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155】藥,你下的?  
   
【155】藥,你下的?

門口,橫眉怒目,一身殺氣的涼薄讓孫然心驚膽寒.

他手中的那把閃著冷光的金色手槍,更是加重了她心里的不安.

"薄爺,你回來啦."孫然強笑著起身,下意識地向後縮了縮身子.

涼薄瞥了一眼孫然身後電腦屏幕上的車禍現場照,精致的唇角冷漠勾起,一步一步朝孫然走著……

"噠……噠……噠……"拖鞋與光可鑒人的地板碰撞發出沉重的聲響.

冷冽的目光讓人不寒而栗.

"薄爺,我看到車禍現場的照片了,喬姐沒事吧?"下一秒,孫然恢複了一臉的鎮定,看著涼薄,道.

他冰眸一眯,再次冷哼一聲,將槍上了膛,冰冷的槍口抵著她的眉心.

"你希望她有事?"他冷哼,動了動兩片棱角分明的唇瓣.

"當然不是啊,我當然希望喬姐沒事啊,薄……薄爺,能不能把槍放下,你這是干什麼啊?"孫然故作無辜,伸手,撐在電腦桌上的雙手劇烈顫動.

"藥,你下的?"

"什麼藥,你在什麼,我聽不懂."她搖了搖頭,心里面早已波濤洶湧,表面卻是風平浪靜.

"不要在我面前裝無辜……沒有用."抵著她眉心的力度再次加重.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什麼."孫然迭口否認.

冰冷的槍口緩緩移動到她的肩膀,放在扳機上的手,悄然加重力度……

"嘭……"刺耳的槍聲在房間里游蕩.

冰冷的子彈深深嵌入她的右肩,鮮的液體自觸目驚心的彈孔噴湧而出……

"啊……"刮骨般的疼痛讓孫然整個人癱軟在地.

她痛苦地Shen吟,額頭不斷冒著細汗.

耳朵,被槍聲震得嗡嗡作響.

整個人依舊沉浸在驚恐之中,還未回過神來.

濃重的血腥味,在房間里蔓延開來.

蔥白纖瘦的手機械性地附上那不斷噴血的地方,抬起頭,眸看向頭頂他陰冷如斯的臉道:"薄爺,你打我做什麼,她出了事,你就回來找理由對我撒氣是不是."

她的聲音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

"涼薄……你在做什麼!你瘋了嗎?!"門口,聽到槍聲匆匆趕來的千芳快步上前,護在孫然身前,掐腰看著涼薄,怒斥道.

"是!我瘋了!媽,您讓開!"冰冷的槍口對著千芳,低吼著.

千芳淡定地走到涼薄面前,伸出手,堵住冰冷的槍口,看了一眼蜷縮在地不斷Shen吟的孫然,道:"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忽然這樣發瘋,但是你給我看看清楚,現在倒在地上的女人,肚子里還懷著你的骨肉!她可是你明媒正娶的媳婦!"

"媽……您別了,喬姐出了車禍,薄爺心里不舒服,我理解他的."孫然看著面耳赤的千芳,有氣無力地道.

"你看見沒有,你這麼對她,她還為你好話,這樣的好媳婦,你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罷,千芳奪過涼薄手中的槍,一把摔在地上,道.

"好媳婦?你問問你的好媳婦都對那個女人做過什麼好事!"涼薄冷睨著孫然,道.

"嘟嘟嘟嘟……"

話音剛落,他口袋里的手機便又開始不斷震動起來.

涼薄瞥了千芳一眼,快速拿起手機,看見是歐向北的電話,便立即接了起來.

"涼薄,你快來,薇薇肺部發生了感染,高燒不退,呼吸衰竭,現在又被送到急救室急救了!"電話剛一接通,不等涼薄話,電話那頭的歐向北便匆匆道.

他沒有話,直接掛掉了電話,繞過千芳,走到孫然面前,半蹲下身子,扯著領口將她揪起道:"孫然,你最好給我祈禱那女人沒事,她若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要你全家給她陪葬!"

孫然嚇得瞠目結舌,一時語塞,不知到底該什麼.

"哼!"他狠狠松開她,在口袋里拿出手帕擦了擦指尖的血跡,而後撿起自己的槍別在腰間,快步跑出房間.

看著他的背影,孫然倒抽一口冷氣,整個人猶如被定格住一般死死貼著牆壁,拼命沿著口水,心跳的速度,好快,好快.

"喂?John馬上來夢園,我媳婦受了槍傷."涼薄離開後,千芳在口袋里拿出手機,撥通了涼氏私人醫院外科醫生John的電話.

掛了電話後,千芳快步走到孫然身邊,她半蹲半跪著抓住孫然的手腕,道:"來,我們先起來,地上涼."

鼻息間,濃烈的血腥味,讓千芳不悅地蹙了蹙眉.

"媽……我到底做錯了什麼,薄爺不分青皂白就把氣往我身上撒,我看,我們還是離婚好了,明天我就去把這個孩子打掉,給喬姐讓位,這個少奶奶當的我實在是太憋屈了."

孫然看著千芳,淚水猶如斷了線的珠子一般翻滾而出,將自己優秀的演技展現到了極致.

千芳一把將孫然攬入懷中,道:"什麼胡話呢,我就認准了你這個媳婦兒了,除了你,我誰都不要."

*-*-*-*-*-*-*-*-*-*-*-*-*-*-*-*-*-*-*-*-*-*-*-*-*-*-*-*-*-*

急救室外,歐向北猶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在門口來回走動.

重重的腳步聲,越發加重了一旁周楚榆與涼意心中的煩躁之氣.

涼意仰面長歎一口氣,頭靠著松軟的沙發靠背,點燃一根煙,深深吸了一口,道:"向北哥,你坐下來吧,你越這樣我心里越亂."傾吐而出的煙圈,加重了他臉上的憂郁.

"那些警察還查什麼查,直接把孫然抓起來不就好了,我動動腳趾頭想我都知道,下藥的一定就是孫然,這種人殺她一百遍,都TM不解氣."周楚榆一改平日里的儒雅大方,低聲咒罵著.

想到孫然令人發指的行徑,周楚榆的氣就不打一處來.

"人家警察辦案,不是講求證據麼,人家不得等薇薇醒了盤問完薇薇之後再下定論麼……"歐向北快步走到周楚榆對面的沙發旁坐了下來,道.

急促的跑動聲在走廊里響起,三人齊齊看向聲源處……

上篇:【154】輕點     下篇:【156】我不會廢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