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167】你是我買褲/衩送的  
   
【167】你是我買褲/衩送的

"別一個,一百個都行."歐向北道.

"我就是想讓你時刻記著,你是一個有家的人,在外面玩夠了,瘋累了,記得回家."周楚榆吸了吸鼻子,抓著他環在自己腰間的手腕,道.

"謹遵老婆大人教誨."歐向北痞笑道.

"趕緊出去吧,我做飯."

"嗯,老婆大人,我先出去看電視了啊."著,歐向北便松開了周楚榆,轉身,徑直走出了廚房.

他離開後,周楚榆長歎一口氣.

搖了搖頭,看著鏡子里自己黯淡無光的雙眸,道:"歐向北,我該拿你怎麼辦呢."

再次長歎一口氣後,周楚榆走到冰箱前,拿出之前洗好的蔬菜和肉,放在了案板上.

廚房里,周楚榆在乒乒乓乓地忙碌著,客廳里,歐向北則是悠閑地坐在沙發上一邊用手機玩著微信,一邊放著《江南shyle》

身子還不時的跟隨著節奏搖擺,嘴巴不由地跟著音樂哼唱:"歐巴向北style~歐巴帥哥style~"

"滴滴……"微信上,陳怡發來了一條消息.

歐向北哼著歌,朝廚房看了一眼,而後,點開了消息.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陳怡自拍的裸/體照,再加上圖片上配的一行想當露/骨的文字"歐少,好像要"讓他瞬間精蟲上腦……

他再次偷偷摸摸朝廚房看了一眼,而後,饒有興致地仔細看著照片.

要這個女人可以算是極/品了,比他之前勾/搭的任何一個女人都要極/品.

每天晚上,她總能帶給他不一樣的驚喜與刺/激……

這也是為什麼,他會讓她留在自己身邊這麼長時間的原因.

當然,到目前為止,他迷戀的只是她的肉/體.

他是個正常男人,對于這種能夠讓他高/潮連連的銷/魂角色,他自然無法抗拒.

"向北,吃飯了!"周楚榆的聲音灌耳而來.

周楚榆的聲音,讓歐向北一個激靈,他立即回過神,將手機直接鎖了屏.

而後,起身,扯了扯身上的白色羊絨毛衫,看著正心翼翼端著一大盆水煮肉片往餐廳走的周楚榆,道:"遵命,老婆."

他痞笑著,走進餐廳,將兩只子向上拉了拉,走到洗手台前洗了手,而後坐在了餐桌旁.

周楚榆將最後一道涼拌青菜放上桌子後,便直接坐在了歐向北對面.

窗外,悄然降臨的夜幕為整個世界籠上了一層灰色,寒風呼嘯,大雪漫天.

屋里面,卻是溫暖如斯.

桌上的飯菜冒著騰騰的熱氣,讓人感覺溫馨無比.

"這樣的天,吃辣的最爽了,還是有老婆好啊."著,歐向北拿起筷子,夾了兩塊水煮肉片,一起塞入口中,一邊吃,一邊道.

"好吃的也塞不住你的嘴."周楚榆笑盈盈地將一塊香辣蟹放進歐向北的米飯碗中,道,

看著他吃的如此開心,她心里很是歡喜.

"老婆,我現在在想,還好當初咱倆酒後亂X了,不然……我就損失大了啊."歐向北一邊啃著蟹子,一邊著,兩片嘴唇油光油光.

"我以為你會很後悔當初的事呢,如果沒有那件事,我們也不會結婚,你也不用每次偷/腥都偷偷摸摸."罷,周楚榆淡定地夾起一筷子酸辣土豆絲,送入口中,優雅地吃著.

"我/干嘛要後悔啊."

"叮咚……叮咚……"

門鈴聲,在此刻響起.

周楚榆看了一眼正狼吞虎咽的歐向北.

而後轉身,快步走出廚房.

穿過客廳,走到了門口,打開了門.

"媽,您怎麼這麼晚過來了啊,您要來怎麼不跟我們打個招呼啊.趕緊進來吧."周楚榆看了一眼站在門口的婆婆辛,而後瞥了一眼辛身後極速離去的,掛著軍牌的黑色奧迪A8,道.

"還呢,本來是應該下午四點多就到的,結果誰知道因為大雪高速公路封了,我們只好繞路啊."辛快速彈了彈深紫色貂皮大衣上的雪,跺了跺腳,快步進了門.

"您也是的,大雪天出門多危險啊."周楚榆心翼翼地脫下辛的外套,掛在牆上,而後,取了拖鞋放在辛腳下,道.

辛穿上拖鞋,在口袋里拿出一包由透明塑料袋裝著的淺粉色藥粉,放在周楚榆手中,聲道:"我還不是想快點把這個給你啊."

"這是什麼啊,媽?"周楚榆看著手中的藥粉道.

辛踮起腳尖,塗著淺色唇膏的唇瓣湊到周楚榆耳邊,道:"這是春/藥……"

辛的話,讓周楚榆的臉瞬間到了脖子根,尷尬地問道:"媽,您給我這個干嗎."

"給那子用啊.排卵期的時候,每天晚上都給他下這個藥…這樣他才能更有力氣造/人啊."婆婆辛再次聲道.

周楚榆一臉黑線,天底下有這樣的媽麼,居然叫自己的兒媳婦給自己兒子下春/藥.

就為了這點東西,還大老遠地從D市跑過來.

"老媽,大晚上的,您來干嘛啊?"歐向北懶洋洋的聲音灌耳而來,周楚榆下意識地握緊藥粉,看向一臉痞笑的歐向北.

"干嘛?我來你不歡迎麼?"辛看了周楚榆一眼,而後快步走到歐向北面前,挽住歐向北的手,道.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老媽,您肯定還沒吃飯吧,來來來,正好,我們一起吃."歐向北一邊帶著辛往餐廳走,一邊虛偽地著.

他知道,如果他敢不歡迎的話,他一定會被*力老媽打到鼻青臉腫……

周楚榆站在原地,將手中的春/藥放進口袋,而後,快步進了餐廳.

餐廳里,三個人圍坐在一起吃著飯,和樂融融.

"楚榆啊,這子最近沒勾搭別的姑娘吧?"

"咳咳……"辛的話,差點讓歐向北噴飯,不等周楚榆話,歐向北便直接放下碗筷,道:"老媽,你兒子長這麼丑,誰能讓我勾搭啊,再了,干嘛把我想那麼壞啊?!"

歐向北的話,讓周楚榆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楚榆,他找沒找?要是找了你告訴我,我保證立馬替你把他給閹割了."辛看著周楚榆,又道.

"沒有他很乖啦,媽……"罷,周楚榆淺淺一笑,瞥了一臉黑線的歐向北一眼,而後,夾起一筷子青菜送入了口中.

"老媽,其實我一直很想問,我到底是從哪里來的……"歐向北挑了挑眉,放下筷子,扭頭看著身邊的辛,苦笑著問道.

"買衣服送的."千芳白了歐向北一眼,夾起一塊水煮肉片放入口中,優雅地吃著.

"我去……是買貂皮大衣送的麼?"歐向北又道.

"不是,是買褲/衩送的."辛又道.

"噗……"周楚榆失態得差點噴飯.

"是很貴的那種進口褲/衩麼?"歐向北又道.

"不是,你誤會了,淘寶一元秒殺還包郵的那種……"辛繼續一本正經地著.

"我去……"歐向北無奈地長歎一口氣,悶悶地再次拿起筷子.

"噗……哈哈."最終周楚榆還是沒能忍住,直接捂嘴笑了起來.

這邊氣氛活躍無比,另一邊病房里,卻是另一番景象……

上篇:【166】我們關系親/密     下篇:【168】上去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