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182】沉/睡的某/處一點點抬頭  
   
【182】沉/睡的某/處一點點抬頭

涼薄站在一旁,冷眼看著幾個人的表.

此刻的他儼如一個旁觀者,遺世獨立,帶著一股生人勿近的清冷.

即便已經不是第一次見他了,但他的氣場,容顏,卻依舊讓陳怡的心為之一顫.

而陳怡身邊的金發女郎,更是被涼薄迷得七葷八素,怔怔地站在原地,不斷咽著口水.

喬薇薇雙手交疊胸前,靠著輪椅松軟的靠背,下巴微抬,冷冷看著陳怡,沒有話,目光中,卻帶著難以掩蓋的厭惡.

"薄爺,歐少,真是巧啊,在這里都能遇到."陳怡的目光自涼薄,喬薇薇,周楚榆的臉上一掠而過,而後曖昧地看著歐向北道.

這樣與丈夫的人面對面,周楚榆心中五味雜陳.

輪椅上,喬薇薇雙手緊緊攥在一起,冷冷的目光死死鎖著陳怡.

歐向北一個激靈,心翼翼看了一眼身邊淡定如斯的周楚榆,而後,看向陳怡的泛著曖昧笑意的臉,道:"是啊,真是巧啊,那個什麼,我們趕時間,先進去了哈.

著,歐向北便直接推著喬薇薇往里面走……

喬薇薇任由歐向北推著自己往里走,唇角勾起一個冷漠的弧度,扭頭,再次看了陳怡一眼,而後回頭,面看前方.

歐向北與喬薇薇離開後,涼薄直接挑了挑眉,徑直跟了上去,看也沒看陳怡一眼.

見眾人都離開了,周楚榆冷冷瞥了陳怡一眼之後,加快了步子.

陳怡站在原地,看著眾人離去的背影,嫵媚的眸子輕輕眯起,唇邊揚起一抹妖豔的笑容…

*-*-*-*-*-*-*-*-*-*-*-*-*-*-*

希爾頓酒店.2208號套房.

璀璨華麗的空間里,彌漫著一股濃烈的曖/昧氣息.

鑲金貼鑽的唱片機靜靜轉動,放著優美而又動人的音樂.

炫目的七彩水晶燈下,腰圍浴巾的歐向北,與身穿著淡粉色半/透明睡/裙的陳怡緊緊地貼在一起,跟隨著音樂,舞動著身子.

陳怡踮著腳尖,下巴雙手勾著他的脖子,曖昧地看著他,媚眼如絲,道:"真沒想到今天會碰上你老婆,她私底下看起來很溫柔的樣子,一點不像個女總裁,跟電視,還有雜志上的她簡直判若兩人."

"嗯哼……"歐向北聳聳肩,滿是谷欠望的眸子盯著她,嘴角噙著一抹讓人沉醉的痞笑……

左耳,一顆淡紫色的寶石耳釘,在燈光下閃著璀璨的光芒.

"她的床/上/功/夫怎麼樣?"勾著他脖頸的一只手,緩緩滑到了他下身的私/密處,輕輕地打著圈,道.

"自然沒你這妖/精好……"他伸出手,輕輕碰了碰她高挺的鼻梁,呼吸,在無聲之中悄然加重.

"這話,我愛聽……"著,她便嫵媚一笑,附在他私/密處的手輕輕一扯,他腰間雪白的浴巾便直接滑落在地……

整個人直接半跪在他的腳邊,檀口直接含住他沉睡的谷欠望,如同吃著可口的冰淇淋一般,輕輕地舔/舐…

沉睡的某處,隨著她的挑/逗正一點一點地抬頭.

"嗯……"他悶哼一聲,居高臨下看著她一臉享受的樣子,道:"舒/服…"大手,直接用力扣住她的頭,堅/挺的谷欠望直接刺入那溫熱的喉/頭,不斷地抽送.

喉/頭的緊/窄,潤/滑,讓他悶/哼不斷.

她,雙臂緊緊環住他的勁腰,嗚/咽地承受著他的沖刺.

盡興之後,他緩緩抽出自己的谷欠望,濁/白的液體噴灑了一地.

*-*-*-*-*-*-*-*-*-*-*-*-*-*-*-*-*

歐向北回到別墅已經是凌晨2點.

房間門口,他躡手躡腳地推開門,沒有開燈,直接進了浴室.

黑暗中,周楚榆緩緩睜開雙眼.

心,依舊酸疼的厲害.

她豈會不知道他這是去了哪里.

卻也只是不動聲色地再次閉上雙眼,煩躁地動了動身子,繼續裝睡.

洗的一身清爽的歐向北,沒有穿鞋,直接光著腳,做賊一樣地心翼翼爬上了床,生怕會驚擾了身邊的周楚榆.

蓋上被子後,見身邊背對他而眠的周楚榆沒有任何反應,便安心地閉上了眼睛,與她背對背而睡.

這一夜,歐向北睡得很香,而周楚榆卻一直楚榆淺睡眠狀態.

她一直在反反複複地做夢,她的夢里全是自己與歐向北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

夢里,她花季年華,皮膚嫩的好像一掐就能出水.

夢里,他年少輕狂,一頭黃發,好似漫畫里走出的桀驁不馴美少年.

熟悉的樓梯口,乾淨的黃發少年一臉痞笑地看著面前長發披肩的清純少女:"你叫周楚榆?跟我交往好麼?"

熟悉的操場上,清純安靜的少女,淚眼婆娑地看著面前攬著溫香軟玉的少年,哭訴道:"向北,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猛地睜開眼,窗外天已微亮.

滾燙的熱淚不由自主地自眼角滑落.

心底的某處,好似被什麼狠狠地紮了一下,生疼,生疼.

起身,打開床頭燈,穿上拖鞋,快步走到床前.

削銀碎玉的雪花自淡灰色的天空紛揚而下,城市的晨光熹微成了它的背景.

蔥白的指尖輕輕拂過窗邊瀑布般一瀉而下的雪白窗簾.

而後,扭頭看著床上依舊處于熟睡狀態中的歐向北,嘴角揚起一抹苦笑.

他們的這場愛里,似乎她一直都是卑微的,從一開始,直到現在.

她一直在委曲求全地等待,等待,等待……

她想,既然已經等了他十年了,那麼,再多等他一段時間又何妨.

她想,只要等她懷了孩子,等他當了爸爸,他自然就會回歸家庭.

她想,只要她一直等著,他總有長大的那天.

"歐向北,你永遠也無法想象,我究竟有多愛你."眼眶一酸,溫熱的液體流淌而出.

她扭過頭,打開窗戶,將手伸出窗外,任由冰涼的雪花落在她嬌嫩的掌心.

忽有冷風灌進屋內,歐向北不適地打了個哆嗦,緩緩睜開了雙眼.

當目光觸及到窗口那一抹雪白纖瘦的身影時,他痞痞一笑,用力伸了個懶腰,道:"老婆,這天還不亮,你站在那吹什麼冷風啊……"

聞,周楚榆立即關上窗戶,轉身,看著他睡眼惺忪的樣子,快步走到他身邊坐了下來,道:"剛做了個夢,然後就自動醒了."

"什麼夢?春/夢麼……"歐向北緩緩起身,拿了個枕頭,靠坐床頭,打/趣道.

"沒有,就夢見咱們以前的事了,以前的事,你還記得麼?"周楚榆伸出手,蔥白微涼的手指溫柔把玩著他凌亂的發絲,道.

他伸出手,將她的手帶到自己的Xiong口,痞笑道:"那必須的,所有的一切都存在這里呢……"

她淡淡一笑,直接抱住他,道:"向北,答應我,永遠都別離開我……好不好?"

上篇:【181】昨晚有六次沒有?     下篇:【183】跟我一起/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