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215】何以解憂,唯有酒精  
   
【215】何以解憂,唯有酒精

"你給我松開!要回去你自己回!"周楚榆掙紮.

蘇清城見狀,立即快步上前,攔住二人去路,冷睨著歐向北,道:"你沒聽到麼?她她不回!"

此刻的蘇清城,一改平時的溫文爾雅,如同一只即將發怒的雄獅,身上的氣場,足以震碎千年寒冰.

"蘇清城,你TM給我滾開,別再TM逼著我揍你!"歐向北厲聲呵斥,怒目橫眉.

周楚榆用力掙脫開歐向北的手,揚手"啪!"巴掌狠狠印上了他的臉.

這一巴掌,打在他臉,卻痛了她的心.

"老婆……"歐向北捂著被打的火,辣/辣的臉,看著她,滿眼都是傷.

"歐向北,不要再胡鬧了!"周楚榆蹙眉,道.

看著歐向北的眼神,她心底一疼,身子無力向後退了退,靠著門框,嘴角不斷地抽搐.

她想哭,但是她不能,她只能任由淚水在心中如江河般洶湧.

"老婆,我沒胡鬧,我只是想讓你跟我回家啊,我了我錯了,對不起老婆,真的對不起,我們好好談談,好不好?"歐向北再次上前,抓住她的手.

這一刻,他放下了所有的自尊,所有的驕傲.

蘇清城站在一旁靜靜看著眼前的一切,面色深沉.

"歐向北,有些傷,不是一句對不起就能彌補,有些事,做了之後,不是道歉就有用,卑微地愛了你整整十年,而我早已因為這份卑微的愛遍體鱗傷,我累了,不想繼續了,我求你,放我一條生路,好麼……不要再鬧了,讓我清淨一會兒,好麼?"

她無力地勾著唇瓣,毫無焦距的眸子看著他,一字一句地著.

"老婆,你也了,你愛了我整整十年,你真的舍得就這麼拋棄我麼?"歐向北含淚看著她,問道.

"是,歐向北,我要拋棄你,拋棄這份卑微到了塵埃里的愛."她冷冷別過臉,牙齒狠咬著唇瓣,逞強不流淚.

"老婆,我求你,不要拋棄我,好不好?你不在的這幾天,我真的看清了我的心,我不能沒有你."歐向北看著她,撲通跪在了她的面前,道.

"歐向北,一切都晚了."她轉身,進了門,頭也不回.

看著她的背影,歐向北癱坐在地,手狠狠地抓著胸口,淚如泉湧.

蘇清城再次看了他一眼,而後也進了門,輕輕將門關上……

歐向北再次踉蹌起身,走到緊閉的門前,對著門內大喊:"老婆,你當真要這麼狠心麼……"

喊完,他轉過身,貼著門,身子一點一點向下滑……

再次癱坐在地……

門的這邊,周楚榆同樣癱坐在地,牙齒狠咬著手背,不允許自己流淚,一張臉憋得通.

此刻的兩個人,明明僅一門之隔,卻好似隔著千山萬水.

蘇清城靜靜站在一旁,靠牆而立,默默看著她,卻不話.

看著她的樣子,他的心都要碎了.

良久,蘇清城才走到了她身邊,伸出手擁她入懷,唇輕吻著她的發頂,道:"想哭就哭,不要憋著,會憋出病的."

她任由他抱著,卻好似一個被點了穴的人,沒有任何表.

"蘇清城,明天陪我去醫院吧,我想把這個孩子做掉."

"楚榆,他是一條生命."

"可是,這個孩子是他的,我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交集.既然要放手,那不如就徹底一點,這件事你知我知,不要讓第三人知,否則,我就死給你看."她在他懷中低聲呢喃.

而後,她伸出手,緩緩推開了他,起身,道:"我困了,我睡了.你早點睡,晚安."

頂著沉重的頭,她一步一步進了房間.

整個人倒在了床上,整個人蜷縮在被子里,好似沒有安全感的嬰孩.

歐向北跪地認錯的模樣,歐向北微的眼眶,不斷地出現在她的腦海,折磨的她無法入眠.

好累,真的好累……

*-*-*-*-*-*-*-*-*-*-*-*

歐向北一直在蘇清城家門外坐了很久.

直到冷得受不了,他才進了電梯,下了樓.

開著車子回到家,已經凌晨一點半.

推開客廳的門,空蕩蕩的世界讓他的心更空.

兩個人生活久了,他早已習慣每天回到家有她笑臉相迎,對他噓寒問暖.

想想以前的日子,真是好幸福,家有嬌妻,體貼入微.

歐向北輕揉著自己青紫的唇角,換上拖鞋,進了門.

世界真安靜啊,靜到他都可以將自己的腳步聲聽得一清二楚.

走到沙發前,他麻木地坐了下來,撥通了涼薄的電話……

"能不能來陪我喝酒……"

"好……"電話那邊,涼薄一改常態,爽快地答應了.

掛掉電話後,歐向北向後靠了靠身子,目光不經意地瞥到了牆上自己與周楚榆的結婚照……

照片上的他們,鼻尖對著鼻尖,看起來幸福無比.

這樣的畫面讓歐向北不由自主地勾起了唇瓣.

他起身,走到照片前,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臉,看著她笑靨如花的樣子,道:"老婆,要怎麼樣,你才肯原諒我呢."

良久,他才回過神,用力揉了揉頭發,走進廚房.

在酒櫃里拿了四瓶酒,快步走到了客廳.

將酒放在茶幾上後,他緩緩坐了下來,兀自喝著.

"叮咚,叮咚……"

他快要喝完一整瓶的時候,門鈴響了.

他伸手,捏了捏眉心,起身,走到門口,開了門.

看見門外手里提著一個大袋子的涼薄,他手扶著門框,苦笑著:"你可算來了,我都等了你很久了."

涼薄蹙了蹙眉,進門,換上拖鞋,走到了客廳沙發前,坐了下來.

看著一片狼藉的客廳,他道:"這是狗窩麼"

歐向北並沒有辯駁,坐到了他身邊,為他倒了一杯酒,道:"來,喝酒."

涼薄看著他,挑了挑眉,慢悠悠將袋子里的一份五星級酒店的盒飯放在了歐向北面前,道:"剛剛順路買的,吃了吧."

"何以解憂,唯有酒精."歐向北看了一眼盒飯,倒了一杯酒,晃了晃,一口悶.

"你看你都成什麼樣子了,叫你吃,聽到沒有?"涼薄奪過他的酒杯,拍在茶幾上,厲聲呵斥,道.

"她這次是鐵了心要拋棄我了,我跪下求她都沒用,你她不住醫院,不住這邊也就算了,干嘛要住到蘇清城家……我真怕蘇清城那子趁虛而入."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涼薄冷冷道.

歐向北苦笑,拿起面前一瓶新開的酒,對瓶吹.

*-*-*-*-*-*-*-*-*-*-*-*-*-*-*

翌日.

大清早,周楚榆在蘇清城的陪伴下來到了婦產醫院……

上篇:【214】憑什麼撒野     下篇:【216】冰冷的器械探入下/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