一塊巨大的石頭,毫不留地壓在了她的心頭,她幾乎快要喘不過氣.

淚水奪眶而出,滴落在他捏住她下巴的手上.

"薄爺,我若不是太愛你,我又怎會讓自己變得如此卑/鄙與不/堪,你不能這麼對我,你真的不能."她無奈地苦笑著,淚眼婆娑.

"孫然,收起你的眼淚,我早就過,在我面前不必偽裝,本就是一只無/恥的狐狸,何必硬裝成白兔,你不累,我看著都累……你那天威脅我時的樣子,我可還記得真真的呢……其實還是那個樣子更適合你,不是麼?"罷,他冷冷地松開手,在口袋里拿出手帕,擦了擦手,而後隨手將手帕扔在地上,轉身離開,連頭都沒回.

他一個轉身,仿若抽空了她身體里所有的力氣.

她抓著劇痛的胸口,冷笑著,淚水不斷往外滾.

心中的恨意再一次加重,她狠咬著牙根,深吸一口氣,道:"薄爺,總有一天我會徹底取代喬薇薇,成為你的唯一."

*-*-*-*-*-*-*-*-*-*-*-*-*-*-*

同一時間,歐向北周楚榆家.

臥室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整個空間安靜的只剩下周楚榆煩躁而又雜亂的呼吸聲.

靠坐在床頭,面對著無盡的黑暗,摸了摸身邊冷冰冰的位置,她的心里面空虛到了極點.

"嚓……"伴隨著一聲不輕不重的開門聲,整個空間由暗轉明.

"我去……嚇我一跳……你在這坐著怎麼不開燈啊."一進門,歐向北打了一個寒顫,而後快步走到周楚榆身邊,道.

他身上來自陌生女人的脂粉味撲鼻而來.

周楚榆的心下一緊,扭頭看著他,道:"你去哪兒了?"

"我還能去哪兒,幾個哥們兒知道我度蜜月回來了,就叫我出去玩了玩,老婆大人,來親一個……"歐向北輕描淡寫著,嘴角勾起一抹痞痞的笑意,身子重重壓了下來……

上篇:【141】那到底是什麼聲音啊     下篇:【143】我要還不行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