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163】去殺了孫然!  
   
【163】去殺了孫然!

她的樣子,讓他心痛.

他仿若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心正一點一點地碎裂.

一張棱角分明的臉,漸漸籠上了一層濃重的陰郁.

深不見底的黑眸中,有淚光在流轉.

他著眼,再次靠近了她,伸出手,擁她入懷.

手,輕輕撫摸著她的發絲,下巴抵著她的發頂,動了動唇:"對不起,我這麼做,只是怕你知道了接受不了,想找機會慢慢地告訴你的,醫生了,我們還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你放心,哪怕尋遍天下名醫,散盡家財,我也會治好你."

唇,輕吻著她的發頂.

聲音,沙啞到了極致.

溫熱的淚滑過他棱角分明的臉,落在她的發頂.

"騙子!你個騙子!騙子!"她嗚咽地抽泣著.

手狠狠捶打在他的胸口,發出如同擂鼓般沉悶的聲響.

淚,浸濕了他深黑的大衣……

他任由她捶打著她,再怎麼痛,依舊紋絲不動.

耳邊,她心碎的呢喃,抽泣聲,像一把把鋒利的刀,深深插進了他破碎不堪的心.

累了,她無力地癱軟在了他的懷里,手卻依舊死死抓著他的大衣,道:"去幫我殺了孫然好麼?殺了她,好麼?我求你了!"

"女人……對不起,除了這個,我什麼都能答應你."他加重了手臂的力度,用力將她抱進,臉頰,不斷地磨蹭著她的頭發,無奈地著.

看著她痛苦的樣子,他又何嘗不想去殺了那個女人.

可是他不能,他不能.

那個女人是唯一能夠解她身上蠱毒的人.

如果孫然死了,那她也就沒救了.

"我什麼都不要!我就要她死!我恨她!我也恨你!你不是愛我麼?為什麼不能幫我去殺了她!為什麼!"她撕心裂肺地喊著,纖長的指甲深深嵌入他線條精美的脖頸.

他長吸一口氣,而後緩緩吐出,任由她一下一下地抓著自己的脖子.

此刻的他,不是站在世界之巔的王者.

此刻的他,只是一個心疼自己女人的普通男人.

"乖,你不能恨我,我也不要你恨我,相信我,我一定會找人治好你的."他身子一軟,整個人癱坐在地上,緊緊摟著她,道.

"我恨她!我好恨!"抓著他脖子的動作慢慢停了下來,帶著血的手緩緩滑落到身側握成拳頭.

強烈的恨意如同海浪一般席卷而來,幾乎將她整個人吞噬.

她感覺自己壓抑的快要喘不過氣.

全身的每一粒細胞都在疼.

哭累了,她緩緩閉上沉重的眼皮,深呼吸,道:"因為她是你老婆,因為她懷著你的孩子,所以,你不能像對待喬茉莉陳碧華那樣隨便對待她,是麼?"

"……"他不語,他多想告訴她,不是,不是.

"哈……哈……哈……我就知道是這樣,我就知道!"她緩緩閉上沉重的眼皮,苦笑著,不再話.

他再次吻了吻她的發頂,伸出手,拭去臉上的淚,彎腰將仿若被抽去了筋骨般柔軟的她抱上了床.

她絕望地仰躺著,眼睛死死盯著頭頂素白的天花板.

淚水,沿著眼角一點點流淌而出,濡濕了雪白的枕巾.

"明天,我帶你去美國,美國不行,我們再去別的國家.相信我,我不會讓你一直癱著的."他坐在床邊看著她,眉頭深鎖.

"……"她沉默以對,連看都不去看他一眼.

"嚓……"開門聲,劃破了一室的沉重憂傷.

門口,身背色雙肩書包,身著厚重白色羽絨服的甯檬呆呆看著眼前的景,清澈的眸,泛起層層淚花.

她狠咬著蒼白的唇瓣,緩緩走到喬薇薇身邊,伸出手,擦了擦喬薇薇臉上的淚,看著脖子上全是血痕的涼薄道:"薄爺,薇薇姐都知道了,對麼?"

涼薄沒有話,滿眼是殤.

"薇薇姐,你別哭好不好,不是了麼,還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

喬薇薇沒話,也沒看甯檬一眼,只是呆呆看著天花板,不不語,恍若呆滯.

甯檬無奈地摸了摸頭發,看了看涼薄,又看了看喬薇薇,實在是不知所措.

"你走吧,去陪你的嬌妻吧.甯檬在這邊陪我就好!"良久,喬薇薇才無力地動了動唇,身側,沾著血的雙手緊緊抓著床單,道.

"女人……"

"我叫你走,你聽到沒有!"喬薇薇別過臉,聲音幾乎快要撕裂.

"好……我走."他再次深呼吸,用力地睜了睜眼,而後,扭頭看著甯檬道:"好好照顧她."

罷,他便轉身離去,輕輕帶上了門.

"什麼愛我,什麼我是唯一,都是放屁!關鍵時刻,還不是向著孫然那個JIan人!"聽到關門聲後,喬薇薇再次無力地動了動唇,道.

此刻,她的聲音早已沙啞到了極致.

"薇薇姐,我給你唱首歌好不好?"甯檬緩緩坐在喬薇薇床邊,再次伸手,擦了擦她眼角的淚痕,道.

"嚓……"不等喬薇薇話,門便再一次被人打開.

"我讓你走你沒聽……"喬薇薇大喊,當目光觸及到門口涼意與周楚榆的身影時,另外幾個沒完的字便被生生吞回了腹中.

"楚榆姐.意爺."甯檬看見二人,立即滑下了床,乖乖打著招呼.

周楚榆與涼意一起點了點頭,而後將目光落在了喬薇薇臉上.

"剛剛上來剛好遇見薄爺了,他看起來很難受的樣子,你們吵架了?他脖子上那些血痕是你撓的?"周楚榆彈了彈色羽絨服上沾著的雪花,走到喬薇薇身邊,看了看她血跡斑斑的手,而後坐了下來.

涼意緊隨其後,坐在了床邊的沙發上,依舊一身溫潤.

看著這樣的喬薇薇,狹長的眸子漸漸暗淡了下來.

喬薇薇在周楚榆的攙扶下,艱難坐起,而後挪了挪身子,猛地抓住涼意的手,搖晃道:"涼意,去幫我殺了孫然好不好!好不好!"

^^^^^^^^^^^^^^^^^^^^^^^^^^^^^^^^^^^^^^^^^^^^^^^^^^^^^^^^^

上篇:【162】騙子,你給我滾!     下篇:【164】再快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