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166】我們關系親/密  
   
【166】我們關系親/密

歐向北緩緩推開周楚榆,雙手放進棗色的毛呢大衣口袋里,快步走到黑色別克商務車前……

"這不是那個長的很次的蘇清城的車麼?你怎麼會開著他的車?"歐向北挑了挑眉,穿著黑色皮靴的腳狠狠朝車輪子踹了幾下.

還別,將這輪胎當成蘇清城來踹,還真是爽!

"滴滴滴滴……"車子,立即發出刺的警報聲.

"人次,車次也就罷了,這車的警報聲也還這麼次!"歐向北孩子一般,一下一下地揣著無辜的車輪胎,酸酸地著.

看著他的樣子,周楚榆一臉黑線.

貌似車子的警報聲都差不多吧……哪有好聽難聽之分-.-

周楚榆快步走到他的身邊.

凜冽的被風吹起她的長發,吹的她鼻尖微.

他悶悶的樣子,他酸了吧唧的語氣,讓周楚榆心下一喜.

一雙眸子,泛起一層喜色.

卻是半開玩笑地看著他,道:"我們關系親/密,他是我的藍/顏,我開他的車怎麼了?你快別踢了,吵死了."

親密……!藍顏……!

這兩個詞更是加重了歐向北心中的不悅.

踢打著輪胎的動作驟然停了下來.

站穩了腳後,他側過身子,看著周楚榆,挑了挑眉,道:"老婆,你怎麼能有藍顏呢?!這不可以的!他藍著藍著我綠了怎麼辦?!"

"去你的吧!就准許你有顏,就不讓我有藍顏了啊!"周楚榆淺淺一笑,粉拳不輕不重地落在歐向北胸口.

"我哪有顏,我這麼老實巴交的一**/絲,哪能有顏啊!我一個顏都沒有!"到這里,他的嘴角又扯起了一抹招牌式的痞笑.

老實巴交,**/絲……

這些詞跟他絲毫不搭邊好吧?天雷滾滾……

周楚榆再次一臉黑線.

忽然想到了什麼,她伸出手,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道:"瞧我.這都什麼記性!"

而後,她快速在歐向北口袋里拿出他的手機,直接撥通了涼意的電話.

電話剛一撥通,周楚榆便直接對著電話那頭,道:"對了,涼意,薇薇中蠱毒的事,你別跟她啊,還有告訴蘇清城也別."

"楚榆姐,你不我也知道,就那只鸚……就我嫂子那個性格若是知道了,肯定得逼著我哥離婚……"電話那頭,涼意一個穩穩的刹車,將車停在了醫院門口,瞥了一眼身邊的蘇清城,道.

"嗯……那好,就先這樣,拜."罷,周楚榆便掛了電話,將手機放回歐向北兜里.

"怎麼回事?他倆怎麼會知道?"歐向北不解地問道.

"薇薇今天非要讓涼意去殺孫然,涼意那子聽了她的話,拿著水果刀就往病房外跑,我沒攔住他,讓他開著車跑了,正好在路邊等出租車的時候就遇見清城了,他就載我去夢園了,還好我們去的及時,不然孫然就真死了."周楚榆道.

想到那一幕,周楚榆現在都還會心跳加速,當時若是他們晚去一步,那麼孫然……

"哦?涼意那子還有那樣的一面?我沒看見還真是可惜了呢."歐向北再次挑了挑眉,痞笑道.

看著他,周楚榆踮起腳尖,微涼的雙手扯住他凍得通的耳朵,道:"行了,別在這站著了凍死了,咱們回家做飯吃."

"先麼一個再做飯."著,他長臂一伸,輕松將她攬入懷中,嵌著痞笑的唇瓣緩緩靠近了她的唇.

"我要飛的更高~~~飛的更高~~~"

舌頭剛谷欠長驅直入,口袋里的電話,便開始不安分地響了起來.

周楚榆尷尬地推開他,道:"電話……"

歐向北扁扁嘴,長歎一口氣,不耐煩地拿起電話.

眼睛一直盯著周楚榆微的臉,沒看是誰,便直接對著電話那頭低吼道:"尼瑪,這都是誰啊,非要趁著被人親親的時候來電話."

"我是陳怡啊.之前要來看我還作數麼?我今晚有時間你要不要過來?"

電話那邊的聲音灌耳而來,周楚榆清清楚楚地聽到了電話里的內容,眸子暗了暗,卻並沒有話.

歐向北做賊心虛般地看了一眼周楚榆,對著電話那頭道:"尼瑪,打錯電話了!"

罷,他便直接掛了電話,關了機.

"打錯電話,打錯電話."將手機揣回口袋後,歐向北干笑撓著發絲,心翼翼地看著周楚榆看似云淡風輕的臉.

周楚榆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而後轉身,進了門.

剛剛,她清清楚楚地聽到了陳怡二字.

這個名字,她並不陌生,因為之前,她有看過他給歐向北的短信.

從來跟哪個女人在一起超過一周的歐向北,這次卻讓這個女人在自己身邊呆了三個月之久.

她的心,湧上了一層不安.

歐向北對陳怡,似乎與之前那些女人不太一樣.

"老婆,你這些人都是咋回事,沒事老打錯電話."他屁顛屁顛跟在她身後解釋著,顯然有些掩耳盜鈴的意味.

內門門口,周楚榆拿出鑰匙,開了門.

她看也沒看歐向北一眼,直接換上拖鞋,越過客廳,走進了廚房.

看著周楚榆的背影,歐向北聳聳肩,快速換上拖鞋,跟進了廚房.

此刻,周楚榆正在廚房洗手台前洗著手,透過光可鑒人的鏡面,歐向北將那張清冷暗淡的臉,盡收眼底.

他知道,她興許是生氣了.

于是乎,便大步流星走到她身後,伸出手,從後抱緊了她,下巴抵著她的脖頸,撒嬌道:"老婆……"

她身上淡淡的香氣撲鼻而來,讓他一陣心安.

外面那些女人之于他,就好似攙著毒品的烈酒.

而周楚榆之于他,卻好似一杯溫熱的牛奶,雖沒烈酒那樣刺/激,卻是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習慣.

洗好手後,周楚榆擦了擦手,抬起頭透過鏡子與他四目相對,道:"行了,我沒生氣,你出去吧,廚房不是男人該呆的地方."

"老婆,你真好……"

"向北……"

"嗯?"

"我能不能提一個要求?"周楚榆深吸一口氣,道.

上篇:【165】意爺要殺少奶奶     下篇:【167】你是我買褲/衩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