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170】找你gan/我,還能干/毛  
   
【170】找你gan/我,還能干/毛

他的中指,一點一點地探入那依舊濕/潤的幽深.

"唔……"周楚榆難/耐地動了動下/身,低/吟著.

"老婆,轉過身,我們玩別的招/式."

著,歐向北便快速抽出自己的手指.

雙手用力握住那纖瘦柔軟的腰肢,將她翻轉.

她氣喘籲籲地趴在床上,任由他擺弄.

雙手不自覺地再次抓緊了已經皺巴巴的床單.

他痞痞一笑.

握著她腰肢的手用力向上一托,堅/挺處霸道地從後進入她的緊/窄,一下一下用力地撞擊.

每一次的深/入,都直接插/進了她的身體最深/處.

臥室,在女人的Shen/吟,與男人的粗/喘聲中悄然變成了巨大的蒸籠.

揮汗如雨的兩個人,盡地享受著這場酣暢淋漓的歡/愛.

"我要飛的更高~~飛的更高~~~"

汪峰高亢的聲線劃破了一室的火/熱與糜/霏.

"Shit!這都是誰啊,專門挑好了時間的是不是."他低罵道.

而後,再次加快了身下的力度,將種子埋撒進她的身/體後快速抽身而出.

翻身了下床,在褲子里拿出依舊在不斷叫囂著的手機,屏幕上跳動的"陳怡"二字,卻讓他眉心一緊.

他偷偷向後瞥了一眼正緊閉雙眼,趴在床上氣喘籲籲地周楚榆後,拿著手機,赤/Luo著下/身進了浴室.

關上門後,他慵懶地倚門而立,聲接起了電話,一只手堵在唇邊,道:"你干嘛?以後沒事別老打電話."

"哈哈……怎麼,怕被你老婆發現?原來你還是個妻管嚴啊?"電話另一邊,嘈雜的音樂聲,還有陳怡略帶醉意的聲音灌耳而來.

"什麼妻管嚴……行了,我不跟你了,掛了哈,明天再聯系."著歐向北便谷欠掛電話.

"你等等,我在'謎’酒吧,吧台這里,我喝醉了,你來接我回家吧."

"喝醉了,自己找代駕,你叫我/干毛啊?"

"找你干/我啊,還能干毛?我不管,你要是不來接我,我就直接打車去你家,反正我也知道你家地址."

陳怡的話,即刻讓歐向北心下一緊.

尼瑪,他瞬間有了一種,被人揪住了辮子的趕腳.

"行了,知道了,我去接你還不行麼?我敗給你了大姐."

著,歐向北便直接悶悶地掛掉了電話.

沒辦法,只能去接了,誰讓她抓著自己的弱點呢啊.

"尼瑪!不帶這麼威脅人的!"他低罵一句,直接將手機扔在洗手台上,快步走到噴灑前,放了溫水.

簡單地沖洗了一下身子後,歐向北快速圍著浴巾步入了房間,直接進入了衣帽間.

床上,周楚榆依舊保持著原來的姿勢,趴在那里,整個人筋疲力盡.

"老婆,我有個哥們兒,在酒吧喝酒,忘記帶錢了,我過去給他買下單,很快就回來啊."換好了衣服的歐向北從衣帽間走出來後,徑直走到床邊,看著周楚榆,道.

哥們兒……

哥們兒的電話需要背著她接麼,呵呵……

"嗯,你去吧."周楚榆點點頭,實在是疲憊的不想再多話.

聽到周楚榆的話,歐向北立即痞痞一笑,快步走出了房門.

歐向北走後,整個世界再次陷入了一片沉寂.

房間里的氣氛,也刹那間冷了下來.

周楚榆動了動身子,長歎了一口氣,起身穿上Nei/褲,赤足走進浴室.

站在門口,眼睛瞥見洗手台上歐向北落下的手機時,她蹙了蹙眉,快步走到洗手台前,拿起了手機.

猶豫了好久,她還是不由自主地按了一下按鈕,然後將手機解了鎖.

手,微顫著點開他的通話記錄,陳怡兩個字再次刺痛了她的心.

這個陳怡,一個電話就能讓歐向北立即跑出去……

她想,歐向北是很在乎她的吧.

想到這里,她眼眶一酸.

想要再查看他的短信,微信,手卻不由自主地按下了鎖屏.

轉過身子,一抬臀,整個人坐在了冰涼的洗手台上.

靠著冰冷刺骨的鏡子,握著手機的手,在微微顫抖.

從脊梁骨竄入心髒的寒氣,讓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寒顫.

良久,她才回過神.

跳下洗手台,將手機放回原處,走到浴缸邊,放好了一浴缸溫水之後,直接褪/掉了身上所有的衣物……

整個人一/絲/不/掛地坐在溫水里,突如其來的溫暖,卻讓她有些不適應.

靠著冰涼的浴缸壁,她抬起頭,看著頭頂雪白的雕花天花板……

心,好像有千萬只手在拉扯.

煩躁到了極點.

這場愛里,她一直都是卑微的,卑微到了塵埃里.

十七歲開始,愛了他足足十年,她早已習慣了他身邊的女人如走馬燈.

有時候,她會問自己,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委屈自己.

每一次的答案都是,因為愛.

泡了很久,直到水涼到刺骨,她才緩緩從浴缸里走了出來,隨手扯過牆上的浴巾披在身上,打了個寒顫,赤足回到了房間.

爬上床,卻怎麼也睡不著,她知道,今夜的自己,注定無眠.

*-*-*-*-*-*-*-*-*-*-*-*-*-*-*-*-*-*-*-*-*-*-*-*

一個急刹車,寶藍色的蘭博基尼霸道地橫在了酒吧門口

車內,歐向北合了合身上的鵝黃色羽絨服,而後,直接推開車門,下了車.

突如其來的寒冷讓他不自覺地打了一個寒顫.

鎖了車,他直接雙手放在上衣口袋里,吹著口哨往酒吧內走.

外面寒冷刺骨,酒吧內,卻是另一番場景.

空氣中,彌漫著濃烈的煙酒氣息.

音樂聲,勁爆無比,像是要震碎人的心髒.

舞池里,衣著暴/露的男男女女瘋狂扭動著年輕的身體.

騷/動,不安,在這個璀璨糜爛的空間里肆意流淌.

這里的一切,都讓歐向北興奮到了極點.

他一邊跟隨著動感的節拍打著響指,一邊扭動著身子,快步往舞池對面的吧台處走……

上篇:【169】再做幾個招/式     下篇:【171】我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