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150】我們做我們的  
   
【150】我們做我們的

感受到她的濕,潤.

歐向北溫柔分開她的雙腿,一點一點擠了進去,九淺一深地抽/動.

快/感,興奮感,猶如海浪一般席卷著她的全身.

"嗯……"她低/Yin.

雙手緊緊抓著床單,承受著他的沖刺.

"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

手機鈴聲不合時宜地響起,劃破了一室的霪/霏之氣.

"啊……電話……"周楚榆用力勾住他的腰,指了指床頭櫃上不斷響著的電話,道.

"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

"不鳥它……我們做我們的."歐向北再次加重了力度,任由汪峰高亢的聲音在房間里游蕩.

電話一遍一遍不厭其煩地打來,最終讓歐向北沒了性/致.

他加快了身下的抽/動速度,在她身體里射/出溫熱的種子後,抽身而出.

"真不知道哪個傻子,什麼時候打電話不好,非要挑咱倆愛/愛的時候……"歐向北翻身而下,坐在床邊,拿起手機.

看著屏幕上跳動的"陳怡"二字,歐向北擰起了眉頭.

刪掉了記錄後,歐向北將手機放回床頭桌,下了床.

他轉身看著仰面躺在床上,氣喘籲籲的周楚榆,道:"老婆,我去洗澡."

周楚榆點點頭,道:"你去吧……"

歐向北緩緩彎下腰,嘴角勾起一抹痞笑,伸出手摸了摸周楚榆微的臉,而後快步進了浴室.

"嘟嘟嘟嘟……"手機的震動聲讓周楚榆不願地坐起.

她動了動酸痛的身子,挪到了床邊.

看著歐向北手機屏幕上的短信提示,眸子暗了暗.

手緩緩靠近了手機,猶豫著.

她在猶豫自己到底要不要打開這條短信.

最終,還是手賤地拿起手機,點開了短信.

"歐少,我的賬號是******你把錢轉到這個賬號上就好,今晚有時間麼,我今晚正好沒有什麼安排,要不要把昨晚被你老婆打攪的事兒給做完?瘋/狂想你的陳怡"

短信上的字,都如同一把滾燙的細沙,重重灑在了她的心髒.

周楚榆默不作聲,將手機放回原位.

而後在床頭桌抽出幾張紙巾,清理了身子之後,又整理了一下身上被歐向北揉搓的皺皺巴巴的睡裙,穿上拖鞋,下了床.

周楚榆再次長吸一口氣,在心里告訴自己,那個女人不過是歐向北的眾多玩物之一,歐向北跟她也不過就是玩玩,絕對不會動心.

浴室里,歐向北並不好聽的歌聲夾雜著流水聲灌耳而來,他唱的還是汪峰的飛得更高……

"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狂風一樣舞蹈,掙脫懷~~~尼瑪破音了……"

周楚榆蹙了蹙眉,搖搖頭,撫了撫一頭長發,快步走進浴室.

站在洗手台前,她瞥了一眼正拿著噴灑手舞足蹈的歐向北,道:"你/人給你來短信了……"而後擰開水龍頭,捧起一捧冷水在臉上拍了幾下.

歐向北高亢而又難聽的聲音戛然而止.

他拿著噴灑噴了噴臉,看著周楚榆痞笑道:"老婆,你這算窺探我**麼……應該是昨晚那個吧?就是要錢……對吧?"

周楚榆再次瞥了歐向北一眼,眸子暗了暗,故作淡定地擠了洗面奶,沾了水,往雙頰細細地塗抹.

"嗯,還要跟你完成昨晚被我打攪的事."她一邊輕輕地按/摩著面部,一邊著.

她表面上雖云淡風輕,內心卻早已風起云湧.

歐向北啞然,一臉黑線,臉上的痞笑凝固住.

他快速關上噴灑,隨手扯過牆上的浴巾圍在腰間,走到周楚榆身後,從後抱住她,下巴抵著她的肩膀.

光可鑒人的鏡子映出二人此刻的姿勢.

"老婆,我跟她就是玩玩,我下次不會了.你應該不會打電話跟媽這個事吧?"他的下巴,在她肩膀上細細摩擦,帶著痞笑的眼睛看著鏡中她沾著泡沫,風平浪靜的臉,道.

"好了,我知道了,松開……"

"我不松……"歐向北再次加重了手上的力度,道.

周楚榆低下頭,目光落在歐向北左手食指上的戒指時,伸出手碰了碰戒指,道:"這不是薄爺的婚戒麼,怎麼到你手上了."

"他送我了,我倆的定信物……"

"……"

*-*-*-*-*-*

同一時間,夢園.

院中,傭人們正悠閑地修建著草坪,整理著花圃.

客廳里,孫然手拿著雞腿優雅地吃著.

對面,千芳笑盈盈地看著孫然,道:"怎麼樣?好久不烤這個了,手都有些生了呢."

"很好吃啊,媽,也不知道是肚子里這個家伙太喜歡吃肉了還是怎麼了,最近啊,總是特別饞這些東西,而且,我聽很多人懷孕都會孕吐啊什麼的吃不下飯,可是我剛好相反,不但根本沒反應而且胃口超好,剛吃完就會餓,這麼下去啊,真害怕自己會變胖呢."孫然用紙巾擦了擦嘴,依舊是一臉溫婉毫無攻擊力的笑容,道.

"這明我的大孫子比較乖,不像那些孩子那麼鬧騰,想吃什麼就吃,變胖了等生完寶寶再減肥就好了,我當初懷涼薄的時候啊,真是跟你一模一樣的."千芳看著孫然的樣子,慈祥地笑著,道.

到涼薄,孫然的臉色立即暗了暗,默然將手上啃剩下一半的雞腿放回盤里,用紙巾擦了擦嘴和手,長歎了一口氣,沒話.

"怎麼不吃了?"

"吃不下了……媽,昨晚薄爺還是睡在那個女人那里,有時候我都在想,我當初是不是不該跟告訴薄爺我懷孕,不該留下這個孩子,不該跟薄爺結婚."

孫然深吸了一下鼻子,擠出一滴淚,故作楚楚可憐的模樣看著千芳,道.

"傻孩子,什麼胡話呢."

"每次薄爺這樣對我的時候,我都想著是不是應該去把這個孩子打掉,是不是該給喬姐讓位."

看到千芳的臉色發生了變化,孫然深知自己的話起了作用,便開始繼續添油加醋.

一聽孫然有心要打掉孩子,千芳立刻慌了心神.

她快速起身走到孫然身邊,將梨花帶雨的孫然攬入懷中安撫著:"孩子,你胡什麼呢,讓什麼位,打什麼孩子,我現在就給那個Jian人打電話,讓她過來一趟,我倒要跟她好好談談,霸著別人的老公不放,到底是想怎樣!"

孫然的唇角在千芳目光觸及不到的地方悄然勾起.

想想喬薇薇到夢園來倒也正好……

到時候,她只需給喬薇薇泡杯咖啡,然後把藥片兌在里面,那麼……

哼……

上篇:【149】大清早造什麼人     下篇:【151】我愛他,不在乎世俗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