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172】別恃寵而驕  
   
【172】別恃寵而驕

聽見聲音,周楚榆並沒有抬頭.

只是歎了一口氣,繼續專心致志地翻閱著手中的雜志.

她看起來依舊淡定自如.

看見周楚榆,歐向北心虛地打了個激靈,而後再次心翼翼地檢查著自己的衣服.

確定沒有什麼女人的唇印之後,他換上拖鞋,快步走到周楚榆身邊.

他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雙手自然張開放在靠背之上,翹著二郎腿兒,瞥了一眼周楚榆手中的雜志,而後將目光定格在她溫婉如斯的側臉,道:"老婆,破財經雜志有啥可看的,還看這麼認真,我怎麼一看這個我就頭痛."

他身上熟悉而又濃烈的香水味撲鼻而來……

這是屬于陳怡的味道.

她不動聲色地合上雜志,扭頭看著他:"上去睡覺吧,我困了."

而後,她直接合上雜志起身,越過他,快步往樓上走.

一雙眸子,在他目光觸及不到的地方,漸漸變暗.

這一次,她選擇了裝傻.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傻傻坐在客廳等到這麼晚.

明明已經知道了的事,為什麼還非要再次親自確認……

*-*-*-*-*-*-*-*-*-*-*-*-*-*-*-*-*-*-*—*-*-*-*-*

翌日.

"總裁,一切都已准備就緒,您和喬姐可以隨時出發."病房里,一襲白色羊絨衫搭配黑色休閑長褲的涼薄坐在床邊沙發上,默然聽著電話那頭秘書Mandy的聲音.

"行了知道了."睨了一眼正靠坐在病床上,做假寐狀的喬薇薇後,他直接掛了電話.

她眉間深刻的川字,再次讓他的心蒙上了一層灰.

自從知道了自己的況後,她的眉心,就咋沒舒展過.

他更沒有再看見她笑.

"一切都准備好了,走吧,我們去美國."

罷,他快步走到牆邊沙發處,彎腰拿起自己的深藍色毛呢大衣,套在身上.

而後拿起她的白色羽絨服,再次回到她身邊,並不熟練地往她身上穿著.

在她之前,他從未如此伺候過一個女人.

即便是沐凡,他也不曾這樣對待過她.

她緩緩睜開沉重的雙眼,木偶一般任由他擺弄著自己.

穿好衣服後,他彎下腰,谷欠將她橫抱起.

她卻冷冷地推開他,道:"去美國?"

"嗯……去美國."他再次彎下腰,伸出手,摸了摸她微涼的臉,道.

"除非你將孫然的人頭送到我面前,否則,我不會跟你走的."罷,她倔強地別過臉,一雙眸越發的空洞無光.

"別鬧,我過,除了這個我什麼都可以答應你."他再次無奈地動了動唇,道.

"既然做不到,那就滾."眼淚,在他目光觸及不到的地方悄然滑落.

一雙冰眸,因為她的話,而籠上了一層火光.

心中,有星星點點的火花在游走.

"我告訴你!你別再給我無理取鬧,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罷,他便彎下腰,谷欠強行將她橫抱起.

她掙紮,揚起手"啪!"火/辣/辣的巴掌毫不留地落在了他線條精美絕倫的右臉.

他吃痛,松了開她,捂著被她打痛的臉,舌尖,輕輕地舔舐著嘴角的鮮血.

一股血腥味在口腔里蔓延.

這一個巴掌,徹底激怒了他.

他冷哼,冰眸一眯,周身的氣場再次變得冷冽.

"誰給你的膽子,竟敢一次一次在我面前如此囂張放肆!我告訴你,這是命令,你沒有權利違抗!別恃寵而驕!"

話音剛落,火熱的手便直接掐住了她的下巴,冷魅開口.

此刻的他,又恢複了一身的冷冽,宛若撒旦.

一雙眸子,猩無比,讓人望而生畏.

她冷哼,默然將左手伸向床頭桌,拿起鋒利的水果刀.

刀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對准了自己光滑白嫩的脖頸,道:"你若是再逼我,我就死給你看."

"死?你是我的人!我不點頭,你連死的資格都沒有!"骨節分明的大手死死捏住她的左手手腕,霸道宣.

他,手上的力度還在不斷加重,像是要將那纖細的骨頭,直接捏碎一般.

她吃痛,悶/哼著,握著刀的手一陣無力.

愕然間,水果刀已經落在了他的手中.

他再次冷哼,充滿壓迫感的眸子死死盯著她,長臂一揮,手中的水果刀被扔出了老遠.

看著不遠處閃著冷光的水果刀,她不再反抗,任由他掐著自己的手腕,捏著自己的下巴,苦笑道:"欺負我一個廢人算什麼本事!"

滾燙的熱淚落在手背,卻毫不留地燙傷了他的心.

他蹙眉,冷冷松開她,狠咬著牙根,揚起手,一個巴掌重重落上了她的臉.

鮮的液體,沿著嘴角流淌而出,她捂著被他打痛的臉,淚眼婆娑地看著他……

"現在治療還沒有開始,不要妄下定論!你給我振作起來!你不是想要孫然的命麼?你自己想要做的事,就等你康複了自己親手去做!"

看著被自己打的臉,他心下一疼.

她不再話,咽了咽口水,一雙眸無力地盯著他,淚眼婆娑.

見她安靜了下來,他伸出手捏了捏眉心,而後彎下腰,再次為她披好衣服,彎腰,將她橫抱起,往病房外走.

自知反抗沒有任何意義,她便不再反抗,任由他橫抱著.

手,自然地勾著他的脖子.

火/辣/辣的臉貼著他身上的深藍色大衣,粉拳緊握.

他得對,她必須要振作起來.

等有朝一日她再次站起來後,她就去親手殺了孫然!

樓下大廳里,二人剛好遇上了匆匆趕來的甯檬,而她的手中,還拖著一個笨重的行李箱.

看見涼薄與喬薇薇立即快步上前,道:"薄爺,薇薇姐,我跟你們一起回去."

"學校呢?"涼薄睨著她,道.

"我請假了,等回去讓我哥給我再辦休學就好了."甯檬道.

"嗯,那你跟我們一起走吧."涼薄看著甯檬道.

去了美國,有甯檬這樣一個知冷知熱的人照顧這個女人,開導這個女人自然是再好不過.

"嗯,好……"

上篇:【171】我想/要     下篇:【173】重色輕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