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159】Jian人,滋味如何  
   
【159】Jian人,滋味如何

"打死你!"

"Jian人!打死你!"

一身藍囚服的孫然被兩名女囚狠狠按在牆角,不得動彈.

身上的傷口還在不斷往外滲血,在藍色的囚服上留下一抹一抹濃重的.

她的對面,另一名一臉狠厲的女囚,一邊狠咬著牙根,一邊狠狠扇打著她的臉.

"我疼……別打了……別打了!"孫然掙紮著,卻絲毫動彈不得,頭因為女人粗魯的動作左右搖擺.

腫的臉,火辣辣的疼.

耳朵,被扇的嗡嗡作響.

眼前,金星直冒.

心中的恐懼,不而喻.

她流著眼淚,看著三名女囚,道:"求求你們,放開我!別打了!"

正不斷扇著孫然的女囚忽然停下了動作,一只手狠狠掐住她的脖頸,不斷加重著力度,道:"好啊,不打你,那我們換一種方式."

著,女囚便緩緩在腰間取出一根素銀簪子,看著孫然,猙獰一笑,狠狠將簪子刺進她的大腿……

"啊……"孫然疼的尖叫,掙紮,卻依舊無法動彈半分.

她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滋味怎麼樣,Jian人……"女囚伸出手,拍了拍孫然腫的臉,問道.

孫然氣喘籲籲,看著女囚手中滴著血的簪子,道:"你們知不知道,我是世界第一少的老婆."

"上面下來的命令讓我們狠狠折磨你,我們管你是誰的老婆!"話音剛落,簪子便再次深入了孫然的大腿.

簪子一次一次的插/入,抽/出,再插/入,再抽/出,如此的循環,讓她眼前一陣一陣地發黑.

孫然絕望地朝著門口大喊著:"救命啊!救命啊!"

誰來救救她,誰能救救她!

疼,她真的好疼.

皮肉像是被人生生撕裂了一般.

她沒有想到,涼薄居然會這麼狠.

*-*-*-*-*-*-*-*-*-*-*-*-*-*-**-*-*-*-*-*-*-*-*-*-*-*-*-*-**-*-*-*-*-*-*-*-*-*-*-*-*

翌日,素白的病房內,喬薇薇緩緩睜開了雙眼.

她動了動酸痛的上半身,扭頭看著身邊一身隔離衣的涼薄,道:"薄爺,你什麼時候來的?"

"昨天夜里你睡著的時候過來的,然後就沒離開過."涼薄放下手中的財經報紙,道.

"昨天警察逼問出結果沒有,真是孫然下的藥?"喬薇薇道.

"沒錯,是她."到孫然,他的眸子再次陰冷了下來.

"呵……之前看她柔柔弱弱的,我還不敢相信是她,沒想到真的是,你們最後怎麼處置的你的嬌妻?"烈的恨意,在心里滋長,發芽開花.

"還能怎麼處置,丟進監獄了唄."他挑了挑眉,云淡風輕地著.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不久之後,她還會被放出來,對麼?"喬薇薇冷笑,看著涼薄,道.

"女人,對不起."涼薄的眸子暗了暗,伸出手,描繪著她傷痕累累的臉.

他的話,讓喬薇薇心下一涼.

雖然早就猜到就算查出是孫然涼薄也不會怎麼樣,但是親耳聽到他的話,她心里還是不舒服.

"我就知道,你是不會真的為了我把她怎麼樣的.我就知道,你最終還是會維護她的."喬薇薇蹙眉,動了動身子,扭過頭,不讓涼薄碰觸她的臉.

"……"涼薄默然,看著她,一時語塞.

他不能告訴她,他之所以那麼做,不是為了孫然,而是為了她.

"不過,等我好了,我還是會去親自教訓她的.到時候,我希望你不要插手."

涼薄沒有話,目光從她的臉,移動到她的雙腿之上,愁云滿面.

"我先去公司看一看,這兩天都沒去過公司.一會楚榆會來陪你."著,涼薄便緩緩起身,看著喬薇薇道.

"知道了,你去吧."喬薇薇冷冷的,並沒有看他.

同一時間,歐向北,周楚榆家.

客廳鏡子前,周楚榆再次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而後,快步走到門口,谷欠出門.

周楚榆剛谷欠推門而出,門便被歐向北從外拉了開來.

看見周楚榆,歐向北先是愣了一下,而後又恢複了一臉的痞笑,吊兒郎當地一手撐著門框,看著周楚榆,招了招手,道:"哈嘍啊~~老婆大人,你這是要出門麼?要去哪里呀?"

濃烈的香水味,提醒著她,他昨晚又跟別的女人睡在一起了.

周楚榆保持著一貫的冷靜,看著歐向北,淡淡地問道:"昨晚又跟哪個女的鬼/混了?"

"什麼鬼混,我是那種鬼/混的人麼,老婆,你要去哪?我送你啊……"歐向北繼續保持著原來的姿勢,臉不心不跳的著.

"歐向北……"周楚榆冷下了臉,道.

"到!"歐向北立即站直了身子,立正站好,道.

他的滑稽樣子,讓她打也不是,罵也不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她想,他真的是自己這輩子的劫.

任憑她在外面如何的強勢,在複雜的商場里如何游刃有余,面對他時,她總會各種沒有辦法.

或許,感里就是這樣,誰付出的多,誰就相對來比較弱勢一些.

周楚榆長歎一口氣,無奈地看了他一眼,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與他擦肩而過,走出屋子.

歐向北看著她的背影,撓了撓頭,聳聳肩,道:"老婆,要不要我送你啊……"

她並沒有回頭.

心里面,酸痛的厲害.

歐向北看著她的背影,無奈地聳聳肩,撓了撓頭,進了門.

開上車子,周楚榆不輕不重地踩著油門,上了路.

車上,周楚榆一手煩躁地輕撫著頭發,一手握著方向盤,臉上的表,再不似面對歐向北時那樣淡定.

"嘟嘟嘟嘟……"手機的震動聲在此刻響起.

周楚榆緩緩從口袋里拿出手機,沒有看號碼,便直接接了起來,道"喂,你好……"

上篇:【158】刺/激麼     下篇:【160】還敢不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