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162】騙子,你給我滾!  
   
【162】騙子,你給我滾!

"喂?媽?"聽著救護車的聲音,涼薄心下一緊.

"你走了,然就一直喊肚子疼,我看她下面還流血了……我們現在在去往醫院的路上……這個孩子要是沒了的話,我也不活了."電話另一邊,千芳哽咽地著.

涼薄用余光瞥了涼意與喬薇薇一眼,而後又道:"我也在醫院,我下去等你們."著,涼薄便掛了電話.

掛了電話後,涼薄快步走到病床邊,看了涼意一眼,而後將目光定格在喬薇薇清冷的臉上,無奈道:"孫然流血了,在來這邊的路上,我先下去看看."

聽到涼薄的話,喬薇薇心里暗爽.

她冷冷別過臉,冷哼道:"活該,孩子掉了才好呢,她這麼惡毒根本不配有孩子!"

聽到她的話,涼薄長歎了一口氣,擰起了眉頭看了她一眼,而後對涼意道:"你照顧好她.我去去就來."

涼意點點頭,道:"哥,你去吧.沒事,這里有我呢."

聽到涼意的回答,涼薄再次看了喬薇薇一眼,而後轉身快步出了門.

"鸚鵡,你還真直接……"涼意看著喬薇薇,無奈地搖頭,狹長的眸中泛起一抹笑意.

"直接點好,最討厭虛偽做作."

*-*-*-*-*-*-*-*-*-*-*-*-*-*-*-*

"縱然她有錯,可好歹她還懷著孕呢,你怎麼能讓人那麼對待她!"急救室門口,千芳無力地靠著緊閉的門,淚眼婆娑地看著坐在沙發上靜靜抽著煙的涼薄,道.

涼薄云淡風輕地吐著煙圈,千芳的話,很顯然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影響.

"我應該怎麼對待她?要我輕易放過她我真的做不到,不好好教訓她一下,她就不知道自己惹了誰!"罷,他又再次深深吸了一口煙,平靜地靠著松軟的靠背,交疊起修長的雙腿,做假寐狀.

涼薄的話,讓千芳心里的火氣"騰……"地一下升騰到頭頂.

這樣的涼薄,簡直與當年的涼天佑一模一樣.

她狠咬著牙根走到涼薄面前,顫抖的手狠狠抓住涼薄的領口,道:"你現在這個樣子,跟當年的你爸有什麼區別?就不怕然的孩子生下來以後,也像你憎恨你爸爸一樣憎恨你麼?"

一雙好看的眉毛,因為千芳的話,而向一起攏了攏.

涼薄抬起頭,看著千芳,道:"我跟爸不一樣,她跟您也不一樣."

千芳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伸出手,用力抓著自己一直在抽疼的心,無力地向後退了退,坐在涼薄對面的沙發上.

"有什麼不一樣,你們父子倆都一樣……我大孫子若是保不住,我也不活了!我也不活了!"千芳無力地靠著靠背,看著涼薄的眼睛空洞無光,心里面沉甸甸的,好像被千斤巨石壓著,喘不過氣.

千芳的樣子,讓涼薄心下一緊,他默然看著千芳,眼睛里面泛著幾分心疼.

香煙已然燒到了指甲,他卻絲毫感覺不到疼痛.

良久,他才優雅地將香煙丟在腳下,用腳輕輕碾了碾.

空氣似乎再次凝固成塊,整個世界壓抑到了極點.

孫然的痛也好,淚也罷,不會對他造成任何影響.

但媽媽卻是不同.

三十分鍾後.

急救燈驟然熄滅.

急救室的門緩緩而開,女婦產科醫生率先走了出來,

涼薄依舊坐在原處,沒有起身,只是靜靜抽著煙.

千芳冷睨了涼薄一眼,快步起身,走到醫生面前,道:"王醫生,我媳婦怎麼樣了?"

"孩子雖然暫時保住了,但是由于病人之前受到了過度的驚嚇還有強烈的精神刺激,動了胎氣,要心照料,盡量讓病人呆在家里靜養.切記不要再讓病人受到任何刺激."王醫生緩緩摘下口罩,瞥了一眼涼薄,複又將目光定格在千芳的臉上,恭恭敬敬地著.

"王醫生,謝謝您……真的謝謝您……"千芳如釋重負般地笑著,看著醫生,道.

聽到醫生的話,涼薄抬眸挑了挑眉,而後優雅地起身,雙手放在褲子口袋里,道:"既然沒事了,那我就先回那邊了."

不等千芳回答,涼薄便直接快步離開.

千芳剛准備上前攔住涼薄,面色蒼白如紙的孫然便被醫護人員緩緩推了出來.

千芳立即快步上前,抓住孫然冰涼的手,看著昏睡中的她,眼圈微.

*-*-*-*-*-*-*-*-*-*-*-*-*-*-*-*-*-*-*-*-*-*-*-*-*-*-*-*-*-*-*-*-*-*-*-*-*-*-*

三個月後.

"啊!"冰涼的地板上,喬薇薇拼命著拍打著自己毫無知覺的雙腿,眼眶猩.

手上的力度一下一下地加重,可是,她的腿卻依舊一點感覺都沒有!

"不……不要……我一定能站起來,一定能!"吸了吸鼻子,狠咬著牙根,她再次伸出手,用力抓住病床邊緣,試圖站起……

她是喬薇薇,她是高貴驕傲的喬薇薇~!

她決不能倒下,決不能~!

決不能當個廢人!決不能!

"嘭……"腳下一軟,整個人再次重重地摔倒在地.

一次一次地嘗試,一次一次的跌倒,最終,她還是只能選擇放棄.

這個瞬間,她萬念俱灰.

"我讓你沒知覺,讓你沒知覺!"雙手緊緊握成了拳頭,一下一下重重捶打在大腿之上……

淒厲的喊叫聲,在空蕩的病房里盤旋.

"女人……!"推門而入的涼薄見狀,立即快步上前,谷欠將她扶起.

她伸出手,用力推開他,幾乎將全身的力氣都加在了雙手之上!

"滾!騙子!你給我滾!你不是拆了石膏一周後我的腿就能恢複知覺麼?現在都半個月了!我還是沒知覺!我癱了對嗎?對嗎?!我被孫然那個JIan人害癱了對麼?!嗚嗚嗚嗚!"眸定定地看著他,喊的撕心裂肺!

此刻的她,徹底失去了理智,淚如泉湧.

上篇:【161】因為那個吻嗎     下篇:【163】去殺了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