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223】是不是很想/要  
   
【223】是不是很想/要

"今晚,我想抱著你睡."涼薄側過身子,緊緊將喬薇薇攬入懷中.

下巴抵著她的發頂,來回摩擦.

手,不安分地附在她Xiong前的柔軟,不斷地揉/捏.

"我希望你能給我生個像你一樣漂亮爽朗的女兒,到時候,我會將這世間所有最美好的東西都給她,將她寵成全世界最幸福的公主."

他的話,讓她心下一暖.

她側過身,摟緊了他.

手緊緊攬住他的腰,道:"那萬一是兒子呢?"

"生個兒子,我就親自教養他,將他培養成商業奇才,等他長大了,我就讓他繼承我的公司,成為我涼氏的掌門人……"他動了動唇,又道.

"那你是喜歡兒子多一點,還是女兒多一點?"喬薇薇又問.

"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歡."罷,一個淺淺的吻便落在了她的額頭.

她合著雙眸,沒有話,心底,一股暖意在游走.

"等涼意回來,我們就大家都叫到一起,然後宣布這個好消息,你覺得怎麼樣?"他又道.

"好……"

"嘟嘟嘟……"手機的震動聲,劃破了此刻甜蜜而又溫馨的氣氛,也打斷了兩個人之間的談話.

涼薄不耐煩地起身,拿起手機,看著屏幕上顯示的'老媽’二字,立即按下接聽.

"我在你公寓樓下,你馬上給我下來!"

"……"

涼薄擰緊了眉頭,掛斷了電話,看著喬薇薇,道;"我媽……"

喬薇薇心下一涼,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那我下去了,你早點睡,嗯?"他伸出手,寵溺地揉了揉她的發,起身,步入衣帽間.

換好衣服後,他就離開了,偌大的臥室又只剩下她一個人……

喬薇薇緩緩坐起,靠坐在床頭,摸了摸自己的腹,自自語:"將懷孕這件事告訴你,應該是正確的吧?"

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這個選擇是對是錯.

她只知道自己很想要這個孩子,她很想生下他……

涼薄乘著電梯下了樓後,便邁著修長的雙腿,走到了樓門口.

站在原地,看著前面路燈下的黑色林肯加長車,一臉的陰沉.

站在車前的司機看見涼薄,立即朝他恭敬頷首,並為他拉開了車門……

涼薄快步走到車邊,看著車內一臉冷漠的千芳,挑了挑眉,上了車.

司機再次恭敬頷首,關上車門.

暗香浮動,宛若白晝的車廂里,氣壓低到了極點.

司機透過車內鏡,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車後座的千芳與涼薄,發動了車子,穩穩地沖進夜色.

涼薄一直保持著沉默,交疊著修長的雙腿,玩著手機,穩如泰山.

一旁,千芳冷冷看了他一眼,奪過他手上的手機,道:"規定的十點回家,你把我的話當耳邊風是不是?"

她的話,讓涼薄的臉色更加陰沉了幾分.

他再次挑了挑眉,卻沒話,合上雙眼,做假寐狀.

千芳見狀,立即往他身邊湊了湊,抓住他的胳膊,語氣一點點軟了下來,道:"兒子,然多好,你能不能好好珍惜那個姑娘呢,媽媽就喜歡然,跟那個狐狸精,趕緊斷了吧."

"您這麼喜歡她,不如您直接跟我爸爸離婚,然後嫁給她得了……"涼薄冷冷地著,依舊沒有睜眼.

"你這是的什麼話!"

"……"

千芳蹙了蹙眉,冷冷地松開他,身子向旁邊挪了挪,對著司機呵斥道:"給我開快點!慢死了!"

"真不明白,然到底哪點不如那個狐狸精!"千芳又道.

"薇薇直率坦誠,孫然扭捏做作,薇薇光明磊落,孫然陰險狡詐……"涼薄緩緩睜開雙眸,扭頭看著千芳通的臉,道.

"真不知道誰做作,誰陰險!你就是被那狐狸精蒙蔽了雙眼!"千芳狠狠地白了涼薄一眼,雙手交疊胸前,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

"孫然對薇薇做過什麼,你不是都很清楚麼?我看被蒙蔽雙眼的另有其人!"

完,涼薄便扭頭,靜靜欣賞著車窗外一閃而過的繁華夜景……

回到夢園,涼薄與千芳一前一後進了客廳,走到茶幾前,坐了下來.

剛一落座,千芳便立即拿起茶幾上的一杯溫熱的牛奶,放在涼薄手中,道:"喝了它吧,安眠."

涼薄挑了挑眉,接過牛奶,一飲而盡,而後優雅地放下空杯.

千芳見狀,嘴角立即勾起一抹陰謀得逞的笑意.

"走吧,上樓睡覺去吧,很晚了."著,千芳便立即起身,道.

而後,千芳便親昵地挽著涼薄,進了電梯.

到了六樓,千芳親眼看著涼薄進了主臥室後,才放心地轉身進了自己的房間……

剛一進房間,涼薄就感覺身體燥熱的厲害.

身體里沉睡的谷欠好似被徹底喚醒了一般……

該死的!一定是剛剛那杯牛奶有問題!

老媽肯定在里面下藥了!

怪不得一進門就要他喝牛奶!

大床上,一身粉色半透明睡裙的孫然看見涼薄,立即快速跑到他的面前,緊緊地摟住他,手不斷在他堅/挺的下/身打著轉,道:"薄爺,是不是很想/要,我伺候你,好不好?!"

堅/挺的某處,在孫然的誘惑下越發的脹痛不已……

"嗯……"他不自覺的Shen/吟,身體里,強烈的渴望讓他幾乎快要把持不住……

聽到他Shen/吟聲,孫然更如同受到了鼓舞一般,嘴角勾起一抹嫵媚的笑意,手上的動作再次加重.

谷欠火上頭,他只感覺口干舌燥,心癢難耐.

此刻他迫切的需要一個發泄口!

^^^^^^^^^^^^^^^^^^^^^^^^^^^^^^^^^^^^^^^^^^^^^^^^^^^^^^^^^^^^^^^^^^^^^^^^^^^^^^^^^^^^^^^^^^^^^^^^^^^^^^^^^^^^^^^^^^^^^^^^^^^^^^^^^^^^^^^

上篇:【222】餓死了     下篇:【224】再谷欠火焚身也不會上你