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198】孫然遭人設計  
   
【198】孫然遭人設計

清吧.

燈火交輝的舞台上,一襲粉裙的女子靜靜吹著薩克斯,氣質如蓮,吸人眼球.

舞台之下,黑超遮面的孫然一邊喝著棗茶,一邊看著手機里涼薄深演唱,單膝跪喬薇薇的視頻.

不知是音樂太憂傷,還是她心里太憂傷,眼淚竟然不由地自眼角滑落.

她不管怎麼努力,都得不到薄爺的愛,而這個喬薇薇卻可以輕易讓薄爺為她做到如此地步.

憑什麼,這個世界真是太不公平……!

捏起面前圓桌上的棗茶一飲而盡,宣泄著心中的不快.

茶明明溫熱,為何她卻覺得好涼好涼,涼入骨髓.

扭頭,看著周圍幾對成雙成對的侶,孫然更是感覺寂寞孤單到了極點.

她迫切想找個人聊聊天,發泄一下自己壓在心底許久的煩躁.

這些日子,她活得實在是太過壓抑.

"美女我看你總是一個人,怎麼,老公不陪你?"

好聽的男中音在耳邊響起.

她回過頭時,一名西裝革履的男人已經坐在了她的面前.

他很帥,也很白,極短的發將他修飾的乾淨利落.

"我老公?我老公忙,沒有時間陪我啊."孫然淡淡的一笑,一臉溫和.

"哦?看你一個人也夠孤單無聊的,正好我也孤單無聊,不如讓我來陪你聊聊天?自我介紹下,我叫馬明."沉醉依舊保持著原本的笑意,看著孫然.

馬明……完這個名字,他就有些後悔了.

他怎麼會編出這麼老土而又**/絲的名字呢,他怎麼不干脆馬,馬剛啊!

"好啊,既然你我同是寂寞無聊之人,那便一起聊聊天打發一下寂寞無聊的時光吧."孫然淺淺一笑,道.

看到孫然點頭,沉醉滿意地笑了笑,拿出手機,發了一條短信給涼意:"意爺,已成功接近孫然."

"OK…接下來的一切都按原計劃進行."

沉醉淡定地將手機放回口袋,看著孫然,道:"我都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孫然緩緩摘下了大墨鏡,道:"現在應該知道我是誰了吧?"

"誰啊?"沉醉拿過透明的茶杯,也給自己倒了一杯棗茶,故作糊塗.

"你不認識我?"孫然有些吃驚,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會有人不認識她.

"抱歉,請問你是?"

"我叫孫然."

沉醉只是靜靜點了點頭,又道:"挺不錯的名字,好聽又好記."

孫然與沉醉兩個人一直聊了足足兩個多時,兩個人從天南聊到地北,從商業圈聊到娛樂圈,久不曾這樣跟人大聊特聊的孫然,話匣子開了後就關不住.

直到孫然到了要回家的時間,兩個人才一起走出了酒吧.

酒吧門外,孫然拿出鑰匙,將自己的白色賓利解鎖,看著身邊的沉醉,道:"明……今晚跟你聊的很開心,我先回家了."

"孫姐,不如你順路送我一程?"

"行啊,上車吧."孫然爽快地答應了.

聽到孫然的回答,沉醉的眸中閃過一抹陰謀得逞的笑意.

上了車後,沉醉將手輕輕放進西裝口袋里,摸著口袋里的極的一瓶噴霧劑,面不改色.

孫然剛准備發動車子,沉醉便悄然將噴霧劑拿了出來,笑著朝她噴了三下.

"明,你……"接下來的話還沒來得及出口,孫然整個人便直接癱軟在了方向盤上,失去了所有知覺.

沉醉淡定地看著身邊的孫然,冷哼一聲將噴霧放進口袋里.

而後他撥通了涼意的電話,道:"意爺,真的要將她強/*到流產?看她白兔的樣子,我真心覺得我下不了手.你我大老遠從英國過來,就為了欺負一個女的,這要是傳到幫里,我沉醉顏面何存啊?"

"你是不是很想被我發配到非洲訓練死囚?"

沉醉立即坐直了身板,道:"老大,你放心我一定會努力強/*她的!"

"記得把我安裝好的攝像頭打開,我要錄像."

"意爺,其實我並不想當X片男主角……"

這麼血/腥,Se/的事,居然還要他錄下來,他家意爺果然夠殘忍,夠變/態!

"不想當沒關系,去非……"

"我知道了意爺!"

罷,沉醉便直接掛掉了電話,瞥了一眼身邊的白兔,伸出手,將她扯到了車後座下的地毯之上……

*-*-*-*-*-*-*-*-*-*-*-*-*-*-*-*-*-*-*-*-*-*

V市貧民區的一處破平房前,沉醉緩緩將孫然的車子停了下來.

因為這里是貧民的聚集地,所以這片區域根本沒有保安.

僅有的三盞路燈,還壞了兩盞,整個世界幽暗無比.

進了客廳後,沉醉看了一眼懷中依舊處于昏睡狀態中的孫然,心中雖然不舍,但還是直接一咬牙,一跺腳,狠狠將孫然扔在了白色的瓷磚地板之上.

而後,他直接拿起茶幾上的一瓶淡藍色的液體春/藥,挑了挑眉,猶豫著朝孫然噴了噴,心里想著,真是作孽啊.

而後,拿起了遙控器,打開了攝像頭.

"額……"身體里的躁/動,喚醒了昏睡中的孫然.

滿是恐懼的眼神掃視周圍一圈後,落在了眼前的黑色皮鞋之上,而後一點一點向上移動……

她動了動軟綿綿的身子,滿是驚恐的眼神從眼前黑色的皮鞋一路向上看.

"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她警惕地看著頭頂一張滿是邪氣的臉,道.

"因為我看你很欠/cao,所以就把你帶回來了."

沉醉用余光瞥了一眼牆角的針孔攝像頭,心想著老大現在一定就在看著他,心想著自己要是不狠起來,一定會被送到非洲,于是便直接脫掉了外套,將領帶扯了下來,丟在一邊.

她很想起身,卻根本不能,渾身像是被人抽掉了所有筋骨一般,一點力氣都沒有.

該死的,他到底對她下了多重的藥!

空虛的下/身迫切的想要被人填滿,谷欠望即將沖破她所有的理智.

上篇:【197】誰睡誰     下篇:【199】啞巴吃黃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