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160】還敢不敢了  
   
【160】還敢不敢了

"我剛看到新聞,薇薇出車禍了?"蘇清城的聲音灌耳而來.

"是啊,你現在是從山區回來了?"聽到蘇清城的聲音,周楚榆淺淺一笑道.

"對啊,剛到家,那邊拍攝環境太艱苦了,別網絡了,連電視都看不了,去了那就跟與世隔絕了似的."電話那頭,蘇清城抱怨道.

"辛苦了,等這部公益廣告上映,我給你發獎金."周楚榆再次淡淡一笑.

"你現在在哪?我們一起去看看薇薇吧."電話那邊蘇清城道.

"我正要去看她,正好,我去接你,咱們一起."

"那行,我在我們家區門口等你."

掛了電話後,周楚榆調轉了方向,朝著蘇清城家的區前進.

蘇清城家區門口,周楚榆看見蘇清城,立即將車子停了下來.,

蘇清城微微一笑,打開車門上了車.

好久不見,他明顯清瘦了不少,整個人也黑了很多.

"楚榆,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還好麼?"關上車門後,蘇清城看著周楚榆,道.

周楚榆微笑著回應"挺好的."

眼底的暗淡,輕松將她出賣.

蘇清城抓住她的手,道:"不好是不是?他又做什麼事了,是不是?"

"沒有."周楚榆苦笑,抽出被蘇清城握住的手,發動車子,掉轉了車頭,沖進車流.

她嘴角的苦笑,刺痛了他的心.

"沒有為什麼笑的這麼不自然,沒有為什麼瘦了一圈?"他的眸子里,盡是心疼與不舍.

周楚榆這樣完美的女人,她的生活不該是這樣的,歐向北那樣的男人根本就配不上她!

蘇清城的話,讓周楚榆眼眶酸疼的厲害.

卻只是強笑著,道:"最近減肥."

"去一下花店吧."蘇清城長歎一口氣,道.

*-*-*-*-*-*-*-*-*-*

"薇薇,之前一直在山區拍攝,剛剛回來,怎麼樣啊,現在?"病房里,身著隔離衣的蘇清城將手中的百合花放在床頭桌上,看著正打著營養液的喬薇薇,道.

"還好,就是身上有時候總是疼."喬薇薇看著蘇清城,淡淡一笑,道.

周楚榆心翼翼地將蘇清城的花插進了花瓶里,而後,看著蘇清城,道:"清城,別站著啊,你坐."

蘇清城紳士地笑了笑,而後優雅地坐在了沙發上.

"真熱鬧啊."涼意溫潤的聲音在病房里響起.

三人齊齊看向門口.

涼意淡淡一笑,依舊一身的溫潤如玉,走到蘇清城身邊,朝蘇清城笑了笑,而後坐了下來.

"嫂子,感覺怎麼樣?"涼意溫和地問道.

看著喬薇薇的樣子,他只感覺心底的某處好像被什麼狠狠碰了一下.

這樣看著涼意,喬薇薇又想到他那天強吻她的樣子,眸子冷了冷,嘴角勾起一抹並不自然的笑容,道:"挺好的."

涼意自然看得出喬薇薇臉上對他的疏離,心下一緊,卻只是不動聲色地勾起唇瓣,沒有話.

"來之前我跟向北哥通過電話了,他孫然昨晚招供了,現在進監獄了呢,那女的看著挺溫柔,真想不到,居然這麼惡毒."提到孫然的名字,涼意溫和的眸中明顯有一股戾氣流淌而出,就連周身的氣場,也冷了下來.

"她招供了?進監獄了?"周楚榆問道.

"向北哥沒跟你麼?"

"他昨晚就沒回家,早上我出門的時候碰上了他,他沒跟我這些."想到早上歐向北身上那濃烈的香水味,她的眸子又黯淡了下來.

蘇清城聞,立馬抬起頭,緊鎖著眉頭,看著周楚榆.

*-*-*-*-*-*-*-*-*-*

同一時間.

涼氏集團總裁辦公室.

"兒子,昨晚然沒回家,打電話也打不通,一直關機關到現在,你知不知道她去哪了?"涼薄一手捏著手機,一手隨意地把玩著手中的鎏金鋼筆.

聽著千芳的話,涼薄的表並沒有什麼變化,只是淡淡地編著謊話道:"她現在跟我在一起呢,媽,您不用擔心."

"哦,原來是跟你在一起呢啊,那我就放心了,這就對了嘛,好好培養感,你們才是真正的夫妻"

"嗯,媽我掛電話了."

掛了電話後,涼薄隨手將手機與鋼筆丟在一邊,捏了捏眉心,疲憊地靠著靠背,交疊起修長的雙腿,做假寐狀.

"嘟嘟嘟嘟……"手機的震動聲劃破了一室的甯靜.

涼薄睜開眼睛,坐直了身子,不耐煩地拿起手機,沒有看來電的是誰,便直接接了電話:"什麼事?"

"薄爺,經過了一夜,她已經被折磨的差不多了,剛剛被送到監獄病房了,您看您要不要把夫人帶回去.再這麼下去,我怕……"耳邊,局長的聲音讓涼薄的臉再次冷了下來.

他長歎了一口氣,再次不耐煩地捏了捏眉心,道:"行了,我知道了."

*-*-*-*-*-*-*-*-*-*-*-*

監獄病房里.

渾身是傷的孫然絕望地靠坐在床上,緊閉著雙眼.

渾身的刺痛感讓她快要喘不過氣.

身邊,四名女獄警站在床邊,冷冷地看著孫然的一舉一動.

"嚓……"伴隨著一陣不輕不重的開門聲,涼薄一步一步走進了病房.

"薄爺!"四名女獄警恭敬地頷首,異口同聲.

聽到獄警的話,孫然心中一喜,立即睜開雙眼,看著病床邊死神般冰冷的他,強忍著雙腿上的疼痛,快速下了床,整個人"撲通……"跪在了地上,抓著涼薄的褲腳,道:"薄爺,帶我回去吧,求你……"

涼薄居高臨下地看著她,一直冷著臉,不話.

"薄爺,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孫然繼續扯著他的褲腿,求饒道.

涼薄嫌惡地挪了挪腳步,朝四名女獄警命令道:"把她給我帶出來吧!"而後,轉身就走.

"是薄爺!"四名女獄警再次恭敬頷首.

聽到涼薄的話,孫然這才松了一口氣,整個人癱軟在地,無力地笑著.

上篇:【159】Jian人,滋味如何     下篇:【161】因為那個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