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174】我T/M就一個/三  
   
【174】我T/M就一個/三

"Jeremy醫生,就資料來看,喬姐的況還是很樂觀的,通過神經修複手術,應該是可以恢複的,不過具體的還要等再做一次詳細的檢查後才能下定論."甯墨瞳道.

'樂觀’二字,讓涼薄心下一喜.

一張冷漠陰沉的臉,泛起一層喜色,

"嗯,辛苦了,你回公司吧."他慢悠悠抬眸,看著甯墨瞳,道.

"是!"著,甯墨瞳便恭敬地朝涼薄鞠了一躬,瞥了身邊的甯檬一眼後,直接快步走出了別墅.

"嚓……"不輕不重的帶門聲,將喬薇薇從睡夢中拉了回來.

睜開雙眼,打了個呵欠,動了動身子.

"薇薇姐,你醒了啊."甯檬見狀立即上前將她攙扶起.

在甯檬的幫助下,她扭動了一下坐姿,疲倦地靠坐在沙發之上.

而後,便將身上涼薄的深藍色大衣折疊好,放在一邊.

目光在四周掃了一圈,而後定格在對面正靜靜抽著煙的涼薄身上.

煙霧繚繞中,二人四目相對,卻都帶著不同的表.

他看起來沉靜無比,而她卻是清冷至極.

"甯檬.我餓了,有吃的麼?"她扭頭,看著身邊瘦瘦弱弱的甯檬,道.

"我去廚房看看有什麼食材……"著,甯檬便快速轉身往廚房跑去.

甯檬進了廚房後,客廳里的氣氛安靜到了一種寂靜的程度.

"第五神經外科醫院的Jeremy醫生看過你的資料,他,你的況是很樂觀的,通過神經修複手術,應該是可以康複的,不過具體的還得再做一次詳細的檢查才能下定論."他彎下身子,優雅摁滅煙頭,率先打破了沉靜.

他的話,讓她空洞的眸子稍稍有點一點光彩.

"煙給我."她蹙眉看著他指尖白霧嫋嫋的香煙,道.

"……"他默然起身,走到她面前,將抽剩下一半的煙湊到她身邊,而後,坐了下來,長臂自然地攬著她的纖腰.

修長的手指自然地夾著香煙,狠狠地抽了一口,扭頭,朝他傾城的臉靜靜吐著煙圈.

他閉上眼睛,貪婪地呼吸著從她口中傾吐而出的薄煙,而後緩緩睜開眼,將她的發絲湊到鼻尖嗅了嗅,劍眉一挑,道:"還在生我的氣?"

"生你氣?我不過是一個連死都沒資格死的人,我有什麼資格生你的氣?"她漠然看著他,再次將香煙湊到唇邊,深深吸了一口.

尼古丁麻醉了神經,稍稍緩解了身體里的煩躁與苦悶.

"女人,別用這種語氣跟我話!"修長微涼的指尖輕輕抬起她的下巴,睨著她,冷魅開口.

語氣依舊堅決,不容人反對.

"你陪我來這邊,你的嬌妻孫然知道麼?跟她打過招呼沒有呢?"她繼續冷嘲熱諷,卻是不由自主地再次了眼.

想到他對孫然的維護,她的心里就不舒服.

她不喜歡他對別的女人好,不喜歡他維護別的女人.

更何況,那個女人是傷害過她的人!

"不是了!別用這種語氣跟我話!"睨著她蒼白無光的臉,他再次命令道.

"怎麼?不喜歡?不喜歡那就回國找你的嬌妻吧!"她再次冷哼,輕輕將臉別到一邊,不再看他那張冷酷的臉.

她的話,讓他心下一涼.

冰眸,一瞬之間收攏了所有的光芒.

他蹙眉,冷冷松開了她,起身,直接大步流星地出了門.

"嘭!"震耳欲聾的帶門聲,讓她不由地心下一顫.

她回過神,看著他離去的方向,吸吸鼻子,卻沒有話.

整個人依舊煩躁到了極點.

"Shit!"她低罵一聲,隨手,將即將燒到指尖的煙頭扔在一邊.

*-*-*-*-*-*-*-*-*-*-*-*-*-*-*-*-*-*-*-*-*-*-*-*-*-*-*-*-*

夜已深.

紐約的冬夜,寒冷無比.

凜冽的寒風席卷著鵝毛般的大雪紛揚而下,為紙醉金迷的夜披上了一層雪白的紗衣.

歐式田園風的室內,燈火通明,宛若白晝.

一身雪白真絲睡裙的喬薇薇與雪白的大床融為一體.

北風的呼嘯聲,樹枝擺動的沙沙聲,所有的一切,都讓她煩躁的睡不著.

艱難地坐起,拿了個枕頭,靠坐在床頭,瞥了一眼牆上的粉色碎花掛鍾,時針分針剛好都重疊在十二點處.

十二點了,他還沒回來……

長長歎了一口氣後,隨手拿起床頭櫃上的時尚雜志,隨手翻閱著.

雜志上,年輕漂亮的模特吸引住了她的眼球,手指不由自主地放在了模特纖瘦筆直的雙腿之上.

她多麼羨慕模特這健康靚麗的樣子.

她的雙腿,真的還可以恢複麼?

她真的好不安.

"嚓……"一陣不輕不重的推門聲後,濃烈的酒氣撲鼻而來.

余光瞥了一眼門口單手撐著門框,醉眼迷離,搖搖晃晃的涼薄,卻沒有話.

看著她冷漠如斯的樣子,他苦笑著伸出手,將額前落下的發絲向上撫了撫,而後,步履蹣跚地走向她.

伸手,拿過她手上的雜志,看了一眼,而後隨手丟在一邊.

他居高臨下地看著她,雙手溫柔捧起她的臉頰,無奈卻也憂傷地道:"女人,別老對我這麼冷漠,我不欠你的,難道我對你還不夠好麼?"

"是,你對我是夠好,好到包庇傷害我的凶手……也是,她才是你明媒正娶的老婆,我TM就一個見不得光的三,況且人家還懷著你的孩子,我有什麼呢?呵呵……"對上他帶著醉意的眸子,她高傲地抬起下巴,睨著頭頂一張俊美到了極致的臉,動了動唇.

捧著她臉頰的手,在一點一點地用力,聽到她的話,他真的很想直接將這張臉撕碎,可是,卻根本下不了手.

終究只是無可奈何地挑了挑眉,晃了晃暈暈乎乎的頭,道:"終有一天你會明白,我這麼做都是為了誰."

"你這麼做,只是為了你自己……"她再次冷哼,心下,一陣抽疼.

上篇:【173】重色輕友     下篇:【175】娘炮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