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156】我不會廢了吧  
   
【156】我不會廢了吧

"怎麼樣了?"涼薄氣喘籲籲走到歐向北身邊,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問道.

"一直在里面搶救,還沒人出來過,所以不知道里面的況."歐向北悶悶地著.

"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

汪峰高亢的聲音灌耳而來,歐向北不耐煩地自口袋里拿出手機.

他看都沒看便直接接了起來,語氣極度不佳:"喂?誰啊?"

"歐少,我是陳怡,晚上要不要來我家……?"

"去你妹啊!老子沒空!"歐向北低吼,按下掛斷,直接將手機放進上衣口袋.

掛了電話後,整個世界再次安靜了下來.

"嗚嗚嗚……"女孩的嗚咽聲,急促的腳步聲,在此刻顯得分外刺耳.

四人一同看向聲源處.

只見身背白色單間書包的甯檬,正一邊哭著一邊往急救室的方向跑.

跑到涼薄身邊後,甯檬擦了擦眼淚,道:"薄爺,我放學後看到新聞就立馬趕來了,然後我問了下面的護士,護士,薇薇姐又被送進了急救室了,薇薇姐不會有事吧?"

"這不是甯檬麼……你怎麼來中國了啊?"看見甯檬,歐向北有些詫異.

"薇薇姐把我帶來的,向北哥,楚榆姐,意爺,你們都在啊."甯檬吸了吸鼻子,腫的眼睛看了幾個人一圈,道.

"甯檬,過來坐……"周楚榆強笑著,朝甯檬擺擺手.

甯檬點點頭,乖乖走到周楚榆身邊坐下,靠著周楚榆的肩膀,道:"楚榆姐,薇薇姐不會有什麼事吧,我好怕,真的好怕."

豆大的眼淚,打濕了周楚榆的肩頭.

"叮……"就在此刻,急救燈滅,急救室的門緩緩而開.

眾人緊張地齊齊一身,圍在門口.

主治醫生率先走了出來,摘掉口罩,歎了一口氣,不等眾人開口,便率先道:"經過搶救,目前病人的各項指標目前都已經穩定了下來,只要等燒退了就沒事了,你們各位可以放心了."

醫生的話,讓眾人懸著的心瞬間落回到了原地,所有人都重重地送了一口氣……

"醫生,辛苦了."涼薄看著醫生,緊繃的臉部肌肉漸漸放松了下來.

"薄爺,這是我應該做的."醫生淡淡一笑,道.

就在此刻,面戴著氧氣罩的喬薇薇被醫護人員緩緩推出了急救室,此刻的她眉頭深鎖,睡得很沉……

"但是,病人現在處在非常時期,抵抗力很差,你們要進去探視一定要穿隔離衣,以免身上的病菌感染到患者."

醫生的話,讓谷欠跟隨著推車往重症監護室走的幾個人頓住了步子.

"醫生,這個我們知道了."涼薄拍拍醫生的肩膀,道.

*-*-*-*-*-*-*-*-*-*-*-*-*-*-*-*-*-*-*-*-*-*-*-*-*

三日後.

清晨,一直發燒昏睡了整整三天的喬薇薇緩緩睜開了雙眼.

動了動打著石膏的胳膊,撕裂般的疼痛讓她忍不住悶/哼.

聽到聲音,趴在一旁淺睡的涼薄立即睜開了雙眼,緊張地看著喬薇薇,摸了摸她的頭,道:"太好了,不燒了……你知不知道,你昏睡了三天,嚇死我了."

"薄爺,出什麼事了?我怎麼會在醫院?"另一只手碰了碰頭部,拼命回憶著自己來醫院之前發生的事,卻什麼都想不起來.

自己的記憶,好像就從從夢園出來那里中斷了.

"你不記得你自己之前發生過什麼了?"

"我只記得伯母叫我去夢園,然後了我一頓,還打了我,我很生氣,為了避免跟她發生沖突,我就開著車離開了,之後的事,我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從夢園出來後的那段記憶,好似被什麼給徹底挖走了一般,空空的……

"那你在夢園有沒有喝過什麼?"

"我喝過孫然給我的一杯咖啡,我是發生了什麼事?車禍?"喬薇薇問道.

"嗯……先不這個,有沒有覺得哪里不舒服?"

"沒有,就是這打著石膏的胳膊有點疼,真奇怪,兩條腿都不疼,怎麼就胳膊疼."喬薇薇蹙了蹙眉,不悅地道.

聽到她的話,涼薄的眸子再次暗了暗,苦笑著,卻無以對.

"薄爺,看我這個樣子幾個月是下不了床了,得你來伺候我了."喬薇薇玩笑地著,蒼白的唇瓣無力勾起,聲音依舊不大.

"別幾個月了,就是伺候你一輩子我也願意."涼薄低下頭,吻了吻她微涼的唇瓣,道.

"切,怕是有一天我真的癱瘓在床需要你伺候我一輩子了,你就不會這麼了吧?指不定到時候還會直接一腳把我踹了呢."話太長,到最後,她有些有氣無力.

"你就是癱了我也愛你,你癱了我也照顧你一輩子……"他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頭發,深款款地著.

*-*-*-*-*-*-*-*-*-*-*-*-*-*-*-*-*-*-*-*-*-*-*-*-*-*-*-*-*-*-*-*-*-*-*-*

"喬姐,我現在就簡單地問您幾個問題,您只要如實回答我就好."病床邊,英姿颯爽的女警手拿著鋼筆,筆記本,對著仰面躺在床上的喬薇薇道.

一旁,涼薄靜靜地把玩著喬薇薇的頭發,安靜迷人.

"喬姐,請問您當時在夢園,有沒有喝過什麼東西?"

"喝過孫然給我的一杯咖啡."喬薇薇無力地看著頭頂正快速記錄著口供的女警,道.

"那麼除了咖啡,您有沒有吃過什麼東西?"

"沒有……"

"那麼您現在能不能回憶起您在車上發生的事"

"不能,那段記憶好像被什麼挖走了一樣,一片空白."喬薇薇道.

"好了,喬姐,我的問題問完了,您辛苦了,祝您早日康複."著女警便合上了筆記本.

朝涼薄與喬薇薇鞠了個躬後,女警快步離開監護室.

"薄爺,怎麼我的腿一點知覺都沒有,我不會是廢了吧?"女警走後,喬薇薇又動了動打著石膏的雙腿,道.

上篇:【155】藥,你下的?     下篇:【157】只需要你認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